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首例”冷冻人“已被封存52年,距离复活还差……

医疗健康 来源:微法官

长生不老是人类亘古不变的梦想。

古有皇帝痴迷长生不老仙药,法老甘当木乃伊准备原地复活;今有土豪拿钱续命,迷恋科学冷冻复活技术。

归根结底还是那句话:“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这再一次验证了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

仙药已经被历史证明并不存在,现代人也替法老确定了木乃伊不具备复活条件,只能放进博物馆供人参观。那么科学体系之下的冷冻技术是否可信?人被冻起来到底会怎么样呢?

1. 第一个被冻起来的人

早前1967年,世界上就出现了第一个冷冻人——詹姆斯·贝德福德(James Bedford)。


事情要从1962年开始说起。

这一年,美国密歇根大学教授罗伯特·埃廷格(Robert Ettinger)出版了《永生不死的前景》一书,书中有一个打破世人固有认知的新观点:死亡是可以逆转的,方式就是冷冻技术。

这一新观点深深吸引了年轻的电工罗伯特·尼尔森(Robert Nelson),以及罹患肺癌卧病在床的退休心理学教授詹姆斯·贝德福德。

1965年,尼尔森已经对冷冻技术颇有心得,从籍籍无名的电工变成加利福尼亚低温学会的主席。6月,他向贝德福德发出邀请:我们协会现在拥有最原始的设施,可以紧急冻结并存储人体,你愿意当志愿者来体验一下吗?

贝德福德特别乐于尝试新鲜事物,据说他刚退休时曾跑到非洲体验生活,刚得一比。接到尼尔森的邀请,他觉得自己反正也快死了,很痛快地签了志愿者意向书。

1966年,贝德福德在遗嘱里留下10万美元,作为冷冻身体和日后维护的费用。为了保证效果,他还预付了4200美元购买冷冻仓和液氮。

1967年1月12日,贝德福德突发心肺衰竭,眼看就要撒手人寰,医生这时候也没什么用了,贝德福德的家人给尼尔森来了个夺命连环call,害怕再拖延一会儿,连冷冻也救不了詹姆斯。

尼尔森的冷冻团队——美国化学家和未来学家罗伯特·普雷达、意大利医生和生物物理学家但丁·布鲁诺、尼尔森本人以及执行的技术人员到医院时,贝德福德已经停止了心跳和呼吸。

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开始了“冷冻手术”。先给贝德福德洗了个冷水澡,让身体冷却;随后注射肝素防止血液凝固;然后把血液统统抽干;最后从双侧颈动脉注入二甲基亚砜(DMSO)冷冻保护剂。

缓慢的冷却过程持续了3天,之后,遗体被放进临时的低温罐,转移到亚利桑那州冷冻护理设施中心。最终,贝德福德被放置在零下196摄氏度的液氮中,开始长眠。

2. 冷冻容易解冻难

被冻起来之后就高枕无忧了吗?显然不是的,事实证明,缺失技术和设备支持的人体冷冻是极其错误的选择。

在接触到《永生不死的前景》、沉迷冷冻技术之前,尼尔森只是一个高中都没毕业的电工,知识水平并不高。

但在给贝德福德做完“冷冻人手术”之后,他声名大噪,许多人找到他,都想长生不老。

在尼尔森接手的各种案例里,有一开始就没有冻成功的,有因为付不起维护费用而用光液氮的,有因为设备运行不良意外死亡的,很多次失败都是他的团队并不专业造成的。

1979年,一名律师起诉尼尔森涉嫌欺诈,甚至指控他的冷冻人理念是邪教。最终,尼尔森败诉,需要赔偿40万美元,比赔钱更糟糕的是他失去了世人的信任。

实际上,尼尔森的冷冻技术根本没有成熟。虽然他的团队已经尽力尝试不冻伤各个器官,但每个器官最合适的冷冻温度都不一样,实际操作相当复杂。即便只冷冻大脑,研究者依然不能保证它不受到一丁点儿伤害,因为大脑有很多不同区域,用于冷冻的最佳药剂也会千差万别。

随着科学的发展,人类对人体研究得越透彻就越明白,就算利用当今世界最新的技术,完美冷冻仍然只是幻想,更别说20世纪60、70年代的冷冻技术了,尼尔森的失败并不奇怪。

后来,尼尔森宣布放弃人体冷冻的研究,但在他内心深处,仍然相信人体冷冻技术的可能性——2017年,已经80岁的尼尔森宣布,第一个“冷冻人”詹姆斯·贝德福德将开始解冻,他确信詹姆斯能够成功复活,同时还希望自己死后能够借助人体冷冻复活。

在他看来,复活只是时间问题。

3. 自愿冷冻的勇士们

现在已经是2019年,事实证明,贝德福德并没有真的复活,一切只是尼尔森的臆想罢了。

尽管如此,但现代社会里像他一样相信冷冻技术的人并不少。

目前,美国和俄罗斯共有约3000人在心脏停跳后被冻起来,处于无意识状态。还有1000多活人签了志愿者协议,愿意在死后被冻上,期待百年后复活的一丝可能。

美国密歇根州有个世界上最大的人体冷冻机构,这家机构的主席曾接受采访,说:“我们有一句谚语——

‘被冷冻,将是可能发生在你身上第二糟糕的事。’

当然没有任何人能够保证你肯定会被再次唤醒,但可以保证的是,如果你被埋葬或火化,你肯定会永远消失。”

据我所知,咱们中国也有人选择把自己冻起来,择日复活——全中国首例冷冻人是《三体》的女评审、儿童文学作家杜虹。

61岁的杜虹不幸被确诊为胰腺癌,在死前,她选择了像《三体》中描述的那样,把自己的头部冷冻起来,期待“复生”。

想要成功复生,就要在技术成熟后,唤醒她的“脑部”,同时要恢复脊髓功能和结构,进行头身重建。

其实就现在的医术水平,仅仅想要恢复脊髓功能和结构已经够顶尖科学家们喝一壶的了,唤醒脑部、再造身体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

也就是说,从1967年到现在,50多年过去,冷冻人的相关技术逐渐在完善。目前冷冻技术没问题,主要是解冻技术有问题:冻上了,人确实没死,但也活不过来,很尴尬。

除了生死未卜,还有更重要的问题——贝德福德为冷冻自己留下10万美元,杜虹女士冷冻头部花费12万美元。。。看完数字您明白了吗?努力搬砖吧各位,等到有一天解冻难题被攻克了,长生不老的机会就在眼前,钱却没攒够。卧槽,那才是最尴尬的!

来源:微法官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