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个“人类猴子嵌合体”研究在中国进行,已被迫中止

医疗健康 来源:医谷

近日,据相关外媒报道,一个国际研究小组构建出含有人类和猴子细胞的胚胎,为了避免法律问题,这个有争议的项目是在中国进行的。

据了解,该研究由美国加州索尔克研究所(Salk Institute)的西班牙裔科学家Juan Carlos Izpisua Belmonte主导,旨在培育出能够长出人体器官的嵌合体(chimeras)——即由来自两种或多种物种的细胞组成的有机体,具体来说,此次研究致力于使猴子胚胎中器官发育所需的基因失去活性,然后注入人类干细胞,从而使得在猴子胚胎中发育人体器官。

此次研究除了Juan Carlos Izpisua Belmonte的团队和来自西班牙穆尔西亚天主教大学的科学家的参与,有报道称,还有中国研究人员的参与。

Juan Carlos Izpisua Belmonte作为此次的主导者,其是干细胞生物学和器官再生领域的专家,Juan Carlos Izpisua Belmonte曾带领其团队开发了一种新型技术,能将一类成熟细胞变为另一类成熟细胞(比如把皮肤细胞变成血细胞),从一定程度上精简了干细胞领域的实验流程,因为在干细胞方面的成就,获得2016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先锋奖,这是一项备受瞩目的奖项,旨在支持最具创新性的生物医学研究。

同样,Juan Carlos Izpisua Belmonte也是一位充满争议的人物,2017年,他带领其团队将人类的多能干细胞注入猪的早期胚胎,培育出了同时含有人类细胞和猪细胞的“嵌合体”胚胎。他指出,这个技术如果能得到合理应用,将来有望培育出完整的人体器官,辅助器官移植,不过,该嵌合体胚胎最终因为伦理争议,在28天的时候被迫终止。就此,美国《时代周刊》因为这一研究,还将他评为2018年“医药健康领域最具影响力的50人”之一。

这一次,Juan Carlos Izpisua Belmonte选择了人类亲缘关系更近的物种猴子进行试验,但对于此次的人类-猴子胚胎嵌合体,同样引发巨大的伦理争议,迫于伦理和舆论的压力,Juan Carlos Izpisua Belmonte团队在胚胎发育第14天时候就已销毁了胚胎。

一直以来,“人类-动物嵌合体”研究涉及的伦理问题是公众最担心的问题,有部分生物伦理学家担心,如果人类-动物嵌合胚胎经发育后产生类似人类的具有意识能力的神经系统,或者经过足月发育后表现出类似人类的行为,那么由此产生的伦理后果可能是难以想象的。

英国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发育生物学家Robin Lovell-Badge表示,“我并不认为它在伦理方面特别令人担忧,这是因为你并没有让它们发育太长时间而不会产生神经系统或以任何方式发育,它仅仅是一个真正的细胞球。但是,如果你允许它们一直发育下去,而且人体细胞对中枢神经系统有很大的贡献,那么这显然会成为一个问题。”

然而,随着干细胞和基因编辑技术领域不断取得进步,越来越多的科学家打算将人类多能干细胞(ips)嵌入动物发育初期的胚胎中,希望借此在动物身上培育出人类组织和器官。

今年8月份,日本文部科学省批准了首例“人兽杂交胚胎”实验,日本也是目前首个支持这项实验,允许胚胎发育到足月分娩的国家。

据了解,该实验由东京大学和斯坦福大学联合团队负责人、干细胞学家Hiromitsu Nakauchi发起,其将带领团队设计出不能生长自己胰腺的啮齿动物胚胎,然后将人类干细胞植入这些胚胎中,产生含有人类胰腺细胞的“聚合性动物胚胎”。然后,他们将把胚胎移植到成年啮齿动物身上,长出相应的器官,该项研究旨在针对器官移植捐赠率低及易出现排斥反应的现状。

为了打消公众担心出现“人兽杂交”生物的疑虑,Hiromitsu Nakauchi表示,他们在设计实验时已经考虑到了这些问题。“我们尝试做靶器官生成,因此植入的人类细胞只会参与靶器官(胰腺)的发育。”同时,他及其团队会密切监视老鼠胎儿,一旦发现其大脑含有30%以上的人类细胞,将不予出生,产下后也会最长观察2年。

除日本之外的其他国家,包括美国在内的少数国家虽然允许这种引入人类细胞到动物胚胎的操作,但一律禁止将某些人类细胞引入与人类关系密切的非人类灵长动物(比如猴子和大猩猩)的胚胎内,并将这样的胚胎“生出来”,必须在其足月之前终止研究,另外,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也已于2015年起不再为这类研究提供资助。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