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推社会办医疗机构“红名单”的医协体,会让非公医疗变得更好吗

医疗健康 来源:医谷 作者:史士云

“魏则西事件”已过去三年有余,很多人,很多事,已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然而,也有些事物就此被烙上深深的印记,难以再抹灭,比如民营医院被扣上的只会做“流氓推广“、只会“坑蒙拐骗”的帽子。

这个在官方称谓里被叫作社会办医,在行业里叫作非公医疗,在民间俗称民营医院的医疗服务载体,相较于公益性质的公立医疗,其由于市场化的驱动机制,的确承载了很多不一样的先天因子,这也为其的艰难发展埋下了伏笔。

“干儿子”和“亲儿子”亲疏有别 80%的社会办医疗机构被医联体拒之门外

“不可否认,一些自身管理不规范的社会办医确实是存在着很多坑蒙拐骗的现象,这也是目前我们行业存在的一个很大问题,” 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郝德明在日前举行的全国医协体建设发展论坛新闻发布会上,对医谷记者在内的媒体直言道,“但社会办医存在的还有个大问题就是政府还没有下定决心,否则为什么搞一个医疗机构的政策,还分社会办医政策和公立机构政策,同样一个医疗机构还搞成亲儿子和干儿子。”

事实上,“干儿子”和“亲儿子”是行业里一直存在的一种比较戏谑的说法,对卫生主管部门而言,公立医院是亲儿子,社会办医疗机构是干儿子。

这虽是笑言,但实实在在是不少社会办医人的直观感受。不仅是因为公立医院依然承担着绝大多数的基本医疗服务供给任务,地方卫生主管领导一把手也大都出身公立医院院长岗位,在政策支持、关注重点、财政给付上自然会倾向公立医院。而且在医保准入、职称评定、土地流转方面“亲疏有别”的政策更是成了社会办医疗机构难以突破壮大的“玻璃天花板”。

郝德明举了个更具体的例子,在分级诊疗已经推行四年,医联体作为其的重要平台和抓手,全国有超过2万家的社会办医疗机构,却有80%的社会办医疗机构被医联体拒之门外。

对于为什么大多数社会办医疗机构进不了医联体,郝德明指出:“医联体明确是以公立医院为前提,而公立医院和社会办医疗机构属于两个不同的利益共同体,医联体的指挥权在公立医院手中,医疗服务市场只有一个,公立和非公立的都去做。而且有些医院还不信公,借机跑马圈地,比如给医院科室主任下达具体的手术量指标,今年要做1000台手术,明年就得做1200台手术,据我了解,在河南省某医院甚至给医务人员规定病人数量指标,包括医生和后勤管理人员要给医院带来五个住院病人,划拨责任到人头,如果少一个病人就扣两百元奖金,这是典型的公立医院的做法。”

同时,随着医改的深入推进,以药养医的全面取消、药品零差率销售、两票制、门诊预约制、基层首诊制度的大力施行,公立医院医务人员的灰色收入遭到挤压,一些三甲医院的门诊量也相应下降。“虽然公立医院不以营利为目的,是非营利机构,但政府在一定程度上不作为,没有给公立医疗机构补贴充足的资金,所以公立医院发的奖金和工资基本都要靠医院自己赚取,这违背了公立医院公益性的初衷,也让公立医院牵头的医联体不愿意让社会办医疗机构机构进来。医联体本是促进医疗资源下沉和分级诊疗体系建立的有效举措,但在地方执行层面却走偏了,变成了一些公立医疗机构跑马圈地的工具。” 郝德明表示。

进不了医联体会给社会办医疗机构带来什么影响?根据郝德明的表述:社会办医疗机构进不了医联体,意味着病人转诊不到这里来,患者会相应减少,也带来了医保额定费用的减少,连滚三年,一个本来好端端的社会办医院可能得面临着关门。另外,还可能出现一种情况,一个本来口碑已经很好的社会办医院,因为进不了医联体,这就给了民众一个错误的导向,没有被纳入医联体的医院就是政府不管的不规范医院,那就更没有病人来就医了。

社会办医二次洗牌 医协体应势成立

但即使被医联体排斥,也并不影响社会办医的高涨热情,据国家卫健委统计信息中心于今年5月发布的全国医疗相关数据统计情况显示,截至2019年2月底,全国医疗卫生机构数达99.9万个。其中,公立医院11960个,民营医院21165个,与2018年2月底比较,公立医院减少319个,民营医院增加2185个,民营医院总数已是公立医院的1.77倍。

在郝德明看来,激增的社会办医数量带来的是面广量大,群龙无首。“所以非公医疗机构协会有职责把大家组织起来,抱团取暖,促进这个行业的持续化和规范化发展。”由此,酝酿一年的医协体应运而生。

据悉,所谓“医协体”由中心医院、合作医院、基层医疗机构、康复机构及第三方服务机构组成。支持一个医疗机构的不同科室与多个专科医协体建立合作关系,以跨区域开展专科联盟和远程医疗协作网协同运作方式,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提供技术支撑,为发展不平衡的医院提供能力建设服务。

值得一提的是,医协体中加入的第三方服务机构囊括了药企、医疗器械供应商、第三方医学远程影像公司和医学检验检测机构,以及医学培训咨询公司等等,这类企业的进驻,不仅使得社会办医疗机构在进行药品和耗材采购时能以“团购”的模式进行,还能在必要时候提供医院管理和教育培训等服务。

同时,医协体借助互联网技术还建立了云平台,据医协体云平台营运中心执行主任赵晓冬介绍,依托医协体云平台,成员单位可开展输送远程继续医学教育;鼓励成员单位中的医疗机构与第三方医学影像中心、医学检查检验中心、药品配送、健康体检、医生集团等机构开展深度合作,实现医协体合作医疗机构检查检验结果的互认;建立基于电子病历共享应用、跨区域远程医疗服务系统,实现医协体内诊疗信息互联互通,方便患者看病就医。

截止目前,医协体云平台已入驻各类机构达1003家,其中医疗机构962家、第三方服务机构31家,入驻机构中副高以上医生1171名,历史累计浏览次数为215.9万,访问网站独立IP数为29万。

另悉,医协体对加入的成员单位还会经过严格审核,对于医疗服务质量差、有严重不良社会影响的医疗机构,不被允许加入医协体。

“现阶段,社会办医行业信用度低,服务能力弱,我们希望通过医协体队社会办医疗机构进行二次洗牌,也希望借助这个平台能推出一批 ‘红名单’,只要能纳入这个名单里的机构就是好的社会办医疗机构,也能给公众择医就医提供一个可靠的查询渠道。” 郝德明表示。

“未来的好医院和好医生一定出自社会办医疗”

标准是评定一个行业是否规范的重要“试金石”,在上述的“红名单”推出前,社会办医疗机构的标准该如何界定。

郝德明介绍,早在2015年,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就已起草《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行业信用等级评价标准与评价程序》和《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行业信用等级评价管理办法》,2016年,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取得了对非公立医疗机构开展信用评价的国家资质,并开始面向协会会员单位开展社会信用评价与服务能力星级评审的“双评”工作。

具体而言,非公医疗机构的信用等级按国家统一规定分为“三等五级”,即分为A、B、C三等,下设AAA、AA、A、B、C五级,每个等级均对应信用级别。星级评审分为三个等级,由高到低依次为五星级、四星级、三星级。每次根据评审结果授予医疗机构相应的信用和星级等级证书、标牌,证书与标牌有效期3年。通过评审的非公医疗机构将载入国家商务部A级社会信用名录,对其后续的实施证券化管理、资产重组、并购以及获得国家政策扶持和银行贷款优惠政策等方面均是重要的信用依据。

2019年8月1日起,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还推出了可以在线签约的《全国社会办医服务承诺书》,建立了“全国社会办医阳光平台”,目前已签约1000余家医疗机构,公开向社会承诺不做坑蒙拐骗的医疗行为。

社会办医的持续净化带来的是未来的发展趋好,郝德明甚至预言:未来的好医院和好医生一定是在社会办医疗机构,这是遵循医疗规律、市场化规律的一个趋势。

这种预言并不是没有理由,8月22日,我国即将出台的首部基本医疗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草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第三次审议,在三审稿中,明确国家支持社会力量举办的医疗卫生机构与政府举办的医疗卫生机构开展医疗业务、学科建设、人才培养等合作。同时提出,符合条件的社会办医还将享受到一些优惠政策,包括享受与政府举办的医疗卫生机构同等的税收、财政补助、用地等政策红利,这也意味着国家相关职能部门支持社会办医不再是“雷声大雨点小”,而是有了切实的法律依据。

也许,登上历史舞台近四十年的社会办医(国务院于1980年批准原卫生部《关于允许个体开业行医问题的请示报告》,首次提出允许社会办医)真的将迎来不一样的明天。

医谷链

“非公医疗如果不占到七、八成,医改永远不可能成功”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