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德嘉联林锋:当医生37年 觉得中国患者挺受苦的

医疗健康 来源:八点健闻 作者:周琼

60岁的林锋,脸上仍有一股少年般桀骜不驯的神气。

头稍稍上扬,眉宇间有一股勇猛的冲劲。他不常与别人有眼神交流。眼睛里总有种审视与戒备的味道,讲到重点时,会看一下对方,但很快辙离,望着别处讲话。

他坦言自己不是个社交型的人。与八点健闻记者在他广州的办公室里首次见面,林峰脸上没有职业性的微笑,拒绝寒喧与套话——记者按照惯例作开场白时,被他一口打断。“抓紧时间,想问什么直接问”,他说。

两个小时的采访,林锋随着交流深入,将自己缓缓展开,仿佛茶叶入水。剥开第一层“硬壳”之后,他呈现出柔软、感性的一面。而他的直言快语、他的强硬中,则有一种直抵事物本质的穿透力。

林锋是博德嘉联创始人、董事长。博德嘉联是中国首个拿下“医生集团”执照的医生集团——2016年3月,博德嘉联在深圳获发中国第一张带有“医生集团”字号的营业执照,这意味着医生可直接注册到医生集团,明正言顺地按诊断、治疗服务向病人收费,再向合作医疗机构支付平台使用费,医生集团成为独立开展业务的新业态。

但林锋表示,这样的“第一”,意义不大,没必要再三提及。他在意的是,“你做了什么事,你的医疗水平到底怎么样?”

目前在中国的医疗行业,无论公办还是民办医疗机构,真正把发展医疗水平放在首位的,并不多见。而这一直是林锋的梦想。

谈到办博德嘉联的初衷,林峰讲到这三点:第一,办出能代表当今世界“高精尖”诊疗水平、在受众心中具有较高信任度的品牌医疗机构。第二,提供一个平台,让高水平的医生可以自由流动,让医生按自己的服务水平自主定价,充分实现医生的自由度与价值。第三,增加自己的人生体验。

刚满三岁的博德嘉联,把自己的主阵地设在珠三角。目前集团已在深圳、惠州及广州建立医疗基地。旗下签约医生300余人,全职医生100多位。

在现有三大基地医疗设施的建设及配备上,林锋表示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做到最好。要按最高精尖、最能够发挥医生聪明才智的方向努力,让再大的‘飞机’,也能在这里降落“。他把医生集团比如机场,把优质医生比作飞机。

这个“标准”的背后,是一定资金实力的支撑。2017年4月18日,博德嘉联宣布获得香港新风医疗控股有限公司的10亿元战略投资,后者目前已成为其最大的股东。

林锋告诉八点健闻,新风医疗的投资主要用来建基地,以及医生集团这个“软基地”的建设上。

对林锋本人来说,他最看重的身份,是“医生”。而作为医生,他最看重的,是自己的医疗水平。因为不擅社交,他把绝大部分时间都用提升自己的”核心能力“上。

采访中,他反复强调两点:第一,我是个医生;第二,无论是当医生,还是做医生集团,关键都在核心诊疗水平。

关于博德嘉联医生集团,他说这份事业最终能走成什么样,有它自己的发展规律。“对我来说,不管发展成什么样,我都能接受——永远记住,我是个医生,我啥都不会失去,反而又赢得了一段经历。”

最自在的时刻:站在手术台前

八点健闻:你现在还每天都要出门诊吗?做医生、医生集团董事长这两个角色,各占你多少时间?

林锋:我是个医生,医生的天职就是去给病人看病,这方面占90%的时间,10%的时间放在医生集团上。

八点健闻:为什么花在医生集团上的时间这么少?

林锋:我们有职业经理人,大家各自做自己擅长的。我的工作就是制定标准,理念对了,制度建立了,流程确定了,抓质量就可以了。

其实现在有些公立医院的院长们,也都是大专家,他们百分之七八十的时间,也是在给病人看病。

八点健闻:能感受到你对做医生、对给病人看病,有一种天然的热情。这种热情持续多久了?

林锋:我做医生37年了。37年前,我拿起手术刀成为外科医生的那一天起,这种热情就一直持续到现在。

八点健闻:拿起手术刀治病救人,对你是什么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林锋:那是我人生中感觉最自在的时刻。这个是最能发挥我聪明才智的,因为当我站上去的时候,我是充满信心,而且很轻松的。就像写一副很好的书法那样,每一笔每一画都从心而出。

八点健闻:让人神往的境界。做医生是你最初的理想吗?或者说,当你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你有想过要当医生吗?

林锋:怎么可能?我小的时候,是黑五类的子女!只想着怎么活下来。别的什么都不想!

八点健闻:那段时间过得很艰难。

林锋:是很难。不过最艰难的是十六七岁从城里下乡去当知青的时候。你没得选择,想读书,没得书读,人家安排你做什么就做什么,从城市里到大山区务农,那些事情都没做过,很孤独,很无助。做了三年知青,才回城。不过现在回想起来,也是个好事,算是一种锻炼。不然体会不到农民的苦。

从不纠结,从不后悔

八点健闻:长大以后,特别是做医生、有了自己的事业之后,最艰难的经历是什么?

林锋:没什么特别艰难的。一个人过的艰不艰难,跟他的期望值有关系。现在很多的人活得不开心,我觉得是他自己的期望不切实际。假如你能够很客观地看待自己、去评价自己的话,你不会有那种很艰难、对生活或者对自己很失望的感觉。

当医生也是一样,不是每一个医生都能当一个合格的好医生;而一个好医生,不见得会成为一个最优秀最顶尖的,甚至成为医学家。一定要定好自己的位,看到你的优势在哪里,你未来能付出什么?这些东西要相匹配。

有些选择会带来困难。但再困难,都是自己的选择。你选择了,你就要负责任,不要整天吐槽说你这困难那困难,这不满意那不满意,不满意你还呆在那儿,还在做那个干嘛?

八点健闻:你好像对自己做过的事,很少纠结?

林锋:我从不纠结!从来不会有人听到从我口中讲出一句说:我后悔了,从来没有。或者说:当时我选择错了,我不会说这个话。一个人如果这么说话,什么意思呢?只能说他遇到困难,Hold不住了。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对吧?所以既然是你自己选择,你就要自己去想办法去面对,去解决。

另外,人不能想太多。这个也想要,那个也要拿,这个世界哪里有这种好事?

好医生去到哪里都有病人找上门

八点健闻:讲一个你印象比较深的,你怎么作选择、然后又怎么面对选择的故事。

林锋:以前有一件事,很多人不理解。就是我从一个广东省最大最好的医院,跑到一个二级医院去。普通人的想法,一家新建的二级医院,要团队没有团队,床位是新的,收入要下降一大半,不应该去。认为这是错误。

(记者注:林锋自1982年毕业于中山大学医学院后,即进入广东省人民医院外科工作。因医术精湛、治疗规范,成为省医胃肠外科主任,肿瘤中心胃肠外科科主任,中国抗癌协会胃肠肿瘤专业委员会副主委。2013年加入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组建该院胃肠外科,任科室主任。)

在我看来,我在之前的医院已经功成名就了,这个新建的医院又是我母校办的医院,讲句老实话,母校建新医院,让我去帮忙,对我林锋这个人,那也是一种信任和荣耀。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我想去尝试一下,以自身的能力,如何从零开始建一个一流的科室。

八点健闻:这个过程中,你会担心病人不来找你吗?

林锋:不担心。我真的没担心过。当时是可以选择的,又不是人家逼你去。反正我相信不管怎样,总不会饿肚子。

你一个医生,只要是个好医生,无论你在哪一个医院,病人都会去找你。当医生的人,你只要有病人信任,就不会失败。很快,病人来了,半年不到,团队也来了。你看后来(指中山六院)不就成了三甲医院了吗?

八点健闻:回过头来看这个事情,你怎么评价自己的这个选择?

林锋:挺好的,我自己基本是满意的,起码多了一些不同的经历。很多医生都在一个医院里头,一待就是一辈子。其实当时我在一个着名的大医院里,是着名的大教授,这样过一辈子听起来也不错,但我还是想要有不同的经历。

很多人只想要体验不断高升的经历,我主动选择从高位往低位试探,从体制内,往体制外试探。我们暂不论成败,至少我体验过了,并且还活着。起码将来写自传的时候,包括有一天写墓志铭的时候,也会精彩一点(说完,少有地哈哈大笑)。

八点健闻:你说到了成败。你对成败这两个字怎么理解?

林锋:我是个医生。在我眼中,只要当一个合格的医生,有病人信任,就是成功的。怎么叫不合格?不合格的意思就是你跟不上时代的要求,没有病人信任你,也压根不需要你,那你就失败了。

无论你创立什么企业,只要你记住一点:你做的事情,有人真的需要,那你这个企业不会失败,不会倒掉。做医生是这样,做医生集团也是这样。如果你的医院开不好,那就说明这家医院得不到病人信任。

遇到医疗纠纷,医生要自省

八点健闻:你一直在说,“我是个医生”。你做医生37年了。这37年,你是怎么面对病人的?有没有遇到特别难缠的病人?

林锋:其实讲句客观的话,医生如果老是遇到麻烦的病人,要考虑自己的原因。

怎么讲?有些专家医生,最容易惹麻烦的地方就是妄自承诺,最后你达不到人家要求。或者手术前,你考虑问题不周到,不该接的,要接。有些已经治不了的,你要治。很多医疗纠纷,都有医生本人的原因。

我的做法永远是这样:把事情看清楚,把话先讲清楚。假如病人对我的治疗建议有疑问,我会告诉别人,你再多找几位医生,多听听不同意见,再作决定。我不会说,我就是最顶尖的专家,你不听我的,就不对。

当然也有一些体制上的因素,有大环境的因素。比如排队的人那么多,病人怨气大,医生压力也大,最后是一句不好听的话,砰地一下就把火点起来了。

八点健闻:医生也不容易。

林锋:是不容易呀。但你要记住,你是个医生,你的忙是你的职业造成的,不是这个病人带给你的。病人只想来看好病。你医生一天看100多个号,你忙到没时间吃饭,忙到没时间上厕所,你有火,但不能冲病人发火。

八点健闻:当了37年医生,你怎么看中国的患者?

林锋:挺可怜,挺受苦的。我讲这个话有两个方面的意思:一个是保障层面,我们的社会保障没有到位;第二个,大家的健康意识还不够,自身没有认识到健康的重要性。很多病都是拖到最后的时候才去看医生。到了这个时候,病已经很难治了,即使能治,也要花很大的代价。有时再有钱也还治不好,心里很绝望,很受苦。假如他在一生当中,更加关注自己的身心健康,其实不至于把自己搞成这样。

我们当医生的,有时候也觉得很无奈,你知道吧?我有时就说,为什么你就等到现在才来?都已经病入膏肓了,技术再高明也没办法了。

八点健闻:那医生呢?你怎么看医生?有人说医生太不自由?每天被拴在那里,要接那么多病人,没有选择余地?

林锋:别抱怨环境,也别抱怨别人,没有一家医院规定一个医生,你一天必须给我看多少个病人,这个全国的医院都没有,别乱吐槽。这个自由其实是自己可以把控的事情。你要看看自己能做多少事,你想把事情做成什么样子?你要看看自己究竟被什么拴住?

我在医院里就限号。我一天不看那么多病人,否则没质量。其实任何一个医生,你都有权利限号,只是看你用不用这个权利。有的医生怕这怕那,又想得到这个,又想得到那个,自己让自己不自由。自由都是自己创造出来的。

所以我带团队,也常常跟一些年轻的医生讲这些,让他们自己为自己的人生负责任。别老学别人怪这怪那。别人吐槽什么,我也跟着去吐一下。这样对你的人生有意义吗?

把钱主要用在提升核心诊疗水平上

八点健闻:2017年梁锦松的新风医疗给博德嘉联投了10个亿。这个钱现在用了多少?主要用在哪些地方呢?

林锋:关于用了多少,这个不能随便公布。只能告诉你,这些钱主要用在建医疗基地上,医生集团这个”软基地“也需要投入,比如医生的福利待遇啊这些。

在用钱方面,我们有一个原则,就是要把安全性和质量做到最好。因为我们只想做最好的医疗机构,想要做让医生和患者信赖得过的医疗,所以该投入的我们就会投,不惜代价。为什么现在很多民营医疗机构做不好?就是整天在算计,该投入的,不投入。我们跟梁先生都有共识,就是不算计,要把医疗质量做到最好。

八点健闻:广州的医疗基地,现在确定什么时候开业了吗?

林锋:随时可以开业。但我们不想匆匆忙忙,而是一定要把流程做到最好、感觉满意的时候才开。现在没有一个日期,说最后确定什么时候开张。

八点健闻:做到什么程度,才能叫流程做到位了、让人满意了?

林锋:就是要符合最高精尖的标准,所有的设备、设备,服务水平,能够充分发挥医生聪明才智。不管是哪一类”航空公司(指医生)“来,都能在我这个”机场(指医生集团)“落地——再大的飞机来,能降落,能服务;小型的客机来,也可以降落,可以为提供服务。

做医生集团:创造高精尖品牌医疗机构

八点健闻:你好多次谈到自由,谈到你想要更多的体验。做医生集团,是不是也跟这个追求有关?

林锋:是的。我想多走一点不同的路,多一些体验。就这么简单。

在这个行业干了几十年,你知道你的能力,你有病人信任,就算失败了,你仍然是个医生,饿不死的。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去看一看另一种执业的形态呢?

只有医生的流动,才能把好的医疗资源流动起来,让更多人受益,因为技术掌握在医生手里。

所以我们就是建好平台,让医生能自由流动。我常说,我们跟医生的关系,就像航空公司与机场一样。机场提供很好的地勤保障,使每一个航空公司可以在这里落地,服务。而航空公司的定价、服务档次由航空公司来决定。

八点健闻:对博德嘉联未来的发展,你有什么期望吗?

林锋:希望它在诊疗水平上成为最”高精尖“的品牌医疗机构。希望它成为病人信赖的医院,最好是它在整个行业有那么一种声誉和影响力,就像北京协和医院,病人只要到了协和,就觉得放心。到哪一天,大家觉得找到博德嘉联,他就放心了,那就成了。

做医疗服务,质量与安全是根本。医疗本质,是核心诊疗的能力,而不是做成医疗地产项目。中国不缺医院,医院怎么样,也不在于规模,关键在于医疗水平。目前就是因为医疗水平差异性太大,才导致病人的过度集中。哪天中国出现在核心诊疗上具备影响力的民营医院,才是中国私立医疗的元年。

当然博德嘉联最终能走成什么样,有它自己的规律。对我来说,不管发展成什么样,我都能接受——永远记住,我是个医生,我什么也不会失去,反而又赢得了一段经历。

医谷链

国内首个获得营业执照的医生集团联合创始人离职

来源:八点健闻   作者:周琼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