某商场连续出现5名确诊患者:一例复杂的流行病学推理

医疗健康 来源:丁香园

近期,天津宝坻区某百货大楼内部相继出现新型肺炎确诊病例(全市累计确诊的第 34 例、第 36 例、第 37 例、第 43 例和第 48 例),成为又一起聚集性疫情。

更重要的是,从前 3 个病例发病时的情况来看,似乎没有任何流行病学的关联性。

这些病例是怎么发病的?发病前有哪些情况可以溯源?彼此之间又有怎样的联系?

在 2 月 2 日 16 时召开的天津市新冠肺炎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天津市疾控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室主任张颖,对这 5 例确诊病例的先后发病情况进行了详细分析,层层迷雾终被揭开。

2 月 6 日,张颖主任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介绍相关情况(图源:央视新闻)

第 1 个病例:小家电售货员

这家百货大楼内出现的第 1 个病例,是小家电区的一名女性售货员。

1 月 22 日,这名售货员出现发热症状。发病后,患者连续 4 天在社区门诊就诊(未开设发热门诊),期间患者持续高热,都选择了自行购买药物在家中处理。

1 月 26 日,这家商场实行春节期间停业。

1 月 31 日,由于症状未得到缓解,患者在丈夫的陪同下前往当地医院发热门诊就诊,最终被天津市疾控中心确认为确诊病例。

然而,流行病学调查发现,这名患者没有任何武汉相关的流行病学史,没有外出过,没有接触过武汉来的人,也没有接触过类似的确诊病例或疑似病例。

那她是怎么被感染的呢?

这个问题还没来得及弄清楚,第 2 个确诊病例就来了。

第 2 个病例:小家电售货员的丈夫

2 月 1 日,天津市疾控中心接到第 2 个确诊病例,这个人是第 1 个病例的丈夫。

我们可以从上面这位女售货员的病史得知,她发病后连续 4 天在社区门诊就诊,这期间就是她的丈夫陪她去看的病。

1 月 24 日,距离第 1 例病例出现症状 2 天后,这名患者开始出现腹泻症状。在陪妻子就诊的整个过程中,他只有自行前往自家门口的小药店里买了些药吃,自己并没有去医院就诊。

流行病学调查显示,这名患者和第 1 个病例一样,同样没有任何武汉旅行史或其他疫源地的旅行史。除了接触自己的妻子外,没有接触过其他可疑症状的病例。

既然他们两个人都没有任何武汉相关的流行病学史,究竟夫妻二人是怎么感染的呢?

既然他的妻子在百货大楼卖小家电,有没有可能是商场里有顾客感染了,然后传染给她,她又把病毒从商场带回了家里?

第 3 个病例很快就出现了。

第 3 个病例:珠宝售货员

第 3 个病例是第 1 个病例的同事,她也是这家商场里的一名女性售货员。

不过,第 1 个病例的患者卖的是小家电,这个患者则负责卖珠宝,两个人在同一层楼上班,但是不在同一个售货区。

虽然是在同一家商场工作,但是第 1 例患者和第 3 例患者平时没有任何联系或交集,也没有在一起吃饭、聊天过。

1 月 18 日,这名患者曾经前往外地进货,并且接触了一个高热病人。

不过,虽然进货地之前有确诊病例,但是因为外地这名高热病人没有主动就诊,也没有接受检测,所以缺少临床或实验室证据证明他是新冠肺炎的确诊患者,我们也就没办法确定这第 3 个病例到底有没有新冠肺炎患者的流行病学接触史。

1 月 24 日晚,也就是从外地进货回来第 6 天,这名患者开始出现症状。

既然如此,有没有可能是这个第 3 例患者在进货的时候,从外地感染了病毒。接着,随着她从进货地返回天津,她也把病毒带回了天津?

等她回到商场工作时,就传给了同样在百货大楼工作的第 1 例病人,引起了百货大楼内的传播。第 1 例病人又把病毒从百货大楼带回家,导致她的丈夫(第 2 例病人)感染,造成了家庭内传播?

这样看逻辑似乎很清晰,但从发病时间上分析,却推翻了这一可能。

第 3 例患者是在 1 月 24 日发病,第 1 例患者是在 1 月 22 日发病,比第 3 例患者还早两天,这就说明,病毒不可能是第 3 例传染给第 1 例的。

这样一来,疾控的专家们被彻底带入了迷局,正在他们一筹莫展之时,第 4 个病例出现了。

天津市疫情趋势图(2020.1.21~2020.2.5):该百货大楼内 5 个病例相继在 1 月 31 日至 2 月 2 日之间陆续被确诊(丁香园|丁香医生 疫情地图)

第 4 个病例:鞋类售货员

第 4 例患者也是这家百货大楼的售货员,她负责的是卖鞋的区域,和第 1 例、第 3 例患者都在同一个楼层工作。

更重要的是,这名患者在 1 月 21 日发病,比前面三个患者的发病时间都要早!那么,是不是她传染了自己的同事呢?

然而,这名患者表示,自己跟前面两个发病的售货员没有任何工作上的交集。即使是一刹那的接触(包括使用公共厕所),这三名售货员都非常肯定地表示:从来没有过。

事情发展到此时,疾控专家们怕遗漏掉关键线索,便找到了百货大楼的领导询问:百货大楼是否在春节前举办过联欢会、小型聚会、总结会?有没有通过任何其他形式把员工召集到一起过?

百货大楼的答案是:没有。此外,这家百货大楼没有开设员工食堂,所以售货员们平时都是自己去吃饭的,没有集体就餐的环境。

种种情况都表明,这 3 名确诊的售货员在日常工作中确实没有任何交集。

病毒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就在这时,另一个情况引起了专家的注意。

第 4 例患者告诉他们,在发病前一周左右(1 月 12~13 日),她曾经先后两次前往天津附近的 L 市鞋类批发市场进货。

全国的疫情报告显示,L 市内当时已经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也有本地传播的情况。那么,第 4 例患者可能是在 L 市进货的过程中被感染,之后回到天津发病的。

但是,既然她和第 1 例、第 3 例患者日常生活都没有任何交集,她要怎么把病毒传染给她们呢?

百货大楼的流行病学调查似乎又一次陷入了僵局。就在此时,最关键的人物出现了——2 月 2 日凌晨,第 5 个病例被确诊。

第 5 个病例:顾客

第 5 个病例不是百货大楼内的售货员,而是曾经去百货大楼购物的顾客。

1 月 23 日下午 15~18 时,这名顾客来百货大楼逛街,她分别去了鞋类区售货区(第 4 例患者所在区域)和珠宝区(第 3 例患者所在区域)购物,并且在百货大楼里足足待了 3 个多小时。

1 月 29 日,患者首次出现发热症状,2 月 1 日被确诊为新型肺炎。

由于第 5 例患者没有任何武汉以及其他疫源地的外出史或旅行史,也没有接触过可疑病例或者已经诊断的病例,那么,她的感染只可能能来自这栋百货大楼。

找到蛛丝马迹后,疾控专家反过来重新询问第 3、4 例确诊患者:1 月 23 日下午 15~18 时,两人是否在工作岗位上?答案是:她们都在!

此时,最后一块拼图终于完整,这家百货大楼里连续确诊 5 名患者之间的流行病学联系终于能够建立起来了。

百货大楼聚集性疫情的来龙去脉

让我们根据时间线来梳理一下。

1 月 12~13 日,这家百货大楼的鞋类售货员(第 4 例患者)前往天津附近的 L 市鞋类批发市场进货。当时,L 市已经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这名售货员也在进货的过程中被感染,并且把病毒带回了天津。

1 月 21 日,这名鞋类售货员(第 4 例患者)出现症状,但她没有去发热门诊就诊,而是自己买了些药在家里吃。

虽然第 1、3、4 例患者分属不同售货区,但由于这些售货区都在同一楼层,基本相邻,区域之间并没有清晰的界限,彼此也没有保持 4~5 米以上的距离间隔,实际间隔甚至小于 1 米,所以都有可能被感染。

1 月 22 日,第 1 例患者(小家电售货员)出现发热。出现症状后,她的丈夫多次陪她去社区医院就诊。

1 月 23 日下午,第 5 例患者作为顾客来到这家百货大楼购物,她先去了鞋类售货区(第 4 例患者所在区域),从这里感染了病毒,然后又携带着病毒前往珠宝区(第 3 例患者所在区域),并且在这栋商场里足足逛了 3 个小时。

这天下午,第 1、3、4 例患者都表示,自己在各自的售货区域工作。

1 月 24 日,也就是这名顾客购物结束的第二天,第 3 例患者(珠宝售货员)出现症状。同一日,第 1 例患者的丈夫被妻子传染发病(第 2 例患者)。

1 月 29 日,第 5 例患者(顾客)出现发热症状,并于 2 月 1 日确诊。

至此,宝坻区某百货大楼内部出现聚集性疫情的来龙去脉终于完全清晰。

该百货大楼内 5 个确诊病例感染顺序

(根据文字整理)

自我防护的启示

通过百货大楼内 5 例患者确诊的例子,这一流行病学推理过程给我们以下启示。

首先,尽量不要前往公共场所。在一个相对密闭、人群集中的区域,很容易造成呼吸道传染病的传播。

其次,不建议患者自行用药。在百货大楼出现的 5 个病例中,前 4 个病例都没有第一时间到发热门诊就诊,而是自己在药店里自行买药、吃药,直到病情控制不住了才去医院,这就可能延误诊治,自行服药也可能带来副作用。

最后,出现发热后,应及时前往发热门诊就诊。该百货大楼出现的前 4 个病例在出现发热症状后,首选都是社区门诊就诊,而不是去发热门诊,可能延误诊治。

来源:丁香园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