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11家医院取消成人普通门诊输液

医疗健康 来源: 健识局 作者:Chriss

新一轮“限抗”来了。

1月6日吉林省知名三甲医院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取消成人普通门诊输液。

而据业界统计,包括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吉林大学第二医院、吉林省人民医院等知名三甲医院在内,该省已有11家省市县级医院取消成人普通门诊输液。


分析人士指出,2019年伊始,以此为开端,新一轮“限抗”行动又启动了。

我国是输液大国。国家发改委的一组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医疗输液104亿瓶,相当于每人输液8瓶,而国际平均水平为每人2.5瓶至3.3瓶。在其背后是抗菌药的滥用。数据显示,仅抗生素使用我国即为美国的10倍。

近年来,在国家“限抗令”不断升级,取消门诊输液也在各地落实。据统计,目前至少已有江苏、辽宁、广西、黑龙江等多个省份发文,要求当地二级以上或三级以上医院停止门诊输液。

与之相应,我国的大输液企业也在衰落、转型,甚至有老牌药企遭到甩卖。分析人士认为,随着“能口服不肌注、能肌注不输液”用药原则的普及,以及注射剂上市后再评价工作的启动,未来,抗生素、注射剂市场还将受到更多沉重打击。

不良反应事件高发

12省市发文取消/限制门诊输液

吉林省卫健委医政医管处处长林天慕接受媒体采访所说,吉大一院此次取消门诊是为了落实分级诊疗制度、缓解群众看病难、看病贵问题。有需要的患者还可以到二级医院或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接受门诊输液。

但需要注意的是,在很多省市,不仅大医院,基层医院也已列入取消/限制门诊输液的名单。

据健识君不完全统计,自2014年安徽省提出“尽可能减少不必要静脉输液”,并确定53种无需输液治疗的常见病、多发病以来,已有至少12个省份发布相应文件,取消/限制门诊输液范围从全部到三级以上不等。


此外,福建三明、深圳、青海西宁等诸多城市也已开展此项工作。可以说,静脉输注已经大大受限了。

大输液、抗菌药滥用可以导致严重耐药性,增加耐药细菌的产生,同时静脉给药本身也风险极高。国家不良反应监测中心数据显示,2017年化学药品不良反应/事件报告中,注射剂占66.7%、口服制剂占30.3%。在给药途径分布中,静脉注射给药构成比显着高于其他给药途径。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相当长时间内,这种风险极高的给药途径应用非常普遍。新康界数据显示,2013-2016年国内注射剂市场年复合增长率为6.7%,至2016年国内注射剂用药规模达7577亿元。行业分析,2018年其体量可超8000亿元。

2018年10月以来,国办鼓励药械创新“36条”中提到的注射剂上市后再评价工作,正在逐渐提上日程,分析人士指出,在“限抗令”不断升级,抗菌药危局已现的背后,注射剂的庞大市场也已岌岌可危。

甩卖、转型

众多上市公司受到影响

2018年12月7日,成立18年,拥有八条输液生产线和全国独家剂型品种萘普生钠注射液的大输液老牌企业——金健药业100%股权被转让,交易价格1元。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金健药业亏损1030.58万元,2018年1-7月份亏损更是达到1348.34万元。其母公司金健米业相关负责人表示,产品单一,同时受市场波动和行业政策影响,是其波动的原因。

而事实上,查询国家药监局数据库可以看到,金健药业有36个批文全部是大容量注射剂产品,包括葡萄糖注射液、氯化钠注射液等。并且正由普通电解质、营养型输液向治疗型、高营养型、中药输液转化。

与金健药业相比,大输液巨头华润双鹤、科伦药业早已开始谋划转型,并且进程也要顺利得多。

以大输液起家的华润双鹤,2017年年报显示,历经3年转型,华润双鹤非输液营收占总营收的比重已提高到六成以上。已形成慢病普药业务、专科业务和输液业务三大业务平台。

作为大容量注射液龙头,科伦药业2012年已经开始转型。数据显示,虽然输液产品营收仍占总营收的七成左右,但其非输液产品占比已明显增加——由2014年、2015年的21.85%、21.75%增加到2016年的25.97%。

分析人士指出,随着“大健康”概念逐渐成为主导,大输液辉煌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企业只有加大研发投入,积极转型,才能承接新的利好。

来源:健识局

作者:Chriss

(原标题:一大批三级医院取消输液门诊,2019年“限抗令”来了!)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