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关:民营医疗经营者难过关

医疗健康 来源:“看病宝典”微信号(ID:kanbingtong) 作者:看病通

年关了,打工的,要么忙着回家过年和数着年终奖金,要么筹划着年后跳槽换工作或失业找工作;老板们,要么忙着讨债逃债,要么忙着借钱周转。2019年,民营医疗老板,年关着实难过!

一、现金流普遍吃紧

医疗服务行业,很长一段时间都被其他行业羡慕是妥妥的现金流奶牛。在多数人固有印象和现实体验中,确实也是如此。毕竟,门诊看病要先挂号缴费,住院手术更要先预交押金,相对一般行业而言,医疗服务业现金流有着天然优势。然而,时代已然不同了,如今医疗服务行业现金流也普遍吃紧。

医疗服务行业竞争愈加激烈,所谓的空白市场乃至纯粹的错位竞争再也难觅身影,几乎每一个细分病种市场上都有不少竞争对手。在特定区域市场上,大多面临“僧多粥少”的困境。很多民营医疗机构业务量下滑极其严重,年关又是大多数民营医疗业务惨淡期,房租物业和人员工资却不会因业务惨淡而有所减免或延迟支付。年关了,不少民营医疗老板正犹豫着房租还要不要交,为员工工资有没着落而操心苦闷不已。

民营医疗没业务,自然就没了收入;好不容易有点业务,收入也未必能到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医保结款问题。目前,多数地区医保资金吃紧,有些地区医保基金甚至早已亏空,民营医疗机构即便账面上有钱也拿不到。公众号粉丝群里,有民营医疗同行抱怨医保拖款已超半年之久,平时拖个把月也是家常便饭,何况还是年关。掌柜身边不少民营医疗老板,大老板缺大钱,小老板缺小钱,核心主题都是“江湖救急”。

守规则的民营医疗机构尚且不能及时结到医保款,不守规则的民营医疗机构就更难了,哪怕只是轻度违规,也成了医保部门拖延医保结款的最佳理由。在“医保违规违法”严打环境下,有些民营医疗机构甚至干脆就直接被停了医保,导致机构风雨飘摇、老板雪上加霜。在不少地区,医保就连公立医院亲生子都顾不上了,哪还能顾得上连私生子都算不上的民营医疗死活。

二、人心动荡忒窝心

每逢年关,辞职和裁人都最为集中。正因此,HR最怕的就是年关。民营医疗,自然也不能免俗和例外。医生辞职,有些骨干医生甚至组团整建制地集体辞职,还有职业经理人带领核心运营团队辞职,团队动荡不安;网络营销裁员,网电咨询裁员,市场后勤裁员,行政管理瘦身,部分科室撤销,闹得人心惶惶。

特别是在当下合伙人时代,对于核心医生团队和运营管理团队而言,无实质股权,光拿点奖金,哪怕是高保底、高提成也很难留住人心。被玩腻歪的所谓期权合伙人制度,也多半成了鸡肋,喊了那么多年上市口号,到头来上市依然遥遥无期。不少民营医疗老板成了员工心目中的大忽悠、大话王。往年,多数民营医疗机构年会都是热热闹闹、喜庆洋洋;今年,不少民营医疗机构能吃顿像样的团圆饭都算不错了。

三、预期愈来愈惨淡

民营医疗,经历了近十年的突飞猛进,市场大环境已然变异。无论是拓客渠道、营销套路,还是信息对称、价格透明,无论是患者理性、监管趋严,还是竞争格局、行业转型,无不预示着一个新的医疗时代即将到来。医疗机构又不像其它行业,可以“说关就关”,民营医疗老板也不能“说跑就能跑得了”,不仅装修布局和仪器设备都是重资产投入,医护人员和住院患者也不是“说赶就能立马赶得走”。

当下,民营医疗老板普遍面临着“人才留不住、招不来,患者引不来、难留住,医保钱难拿、脸难看,自费拼低价、来诊贵”的多重困境,必然导致“收入锐减、成本剧增、利润清零乃至转负”的惨淡预期。都说2019年是民营医疗市场捡漏元年(参见《2019年:民营医疗市场捡漏元年》),可谁也不愿意或甘心自己成为那被捡漏的。

很多民营医疗老板,也是想尽办法谋求自救,甚至早已多年不上一线,职业经理人跑了也只能硬着头皮亲自上阵,无奈市场环境变了,玩法更变得面目全非,老板曾经成功的经验和套路早已不管用了,结果“有心无力、回天乏术”。老板们既不忍心眼睁睁地看着多年打拼下来的基业毁于一旦,又苦于无靠谱的精干团队、无得力的转型之法,可谓“如坐针毡、备受煎熬”(参见《干货 | 亏损民营医院:三个转型路径》)。

——“跟你说个笑话,其实我是老板”。

——“你才是老板,你全家都是老板”!

这年头,要说谁是民营医疗老板,就跟侮辱人家人格似的。当老板不易,且行且珍惜!

来源:看病宝典“微信号(ID:kanbingtong)

作者:看病通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