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建奎留下的难题:第2例基因编辑胎儿孕妇或已怀孕12-14周

医疗健康 来源:医谷综合报道

日前,“基因编辑婴儿事件”的初步调查结果已经公布,初步查明,该事件为贺建奎为追逐个人名利,自筹资金,蓄意逃避监管,私自组织有关人员,实施国家明令禁止的以生殖为目的的人类胚胎基因编辑活动。

在整个活动过程中,贺建奎通过他人伪造伦理审查书,招募8对夫妇志愿者(艾滋病病毒抗体男方阳性、女方阴性)参与实验,同时,为规避艾滋病病毒携带者不得实施辅助生殖的相关规定,策划他人顶替志愿者验血,指使个别从业人员违规在人类胚胎上进行基因编辑并植入母体,最终有2名志愿者怀孕,其中1名已生下双胞胎女婴“露露”“娜娜”,另1名在怀孕中。

调查组有关负责人表示,对贺建奎及涉事人员和机构将依法依规严肃处理,涉嫌犯罪的将移交公安机关处理。对于已诞生的“露露”和“娜娜”,以及正在怀孕的志愿者,调查组有关负责人表示,广东省将在国家有关部门的指导下,与相关方面共同做好医学观察和随访等工作。

随后,国家科技部表示,贺建奎基因编辑婴儿事件性质恶劣,科技部对此坚决反对,已全面暂停相关人员的科技活动,并将依据调查事实和事件定性,支持配合相关部门对涉事人员及机构依法依规进行严肃处理。下一步,科技部将与有关部门一道,共同推动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健全包括生命科学在内的科研伦理审查制度。

同日,南方科技大学官网发布公开声明:根据广东省“基因编辑婴儿事件”调查组调查结果,该校研究决定:解除与贺建奎的劳动合同关系,终止其在校内一切教学科研活动。

对于贺建奎可能面临遭受的处罚,有律师表示,其可能会因伪造研究论文而面临最高3年的监禁,不过,也有另外的上海律师认为,贺建奎可能面临更严厉的处罚。

截至目前,关于贺建奎的行踪并未有任何可靠消息流出,其最后一次的公众亮相依然锁定在2018年11月28日举行的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现场,贺建奎不知去哪儿了,但其留下的麻烦和难题令学术界感到隐忧。

除了双胞胎“露露”和“娜娜”,而另外一个被编辑过基因的胎儿还正在妊娠中,根据生物探索的报道,斯坦福大学的医生和生物伦理学家William Hurlbut表示,与贺建奎认识已有两年。基于和贺建奎的交流,William Hurlbut推测,胎儿在“贺建奎对外报告”(即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开展期间)时还很小,只能通过化学检测,而不是临床检测。

“所以,当时这个胚胎估计不会超过4-6周,现在,胎儿可能已经发育至12-14周。” William Hurlbut猜测。

William Hurlbut补充强调,他并没有参与贺建奎研发的任何项目。他原本计划在基因组峰会后参观贺建奎的实验室。但是,贺建奎在事件公开之后就被置于“安全人员的保护之下”,两人未能见面。

同时,William Hurlbut称,从那以后,他们每周通过电子邮件和电话联系,最后一次收到贺建奎的消息是在一周前。据悉,贺建奎一直住在深圳南方科技大学的一套公寓里,他的家人白天可以去探望他。“他听起来不像是一个处于极度恐惧和压力之下的人。他说他可以自由地在校园里走动。” William Hurlbut说道。

有分析人士表示,随着初步调查结果的公布,关于贺建奎的后期处罚或将会有更多的信息披露。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