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收微信红包答疑”被举报

医疗健康 来源:医学界 作者:田栋梁

医生能不能利用微信等网络渠道,为大众提供收费健康咨询服务呢?

在知识付费理念已经逐渐深入人心,并且围绕这一理念已经产生了一系列的产品和商业模式的当下,相信很多人都会认可应该为医生提供的咨询服务买单。

但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已经替该院医生关上了这扇门。

医生咨询服务收入被暂扣

温医二院的一位儿科医生从2018年12月起,在一个患者家属组建的微信群里,利用业余时间为大家解答健康方面的疑惑,并表示:本群咨询原则上属于有偿的,如果只是想免费咨询可以不问或者退群,一点零钱也是对我们的尊重,我会更好的服务群里的宝妈宝爸们。

直到今年1月23日,一位网友在微博上贴出了群里的部分聊天记录,并质问:

现在的医生都可以自己开微信门诊了吗?随便回答一句是或者不是都要给他发红包……医生现在都需要靠这个来赚钱了?

这位网友如今已经删除了这则微博,但他发送的信息却被有200多万粉丝的温州当地资讯博主“温州草根新闻”转发,并先后两次发出疑问句:医生变相收“红包”?如此“热心”医生,该不该凉?

温医二院从微博上关注到此事后,医院纪检监察处迅速介入调查,查明提供咨询的医生一个多月来,共收取微信红包550元,在元旦期间他自己又在群里发出150元,医院纪检监察部门已经暂扣医生提供咨询服务获取的400元,并责令这名医生退群并对其进行了批评教育。

虽然温医二院认可医生用业余时间为患者答疑解惑的初衷是好的,但却认为收取红包行为不妥。虽然如今医院对此事的处理方式已经表明了态度,但对“医学界”追问“医院是否禁止医生利用业余时间提供付费咨询服务”这一问题的回答中,该院宣传处工作人员只是强调:医院不鼓励类似行为。

医院有权干涉吗?

值得一提的是,在“温州草根新闻”质疑医生变相收“红包”的那则微博下评论区,排在前面的评论都是支持这位医生的观点。

医生大V“白衣山猫”1月26日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则声明,称从今天开始,不再提供任何形式的免费咨询,微博私信里问他问题的,请自觉先付诊费108元再咨询。疑似是对温医二院事件表达态度,他的前一条微博正是关于该事件的评论。

中国社会科学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贺滨对此事的观点是:只要医生没有开处方,只提供医疗收费咨询服务,这属于自由交易,不违法,医院没收医生所得反而是违法的。

“当然也要考虑具体情况,比如医生是在什么时间段提供咨询服务的?如果是在下班或休息时间,医生提供合法的收费咨询服务,不应该受到非法干涉。”贺滨告诉“医学界”。

知名药师冀连梅虽然支持医务人员利用业余时间提供有偿在线咨询服务,但却并不支持温医二院那位医生的做法。去年三月份,冀连梅宣布从医院辞职创业,她的创业项目“问药师”做的就是知识付费,提供有偿在线用药咨询服务。

冀连梅向“医学界”表示:

我们鼓励医务人员利用业余时间提供健康咨询服务,以帮助到更多的患者。但如果想要让这种服务具有可持续性、并能健康发展,就应该是收费的、体现专业人员价值的、同时还能被患者认可的。这其中的重点是要有流程和规范,有咨询回复的质量控制和风险控制,才能使医患双方都有保障。所以我不支持医生个人在微信群里以收取红包方式提供咨询服务,因为这样做很不规范,医患双方都很难进行风险防控。在线健康咨询应该遵循相应的标准规范,以明码实价、公开透明的方式在建立了互联网咨询服务风控质控体系的平台环境下进行。“

好大夫创始人兼CEO王航也向”医学界“表示,我国优质医疗资源的供给与民众日益增长的医疗需求不匹配,在无法快速增加医生数量的现实下,开发医生碎片时间和业余时间,向社会提供额外的医疗服务是增加医疗资源供给的最有效方法,而这其中的关键就是推动整个社会对医生服务价值的认可,让医生们的付出获得合理回报。

但相比微信群的疾病咨询,王航更推荐正规的第三方平台模式。他说:”在专业的运营和规范下,可以更好的保护医生和患者的权益,防范风险。“

目前国家仅对互联网诊疗行为有明确的文件规范,而医政医管局焦雅辉副局长曾明确指出:在线健康咨询不属于互联网诊疗范围。

当在线咨询还缺乏监管和规范时,冀连梅的问药师团队去年9月份联合国内多家行业协会、学会共同制定了《药师提供互联网科普和咨询服务的专家共识》,规范药师提供在线咨询的方式和行为,以保障药师提供互联网科普与咨询服务的质量,切实促进公众合理用药,保障患者用药安全。

来源:医学界

作者:田栋梁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