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川互联网+医疗健康协会成立,互联网医疗终极商业形态还未找到

医疗健康 来源: 健康点healthpoint 作者:巴根

10月27日,40家互联网医疗创新企事业单位在银川宣布成立行业协会——银川互联网+医疗健康协会。协会囊括了好大夫、丁香园、微医、春雨医生、唯医骨科、杏树林等诸多耳熟能详的互联网医疗企事业单位。

好大夫在线CEO王航经选举担任了协会的第一任会长,丁香园创始人李天天、微医CEO廖杰远担任副会长。

随着9月《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等三个文件的出台,互联网医疗行业从前路未知走向开始有法可依。但在新规落地一个多月之后,银川互联网+医疗健康协会旋即成立,又有着怎样的考量?

新政之后的风险管控

9月14日,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共同发布了《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和《远程医疗服务管理规范(试行)》。这三份酝酿多时的文件,首次明确了我国互联网诊疗的规范,明确了互联网医院性质及与实体医疗机构的关系,明确了互联网医院和互联网诊疗活动准入程序和监管,并解释了一些相应的法律责任。

而就在政策发布一个多月之后,银川互联网+医疗健康协会成立。

这家由政府主导推动的协会成立之时,银川卫计委主任马晓飞提了三个词——自律、规范、诉求。他希望能够通过行业协会的建立加强自律、规范行业发展。

成立仪式上,该协会借《银川互联网+医疗健康协会给全国同行们的倡议书》提出了十条倡议,其中五条都与规范有关,可见该协会所被赋予的意义。

“虽然国家一下出了三份文件,但这个领域仍然存在灰色地带。”银川互联网+医疗健康协会会长、好大夫在线CEO王航告诉健康点。

对于互联网诊疗活动,在《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中提出不得对首诊患者开展互联网诊疗。但当医师掌握患者病历资料,确定患者在实体医疗机构明确诊断为某种或某几种常见病、慢性病后,可以针对相同诊断进行复诊。

王航认为,在现实生活中首诊与复诊仍难以明确。他也表示,未来一段时间,好大夫平台上暂时不会有新功能上线,目前将专注于风险的管控。

国家卫生计生委远程医疗管理与培训中心办公室主任、中日友好医院信息中心副主任卢清君则表示,初诊与复诊的界限由医生把握,这在医学上有明确的区分。他的忧虑则来源于复诊的范围划得过大。

一位来自当地的互联网医疗企业负责人认为,在新政颁布一个月后,银川之所以迅速推动建立行业协会,其中的一个原因也是将行业的规范、管理工作部分交由协会操作,这对政府而言也是风险管控的一种手段。

互联网医院必须依托实体医疗机构,是今年新政中较为引人注目的一条。在协会成立现场,有企业询问银川卫计委,依托的实体医疗机构可否为民营医院?马晓飞思索之后,给出了一个否定的答案。他认为在短期内,还需要再商讨。

有知情人士向健康点透露,互联网医疗新规的征求意见稿一度规定,互联网医院仅限公立三甲医院开设,该条款在正式文件中已被删除。但从马晓飞的回复中可以看出,对于民营医院的忧虑,依然存在。

2016年在全国绝大部分地区还不能注册互联网医院时,好大夫与银川市政府合作建立了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两年内,银川这一政策高地吸引了20余家互联网医院相继落地,直至今日宁夏成为我国首个互联网+医疗健康示范区。

银川在互联网+医疗健康领域的开放为其争得了一块金字招牌。但在风险面前,不论是企业还是政府,仍然小心翼翼、贴边而行。

终极商业形态未找到

截至今年10月,好大夫在银川备案注册的医生人数达到16539名,累计服务全国患者830多万人次,占好大夫平台总服务量的17%,其中宁夏患者7.3万人次,银川市患者4.5多万人次。其中设立在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远程专家门诊,在建立以来的一年半中共接待2000余例病人,王航表示,这部分病人以疑难杂症、重症为主,量相对较小。

有限的本地业务量并非互联网医疗企业的核心关注点,牌照才是银川能够吸引互联网医疗企业落地的主要原因,马晓飞向健康点表示。

通过在银川注册互联网医院,好大夫有一万多名线上医生在银川备案,拥有了线上的处方权。互联网医院前所未有地进入到了“诊中”环节,原来的咨询服务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被称为“诊断”。

而同样作为线上问诊平台的微医,其创始人廖杰远曾披露,2016年销售收入突破10亿元,其中互联网医院业务的总流水为8亿元,而盈利点主要为问诊、开药、健康险销售,其中健康险占大头。获得牌照后不久,好大夫也获得了腾讯7000万美元的D轮投资。

此前有互联网医院负责人向媒体表示,互联网医院的接诊量、处方量最终还是跟用户习惯相关,大家可能还是很难信任“网络医生”开出的处方。因而,问诊之后处方是否被使用,仍然未知。

另一位熟悉行业的人士告诉健康点,事实上,在线处方量没有快速增长的原因,一方面是在线处方去除了药品回扣之后,医生的处方行为回归到正常状态;另一方面,医生对于处方非常谨慎,必须在掌握足够的病历资料后才能开具处方。

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社会保障研究室主任陈秋霖表示,互联网领域最怕大众刚需的服务出现低频的特点。如果服务低频、客户活跃度低,企业发展会受到很大限制。而互联网医疗服务则被普遍认为是一种低频服务。

陈秋霖认为,如果银川的各家互联网医疗企业能够一定程度的互相融合,在统一平台上整合各自的服务模式,增加平台的黏性,这样虽然每个服务是低频的,但相加在一起,最终可能实现高频服务。

目前,在银川的互联网医疗企业的业务覆盖在线问诊、远程诊断和远程医疗、大数据、健康管理、医生教育等各个领域。心医国际战略规划管理部副总裁王钊告诉健康点,不同的领域需要有专业化的企业去做,互联网医疗也需要建立一套系统、机制和软件架构。

据马晓飞透露,银川目前正在建设处方审核流转平台,该平台由官方运营,对外开放。马晓飞鼓励协会内企业参与平台的建设,未来药品配送等服务都能对外开放。

他也表示,希望能在行业协会内部实现服务整合,形成产业生态。

但在场的几位互联网医疗企业负责人向健康点表示,各家的业务是否能够整合、如何整合仍是一个难题。

陈秋霖也坦言,互联网医疗一开始就要面对创新和规范的平衡问题,野蛮生长时间比较短,由于医疗的特殊性,互联网+医疗健康注定是最不开放的。至少,在健康点专栏作者肖湛眼里,互联网医疗目前为止并没有超出信息化这一原则,信息技术服务归根到底不是互联网医疗,更不是互联网医疗的终极商业形态。

来源:健康点healthpoint

作者:巴根

医谷链

全国首个“互联网医疗健康”协会在银川成立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