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公文,独立血透中心或遇“生死劫”?

医疗健康 来源:亿欧网 作者:向雪

独立血透中心可能正在“渡劫”。

“大家都挺难的,我们现在可能不会再做血透了”。这是来自某独立血透中心连锁从业者发出的声音,“高层今年基调已定,不会再扩张。”

“没有几家血透中心能达到政策要求,即便想达到也是有心无力。而且一般政策出台,省级会立即执行,没有延缓周期。”又一从业者如是表示。

还有从业者感叹道:“政府这边的角度就是想着怎么不出事,但容易管得过死。”

……

他们口中的政策就是最近备受关注的血液净化标准操作规程(2020版)(下称“2020版血液净化SOP”),这是该操作规程十年来的首次修订。

血透,就是血液透析,是帮助尿毒症患者活下去的常见手段。而血透服务方一般就分为医疗机构血透室和独立血透中心两种。

血液净化标准操作规程主要是为了推进我国血液净化诊疗的标准化、规范化和同质化。然而,此次政策的变更对于独立血透中心的影响,一位从业者甚至认为,用“毁灭性打击”这词也不足为过。

目前,这份征求意见稿没有正式对外公开,但业内人士得知意见稿后普遍不满,认为有失公平,并疑惑接下来国家是不是不支持第三方独立血透中心的发展了?

第三方独立血透中心不再被政策支持?

日前,据财新网的消息,国家卫健委已部署对血液净化标准操作规程进行了修订,并形成了最新版的征求意见稿。据悉,自1月3日起,该血液净化标准操作规程(2020年版)向各级卫健委征求意见,截止时间为1月10日下午三点。截止发稿前,该文件尚未正式对外公开。

此次规程新增对独立血液透析中心的要求,包括对独立血液透析中心定义、资格认定、结构布局、管理规程和人员资质等要求。

其中,业内人士认为该政策不合理的主要集中在制度修订导向不一致和人员设置要求过高两方面。

制度修订的导向方面,独立血透中心某头部企业负责人指出,SOP是血液净化标准操作规程,现在把以前“67号文”用作管理的一些条例放在SOP里面了。

2016年12月,原国家卫计委67号文件的颁发,意味着独立血液透析中心全面推向医疗市场,并形成了国家统一的规范。

“鼓励独立血透中心的’67号文‘的制定者是原国家卫计委,新制定的2020版血液净化SOP又是另外一批人。”另一从业者认为这极度不合理。

除此之外,此次政策令独立血透中心从业者最大的不满之处在于人员配置要求过高。按照新政,一家独立血透必须配备一名主治医师和一名副高(具有肾脏病专业副高级职称)。但问题是,基本上没有独立血透中心能够达到这个标准,某独立血透中心负责人如是说。他表示,一方面的原因在于,肾内科主任本来就稀少;另一方面的原因在于,近年来,随着独立血透中心发展,肾内科主任、副高薪资也水涨船高。据上述血透中心负责人透露,他们现在拥有20多名医生,其中仅2个副高,1个主治。不仅如此,2016年,他们招聘一个副高大概20万/年,现在就算给出40万/年的薪资,也不一定能招聘到。

另一从业者也直言“太难了”,以前一个血透中心,一个主治即可,副高可以多点执业,现在这种人员配置要求对于独立血透中心来说,几乎很难达到。

“这样的政策也不够弹性。一次血透透析大概是3-4小时,每天有好几班。政策指出,血液透析一班必须配备2名医生,但如果患者少,是否还有必要2名医生呢?”一从业者对此都存疑,“同时,谁来监管是否有2名医生在场也没明确说明。”

不仅如此,从业者多数认为该政策“一碗水没端平”,对于医院血液透析室和独立血透中心的要求不一样。新政要求独立血透中心具备副高及以上技术职务任职资格的人员,但对于医院来说,此要求仅限于三级医院。低于三级的其他医疗机构血液透析室仅要求中级及以上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

政策变动的背后:血透医疗事故爆发趋增

对于修订的原因,据从业者们介绍,这与近年来江苏东台69名血透患者感染丙肝等事件有很大关系。但他们直叫“冤”,这些案件究竟是发生在公立医院多,还是独立血透中心多,这还有待查证,但此次修订细则很明显把独立血透中心作为了重点严管对象。

国家卫健委方面给出的修订原因也强调了医疗事故事件爆发增加:“特别是近 3 年来,血液透析室(中心)的乙型病毒性肝炎和丙型病毒性肝炎的爆发事件又有增加趋势。”

除此之外,我国血液净化现状的显着变化和技术的发展也是国家层面修订该政策的原因。《血液净化标准操作规程(2010 版)》出版10年来,我国血液净化现状发生了显着变化,血液透析患者数量增加4倍余,已经接近60万,血液透析室(中心)超过5000家,特别是二级及以下医疗机构血液透析室和独立血液透析中心发展迅速,给血液净化的医疗质量管理带来更大的挑战。同时,血液净化技术发展迅速,多项国内外血液净化临床实践指南不断更新,并且血液净化治疗理念也更加注重提高患者的生存质量。

为适应新形势下的中国血液净化诊疗的需求,国家肾病学专业医疗质量管理与控制中心接受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医管局的委托,组织中国医师协会肾脏医师分会、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血液净化治疗与工程技术分会以及中华护理学会血液净化分会的专家对《血液净化标准操作规程(2010 版)》进行修订,历时2年余。召开10余次讨论会和定稿会,出版了《血液净化标准操作规程(2020 版)》

其实,这份征求意见稿去年7月便印发初稿,业内人士在得知初稿后就知道形势不对,曾联合一些从业者拟定了意见通过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简称“非公医疗协会”)(协会是否为全称)上呈至国家卫健委。

卫健委方面表示,在修订过程中先后组织召开了 10 余次讨论会和定稿会,广泛征求全国血液透析从业人员的意见,并再次进行了修订,最终完成了《血液净化标准操作规程(2020 版)》。

据一从业者透露,他们拟定的意见没起作用,现在这份征求意见稿基本是已经确定的。但也有人说,政府层面正在修改中。

当亿欧大健康向非公医疗协会相关人员询问卫健委是否反馈信息时,他们建议先缓缓,他们正在按正常渠道反馈意见。

独立血透中心本身盈利难?

国内独立血透中心也经历了0到1的过程,政策如此发展下去,是不是会从1到0呢?

在2010年之前,我国不存在独立血透中心这一事物。

2009年,在北京通州“自主透析室”事件之后,政府部门加大了对这一类弱势群体的关注,开始改善医保报销体系;2010年,原卫生部就开始开展独立血液透析中心的试点,批准包括威高公司和白求恩基金管理委员会在内的企业在山东开展试点;2016年12月,原国家卫计委67号文件颁发,独立血液透析中心发展迅速。截止2018年6月独立血液透析中心有274家,这是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郭燕红在2018中国民营医院发展年会(成都)公布的数据。

而独立血透中心产生的主要缘由,一则,它是医院血透室的一个补充,独立血透中心的开设成本远比开一家医院的成本低,可以深入到更基层的地方,也符合分级诊疗的要求;二则,对于医院来说,这个科室是辅助科室,不是创收的主力科室,医院的投入也不多。

从0到试点再到200+,独立血透中心数量快速激增,但对于百万潜在患者来说,这个数量还远远不够。

中国和日本属同文同种,从日本的数据来看,日本一亿三千万人口,现在接受透析服务的病人是32万人,中国14亿人口差不多是它的十倍,中国应该有200到300万患者接受透析服务。

根据卫生部2012年《中国卫生发展绿皮书》的数据,每个血透患者的年均直接治疗费用为75085.92元,200万患者全部进行血透治疗,每年治疗费用7.5万元计算,血透中心拥有1500亿元的理论市场空间。

此外,肾病患者和口腔、眼科的消费者不同,做透析已经是肾病患者日常生活一部分,需要打持久战,粘性强。据了解,血透患者平均两天去一趟,如果一两个星期不做透析,患者就面临着生命的风险。然而,由于经济能力、医疗资源分布不均等原因,在透人数远低于200万。我国独立血透中心的市场空间也远小于1500亿元。

在实际的运作当中,独立血透中心也没想象中那么容易赚钱。上述独立血透中心头部企业负责人表示,血透是基本医疗服务,其收费标准是1992年制定的,这么多年都没有进行调整。能否盈利比拼的是实际运营成本,床位30是“维持生活标准线”,最好能达到50床。

另一业内人士也持相同观点,业内的血透中心一定要到至少20-30个床规模以上,病量基本上是每天两个批次,如此才能实现较高盈利,否则除去设备成本和人员工资等基础费用,盈利很难。

“事实上,至少在3-5年之内,独立血透中心的大规模发展不符合中国国情。原因主要在于,第一,独立血透中心是舶来品,但国内外土壤和制度有差异,包括当前国内血透病人并非没地方治疗,而是具有选择性;第二,独立血透中心运营成本也比较高。”某肾病连锁医院集团负责人认为。

某独立血透中心负责人也表示,国内血透市场是买方市场,全国几百家独立血透中心,有一半左右是处于缺少患者的状态。

“其实,相较于其他科室,血透是一个标准化程度较高的行业,临床路径比较清晰,主要考验的是企业内部管理效率和连锁化经营的能力。“某血透连锁创始人表明,“发展至今,我国血透行业仍是在早期的发展阶段,血透机构间的竞争已经历一个周期,最早仅靠资金驱动的血透机构已阵亡了一批。”

独立血透中心们的下一步?

盈利难或许是企业内部管理效率和经营能力的问题,但如果此次2020版SOP正式下发,67号文对于独立血透中心的鼓励是否失效?独立血透中心的发展是否难上加难?

针对此次政策的变动,有业内人士也持乐观态度,早期规范不是坏事,有壁垒才有长期价值;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对自身经营影响不大;还有企业的做法是一手稳定现有业务,一手打起了“方向盘”,业务开始转向。

对于血透来说,与之关联紧密的业务就是肾病,不少血透企业早已“盯上”。据了解,达康、中信长生等早就开始转型,做起了肾病医院。

可肾病医院的业务转向并没有那么容易。据准备转型的独立血透中心负责人介绍,他的顾虑很多。第一,肾病医院需设置多科室,赚钱的科室却只有血透;第二,投入成本大,独立血透投入大概几百万元,但医院的投资在2000-3000万元;第三,人员和床位,医院医护人员至少60个人,床位50个,但独立血透床位则不需要那么多;第四,盈利能力也尚待考验。

一位专注肾病医院的机构负责人认为,从事肾病医院的经营管理,首先,业务模型多元化,包括肾内科、泌尿外科和血透多科室,肾内科、泌尿外科业务量各占一半,血透为其他两个科室引流;其次,多科室也有利于经营成本摊销;最后,专家队伍的打造也是重点。

独立血透中心们的下一步究竟走向何方?从诞生到现在,独立血透中心的发展不过十年时间,在其自身盈利困难重重未解之时,又被政策压得气喘吁吁。从现在来看,独立血透中心的玩家们在处理好自身业务的同时,也要注意外部政策的变化。

来源:亿欧网   作者:向雪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