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险的2018:政策加持但监管趋严、开放度提高、创新成挑战

医疗健康 来源:动脉网 作者:高康平

保险的职能在于分散风险。投保人通过提前支付保费以换取未来出现风险时的损失补偿,从而消除经济上的不确定性;保险公司将被保险人的需求聚集起来,将分散的风险变为大致的确定性,并实现商业价值。

随着若干利好政策出台、居民保险意识增强、消费能力提升等,商业健康险成为过去几年保险领域增长最快的一个分支。但同时也应该注意到,健康险存在渗透率低、市场规模小、产品结构不平衡的现状;服务能力也较为匮乏,体现在医疗费用管控能力弱、健康管理服务开展不足等方面。

机遇和挑战并存。2018年,健康险行业有哪些利好政策、大公司有哪些布局,第三方服务(TPA)、医疗机构如何与健康险协同,行业投资机会如何,科技赋能的痛点在哪?让我们一起回顾健康险行业2018年的变化。

2018年健康险行业重大事件(按时间排序)

瑞华健康获批开业,成国内第七家专业健康险公司

5月30日,瑞华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获批开业,成国内第七家专业健康险公司。瑞华保险是一家定位于从事专业健康保险和提供健康管理服务的全国性公司,公司住所在陕西省西安市,营业场所在上海市。

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与支付宝联手推出“相互保”

相互保在10月16日通过支付宝客户端推出,一个月时间有超过1700万人加入。相互保是具有相同风险保障需求的蚂蚁会员团结在一起,以共同分担风险的方式提供健康保障的互助共济机制。保障恶性肿瘤+99种大病,健康时加入,一人患病,全员均摊,患大病成员一次性领取保障金。(初次确诊在30天-39周岁30万保额,40周岁到59周岁10万保额。)11月27日,相互保被叫停,转为互助平台“相互宝”。

相互保的本质是团体重疾险,由于其保费低、购买方式简单而迅速“走红”,很多用户是此前从未购买过商业健康险的用户。从市场教育的角度而言,相互保无疑是非常成功的,为大众普及了健康险知识。

中国人保A股上市,募资约60亿元

11月6日,中国人保确定发行价格为3.34元/股,首发股数为不超过18亿股,预计募资规模60.12亿元。这是A股时隔七年再次迎来险企上市,中国人保也将成为第五家“A+H”上市的险企。

2005年3月,中国人保设立了国内第一家专业健康险公司——人保健康。根据招股书,2017年1-6月,人保健康在中国专业健康险公司中市场份额为30.52%。人保健康也是业内较早探索“保险保障+健康管理”的健康险公司之一。

2018年健康险行业监管及政策变化(按时间排序)

银保监会成立,超级监管者出现

4月8日,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银保监会”)正式挂牌,银保监会成立,标志着“一委一行两会”的金融监管体制正式开始运行。

业内认为,金融业综合经营已成趋势,保险业与银行业,及其他金融机构已有深度合作和融合发展趋势。这次监管改革非常符合中国的金融保险市场的发展现状:法规整合可以有效解决原体制下存在的监管职责不清晰、监管重叠和监管漏洞等问题。尤其是对公司资产负债两方面的审查,表明整个行业都在敦促保险公司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将进一步引导保险回归本源。

天津保监局加大对“百万医疗”类短期医疗险监管力度,银保监会跟进

4月18日,天津保监局对保险公司销售“百万医疗”类短期医疗险提出监管要求:一是在销售环节,阐明产品属性;二是在核赔环节,明确核赔细则;三是在理赔环节,提高专业能力。

4月28日,银保监会发布“人身保险产品开发设计负面清单”指出:费用补偿型医疗保险,为追求营销噱头,在严重缺乏经验数据、定价基础的情况下,盲目设定高额给付限额,并在短期健康保险中引入“终身给付限额”“连续投保”等长期保险概念,夸大产品功能,扰乱市场秩序。

从天津保监局到银保监会,监管机构同时对“百万医疗险”加大监管力度,与此类保险的续保规则不明确、高保额和低费率不相匹配直接相关,监管意见发布之后,多家经营百万医疗险产品的企业作出了调整。

进一步扩大对外资开放力度,放开外资险企经营范围

4月27日,银保监会发布“加快落实银行业和保险业对外开放举措”一文,文章指出,银保监会将推动外资投资便利化、放宽外资设立机构条件、扩大外资机构业务范围、优化外资机构监管规则。

之后,银保监会陆续发布《关于放开外资保险经纪公司经营范围的通知》、《关于允许境外投资者来华经营保险代理业务的通知》、《关于允许境外投资者来华经营保险公估业务的通知》。至此,保险中介的三大领域(经纪、代理、公估)陆续对外资开放。

《互联网保险业务监管办法(草稿)》征求意见,拟放开健康险销售区域限制

10月23日,银保监会下发监管意见稿,就互联网保险的相关监管办法征求行业意见。此次《意见稿》对跨区域销售的险种进行扩容,保险公司可将人身意外伤害保险、定期寿险和普通型终身寿险、除长期护理保险和报销型医疗保险外的健康险、养老年金保险、税延养老保险的互联网保险业务经营区域扩展至未设立分公司的省、自治区、直辖市。

对于健康险行业而言,业内人士认为,此项政策有利于小型健康险公司通过互联网在全国开展业务。

其他与健康险行业发展有关的政策

信息来源:中国政府网,动脉网

快速增长的蓝海市场,2020年健康险保费或达1.3万亿元

据银保监会数据,2013-2017年健康险市场原保费收入复合增长率达到40.6%,远高于平均20.7%的保险市场整体增速。从健康险密度和深度看,2017年健康险密度为316元/人,健康险深度为0.53%。随着居民收入水平提升、保险意识增强、保险产品及渠道创新,后续增长潜力巨大,据此预测,2020年健康险原保险保费收入将达到1.3万亿元。

数据来源:银保监会,动脉网

从健康险细分险种看,打头阵的主要是疾病险和医疗险,2017年疾病险原保费收入2494亿元,占比为56.8%,医疗险原保费收入1415亿元,占比为32.3%。护理险原保费收入475亿元,失能险则只有仅5亿元。不同险种增速也大为不同,其中疾病险增速最快,达到46.9%,医疗险同比增长25.0%。护理险则出现了约60%的下滑。

复星健康险与健康管理集团总裁助理兼业务发展经理郭超表示,这两年健康险市场正在挤出“水分”,受影响最大的就是护理险类产品。过去几年,有公司将理财类保险产品包装成健康险,尤其是长期护理险。在“保险姓保”相关规则发布之后,这类产品即被削减。“但健康险整体增速还是很好,未来空间很大。”

美德医中国区总经理施萌萌也表示,随着“健康中国”战略执行,大健康行业整体发展利好,加上国民配置保险的需求觉醒,健康险日渐成为刚需,无论是在宏观还是个体层面都表现出巨大潜力。

目前,发售健康险产品的保险公司约有150家,其中有7家专业的健康险公司。从经营主体看,在健康险市场占有主导地位的多是人身险公司,财产险公司受监管限制,只能经营短期健康险,但短期健康险普遍单价低,保费整体额度不高。

从市场集中度看,80%的市场被8%的公司所占据,集中度已经非常高。平安人寿、国寿股份年健康险保费超过600亿元;和谐健康、新华人寿、太保寿险、人保健康等10家公司年健康险保费收入在百亿量级,还有110多家险企年健康险保费收入不足亿元。

“目前无论是健康险还是其他保险,产品差异化不大,还处在渠道为王的时代,保险公司主要是靠销售,而不是产品。”郭超说,传统的健康险代理人渠道很重要,几乎占比在60%左右,但随着老百姓保险意识的增加及新兴互联网渠道的流行,健康险正由“卖”向“买”转变。

“原来最主要的是保险代理人渠道,‘买’就有选择,会货比三家,如果渠道不提供差异化价值,那么通过互联网渠道来对比是最合适的。互联网渠道信息高度透明、不受地域限制、辐射能力强,一些条款简单、保费低的健康险非常适合通过互联网渠道来做,但条款复杂、周期长的产品还有待观察。”郭超说。

健康险如何与上下游协同,创新机会在哪?

这两年,持续有声音表示健康险应该与医疗服务、健康管理、保险科技等业态协同,推动健康险全生命周期创新。

施萌萌认为,产业链上的协同首先应该厘清上下游关系,对健康险公司而言,上游提供了支撑性的服务网络、硬件技术和信息化数据支持,比如医疗、体检、基因筛查、智能可穿戴设备、PBM(药品福利管理)机构等;中游是肩负产品设计的专业健康险、寿险、财险、再保和保险经纪公司,再往下就是推动销售落地的保险公司自营官网、专业中介渠道、以及以社交或支付为主的第三方流量平台等。

“各司其责,互为补充。健康险上游机构通过其专业的服务网络、成熟的系统和精细化数据分析有效地提升保险公司智能风控的水平。同时各上游机构数据分析的结果,更有助于保险公司细化保险客户需求画像,为提供更有针对性的、差异化的保险保障和健康管理服务提供数据依据。

在业务拓展层面,上游机构的细分服务和数据,结合下游渠道的品牌和流量优势,协助保险公司一同设计以人为本的场景化保险产品或嵌入式营销方案,更有效地提升保险公司拉新和复购能力。总之,产业链上下游机构各负其责,互为补充的协同,有助于健康险风险防控及健康管理全流程体验的优化。”她所在的公司美德医在探索本土化PBM(药品福利管理)全流程解决方案,并已在齿科等领域成功验证了以助力保险公司为核心的风险管控+全流程健康管理服务的模式。

跨界玩家入局则是另一趋势,根据公开信息,目前有超过50家健康险公司正排队等待批准,出资者包括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巨头,也有爱尔眼科、康美药业、东软集团等医疗类上市公司,还有一些地产、制造业上市公司亦在谋划加入战团。

“跨界玩家进来应该看健康险行业目前缺什么,互联网巨头会带来更充分的信息流动,更便捷的购买体验;医药行业的玩家进来会带来行业资源,对行业的理解;医疗服务与保险的结合已有先例,比如凯撒模式,巴西整合式医疗的经验等。”跨界玩家应该发挥各自的长处和优势,这一点比资本更重要,郭超说。

保险公司本身也在通过股权投资建立支付方与上下游更为紧密的联系,实现更深度的业务融合从而达到双赢。以中国人寿为例,其在2016年发起设立国寿大健康基金,以资本为纽带开展医疗健康领域的广泛布局,先后在医疗服务、医疗科技等领域投资了多家企业,积极协同被投资企业与中国人寿开展业务互动。

国寿股权投资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动脉网,中国人寿与被投企业卫宁科技、山大地纬等医疗科技企业在医保控费、商保直付、大数据平台建设等方面开展了非常深入的合作;投资固生堂后,中国人寿将固生堂纳入到高端客户的服务体系,中国人寿旗下广发银行也与固生堂发行了联名信用卡,不仅有效带动了企业的业务发展,也为中国人寿的客户带来了更好的服务体验。

既要产业协同,也要资本协同,这已经是行业共识。中保协发布的行业报告指出,我国商业健康保险发展面临的最大困境是缺乏与医疗服务方的风险共担、利益均衡、信息共享的合作机制。要改善这一局面,应该从完善大病保险经办制度设计、推动商业健康保险参与医疗服务供给侧改革、建立有关健康数据的法律体系等入手。

健康险不能仅仅止于保险,而应该以健康为基础为投保人提供综合保障。建立“保险+医疗+健康”的生态体系,不仅能够为投保人带来更好的保险体验,也能更好的发挥健康险的价值。

来源:动脉网

作者:高康平

医谷链

“管理式健康险”时代已来,商保与医保如何“相爱”?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