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拉斯克奖揭晓——T细胞、B细胞及赫赛汀发现者获奖

医疗健康 来源:医谷

当地时间9月10日,在生命科学、医学领域享有“诺贝尔奖风向标”之称的2019拉斯克奖(Lasker Awards)揭晓:

埃默里大学的Max D. Cooper和澳大利亚生物学家Jacques Miller因确定了两种不同类型的淋巴细胞——B细胞和T细胞而获得拉斯克基础医学研究奖;

美国基因泰克公司的前科学家H. Michael Shepard、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Dennis J. Slamon和德国马克普朗克研究所的Axel Ullrich因对史上第一个靶向致癌蛋白的单克隆抗体药物——赫赛汀(曲妥珠单抗)的新药研发做出重要贡献而获得拉斯克临床医学研究奖;

国际组织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因在全球范围持续提供儿童疫苗,挽救数百万条生命而获得公共服务奖拉斯克-布伦伯格公共服务奖。

基础医学研究奖


获奖人:

埃默里大学医学院Max D. Cooper:英国皇家学会外籍会士,美国免疫学家,1933年出生于美国密西西比州,毕业于密西西比大学与杜兰大学医学院,现为美国埃默里大学病理学教授。

澳大利亚生物学家Jacques Miller:英国皇家学会会士,1931年出生于法国尼斯,毕业于悉尼大学与伦敦大学,现为沃尔特和伊莱扎霍尔医学研究所的教授。

Max D. Cooper与Jacques Miller发现了两种不同类型的淋巴细胞,即B细胞和T细胞,这是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成就,它提供了适应性免疫系统的组织原理,推动了现代免疫学的进程。

事实上,过去50年来免疫领域的所有基本发现都可以追溯到Cooper和Miller的开创性工作。具体来说,例如近三十年来的单克隆抗体技术也是在上述研究的基础上诞生的。目前在临床上,单抗技术已经成为最有效的诊断和治疗工具。1974年单抗技术的两位发明人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奖。可以说,以T细胞和B细胞的发现为起点,一系列里程碑式的科研成果就此建立起来。

临床医学研究奖


获奖人:

美国基因泰克公司的前科学家H. Michael Shepard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Dennis J. Slamon

德国马克普朗克研究所的Axel Ullrich

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科学家发现某些基因发生突变时可以致癌,研究人员从理论上推断,瞄准这些致癌基因或它们编码的蛋白质就可以防止恶性肿瘤的扩散。在H. Michael Shepard、Dennis J. Slamon和Axel Ullrich的共同努力下,赫赛汀诞生了。

赫赛汀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靶向致癌蛋白HER2的单克隆抗体药物,可用于治疗HER2阳性乳腺癌,降低复发风险,延长转移性和早期疾病患者的生存时间,同时,与单纯化疗相比,赫赛汀联合化疗可以延HER2阳性乳腺癌的进展,延长生存期。在美国,每年有超过5万名女性被诊断出患有HER2阳性乳腺癌,而自该药于1998年被美国FDA批准上市以来,目前已治疗了全球230万名乳腺癌患者。

赫赛汀的出现引发了全球抗体药物研发的热潮,研究人员首次证明单克隆抗体可用于治疗实体肿瘤,这为开发和部署治疗癌症的抗体药物开辟了新途径。

拉斯克-布伦伯格公共服务奖


获奖者:国际组织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

疫苗是拯救生命和改善健康的最具成本效益的方法之一,然而世界各地仍有数百万儿童免疫接种不足。

国际组织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通过提供独特且可持续的经济模式以及创新的运输系统,扩大了全球儿童疫苗覆盖面。自2000年启动以来,Gavi已帮助73个国家的7.6亿多名儿童接种疫苗,拯救了1300多万人的生命。

参考文献

Announcing the 2019 Lasker Award winners

医谷链

诺奖风向标:2018年拉斯克奖揭晓,4位学者获奖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