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将以何种方式结束?传染病专家设想了三种可能性

医疗健康 来源:造就

元宵节一过,返城工作的人数大幅增长,给各地防控疫情又带来很大压力。大城市将在返工潮中,经受疫情再度传播的考验,必须采取多种举措来严防死守。

不论如何,请做好防护工作,保护自己,也是保护他人。

关于疫情,一个个好消息接踵而来,我们也都在期盼最终胜利的一刻。

同时,世界各地的科学家都在共同努力阻止新型冠状病毒。

而就在两个月前,这种名为2019-nCoV的病毒在科学上还是未知的。

关于该病毒的关键问题,即它的传播路径及致命性仍无定论。那么讨论疫情的结束,是否为时过早?

传染病专家已经为我们预测了三个可能的场景,不论怎样,让我们期待最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01 公共卫生干预措施成功控制病毒的传播

这是最好的情况,也是在中国在2003年面临SARS(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疫情中的成功应对的场景。

SARS病毒和新型冠状病毒一样,也是一种冠状病毒,这种病毒能够在哺乳动物和鸟类中引起疾病。仅有几种已知的冠状病毒能够感染人类,其他多数则是只感染动物。

SARS病毒主要感染动物,但也有一定几率会传染给人类,并在人类之间传播。在2002年底和2003年期间,非典感染了8096人(主要在中国),并在全球17个国家共造成774人死亡。

值得注意的是:到2004年,SARS已基本消失。埃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全球健康医学教授杰西卡·费尔利(Jessica Fairley)解释道:“SARS是各种公共卫生干预措施发挥作用并成功阻止疫情的典型案例。”

在非典期间,卫生当局都在努力尽快发现确诊和疑似病例,并将感染者隔离。在隔离期间,医护人员通过增强病人免疫系统的方式帮助他们对抗病毒,而不会传染给其他人。

这其中需要很多协调工作:医生寻找病毒的疑似病例,对每一个病例进行调查,找出他们接触并可能感染到的人群,并执行严格的感染控制措施。费尔利说:“然后还有一项更为艰难的工作,限制出行、病例隔离及机场安检都更为复杂。”

但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SARS于2003年2月首次被发现。到3月,已经数以百计感染SARS的人在家中隔离。世界卫生组织针对受影响最严重的地区发布了出行建议。与此同时,机场开始对国际旅客进行筛查,询问他们有关症状的问题,以及是否可能与病毒有过接触。到仲夏时节,已有多个国家宣布出现了非典疫情。


SARS的疫情发展

在这期间,SARS仍然是存在于动物身上的,并没有出现人与人的传播。

不幸的是,在这次新的疫情中,可能很难重复控制SARS的成功,因为SARS更容易控制。首先,未出现症状的感染者通常不会成为传播源。这意味着,一旦一个人生病,且被隔离起来,这条传播链就断掉了。

世卫组织在2006年关于疫情的回顾中指出:“如果(非典)病例在症状出现之前是有传染性的,或者说如果出现了无症状患者病例可以传播病毒,那么控制这种疾病将更加困难,甚至是不可能的。”

随着新的疫情的爆发,科学家们仍在确定病毒是否可以在症状出现之前传播。(目前已经有研究人员报告了以这种方式传播病毒的病例。如果真是如此,将加大控制的难度,因为有些人不知道自己病了,就可能在得不到医疗照顾的情况下传染他人。)

众所周知的是,新冠病毒疫情已经超过了SARS。根据《柳叶刀》上发表的一个新的数学模型估计,截至1月25日,在此次疫情发源地武汉可能就已经有多达75800人受到感染。


新冠病毒疫情和SARS疫情的发展对比

最终,疫情也可能随着新疫苗的研制成功而结束:但疫苗的研制最快可能也需要数年时间。耶鲁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流行病学家内森·格鲁博(Nathan Grubaugh)说:“因此,公共卫生机构在发现病例、治疗病例、隔离病例方面的工作就成了关键中的关键。”

02 病毒在感染所有或大多数人后“燃尽”

疾病爆发有点像火灾。病毒就是火焰,易感人群是燃料。最终,如果燃料用完,火会自行熄灭。病毒爆发将在病毒找不到易感人群之后结束。

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流行病学家迈克尔·米娜(MichaelMina)拿2015-2016年波多黎各和南美洲的寨卡病毒举例,该流行病其实就可以理解为是“燃尽”了易感人群。

“有大量的人迅速被感染,”他说。2016年波多黎各出现了超过35000个病例。但随后,易患这种疾病的人数减少了。那些最可能接触携带疾病的蚊子的人已经得了这种疾病。“这最终使得这些病毒感染的人越来越少。”

但这次的新冠病毒很难自己“燃尽”。米娜说,这是因为“我们尚不清楚对该病毒的易感人群的精确描述”。所以更有可能的情况是,病毒在中国大量“燃烧”,而其他国家通过良好的监测和排查,阻止了病毒的传播。

此外,病毒实际上可能比现在的疫情表现出来的更致命。

1918年西班牙流感的一个标志是,死亡的人中不仅仅有那些年幼的人,病毒还杀死了那些看似健康的、年青体壮的人。尽管病死率(即平均感染病例中的死亡人数)仅为2.5%,但由于当时世界对流感病毒缺乏认识,导致病毒大量传播,2.5%意味着在疫情结束时有2000万至5000万人死亡。

传染病专家、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学者詹妮弗·努佐(JenniferNuzzo)说,这种新型冠状病毒与西班牙流感不同,多数的死亡案例是老年人和健康状况存在问题的人,似乎还很少杀死健康的年轻人。

但努佐同时补充说,目前2019-nCoV的病死率也在2%左右徘徊。“这不是一个可以让我们掉以轻心的数字,因为如果控制不好,2%的病例死亡率可能意味着很多很多的人将失去生命。”

费尔利说:“通常爆发疫情时,会有一个高峰,随后患病人数就会下降。但问题是,我们是否能够完全控制它,切断可能的持续传输。”

03 冠状病毒成为另一种常见病毒

关于这次疫情如何结束的话题,还有第三种可能性:冠状病毒成为另一种常见病毒。

类似的事情以前发生过。2009年,一种新的甲型H1N1流感病毒在全球肆虐。但是,“过了一阵子,它仿佛成为我们每个流感季节的保留曲目,”米娜说。

约翰·霍普金斯健康安全中心高级学者艾姆斯·阿达利亚(AmeshAdalja)解释说,现在共发现有四种冠状病毒以普通感冒或肺炎的方式感染人类。这种病毒有可能成为第五病毒,就像流感一样,它也可能随季节而变化。它可能在中国成为季节性病毒,也可能像流感一样定期在整个世界肆虐。

他表示:“我们的政策可能对遏制中国境外的疫情产生一定影响,但是在中国,它可能成为一种季节性的冠状病毒。”不过,他也强调,“很难说会发生什么,我只是在说一种可能性。”


新冠病毒的基因图谱

这也不是一个值得我们看好的前景,人类需要对付的常见病毒已经足够多了。“它似乎确实会导致非常严重的疾病,”阿达利亚说。“显然不仅仅是普通感冒。它也许不像SARS那么严重,但它肯定比我们每年都要面对的其他冠状病毒更严重。”

一个比较好的假设是,这次疫情最终发展成甲型H1N1流感一样,而非SARS或西班牙流感。当H1N1在2009年首次被确认并传播到世界各地时,人们对其表示了重大担忧。美国学校停课,北美人在抵达其他国家时被隔离,航班被取消。努佐说,这些措施不仅未能遏制病毒,而且证明H1N1的致命性没有那么高。

来源:造就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