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长命百岁”真的好吗?

医疗健康 来源:界面

老龄化研究面临的最大问题在于,人类的寿命到底有没有上限?近期《科学》发布的一篇研究显示,根本没有。该研究分析了3896位105岁及以上的意大利人,得出其生存概率。研究结果表明,虽然人们在75岁的死亡率高于55岁的死亡率,但只要活过了105岁,死亡率就会保持不变。

该现象一般被称为“死亡高原”。在活到某一特定年龄之前,人的死亡率会持续上升,而非进入停滞期。105岁之后死亡率不再增高这一事实表明,作为一个物种,人类还没有达到最长的寿命。

不过,成为百岁老人真的是一件值得期待的事吗?在本文中,哲学思考将提供一些重要的见解。

当然,我们还无法确定人类寿命无上限这一结论。部分研究人员称,人类有一种自然的“失效日期”,约在125岁。117岁的Chiyo Miyako是当今世界上最老的人,而于1997年逝世的Jeanne Calment则是历史上寿命最长的人,达到122岁。

和2002年相比,现在英国百岁老人的数量翻了一番,并将在2030年达到3.6万。如果死亡高原真的存在,那2300年的时候,人类的最长寿命将达到150岁。


图片来源:美国银行美林全球研究 

快乐还是痛苦?

150岁这一最长寿命能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吗?亦或这只是意味着活得更久?对此,人们可以从快乐和痛苦两方面思考该问题:生命中的快乐越多(痛苦越少),就越好。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活到100岁要比活到80岁好,只要在这多出来的20年中,快乐多于痛苦。

这样衡量的结果会是怎样的?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们患上退化性疾病的风险大幅增高,生活质量可能有所下降。不过,健康的生活方式和充足的支持服务可以缓解这些病症。换言之,虽然老年生活可能在某些方面受到局限,但总的来说,人们没有理由断言老年生活一定不快乐。

从另一方面来说,寿命的延长还会影响生命早期的生活质量。2017年,每3.5个工作年龄(16岁至64岁)人口就对应着1个65岁以上人口,而这一比例将在2040年降至2.1比1。这意味着,享受退休金福利的人群相对增多,而为了支付养老金而纳税的人群则相对减少。在这种情况下,为了支付养老金的成本,工作人口需要支付额外的税款,同时延长劳动时间,或减少其他服务。

一份多余的附加说明

我们可能认为,当我们得到想要的东西后,我们的生活会变得更好。寿命越长,人就有越多的时间完成目标、做好项目。同时,我们还可能认为,一份满意的生活就应该配上某种特定的叙事结构。

已逝哲学家Ronald Dworkin曾区分了“经验的利益”和“批判的利益”,从而更清楚地显示出人们看待生命目标的方式。经验的利益主要针对快乐等令人享受的任何事物;批判的利益则针对那些我们认为会成为现实的事物,且这些事物对美好生活的构建非常重要,比如父母从孩子幸福中获得的利益。

试想,年迈可能伴随着痴呆,而人们都会避免陷入痴呆这种耻辱状态中,这就属于批判的利益。即便有些人不会因为当下的认知衰退而感到困扰,但他们一定不希望以后的人生继续如此。从人的一生的角度来看,我们可能会认为,在此类衰退前死去更好。

换言之,在很多情况下,我们都活得太久了。有的时候,早点死去可能比较好,如果这样更符合我们所期待的“人生故事”的话,比如,度过了极具生气、独立自主的一生。

减少的欲望?

已逝哲学家Bernard Williams也提出了一个类似的观点,并将赋予生命意义的事物称为“绝对欲望”。绝对欲望对人的身份至关重要,包括了撰写小说、抚养儿童、举办慈善项目等。和这类事物相对应的则是较为“没有意义的”欲望,比如对食物和性的需求,因为他认为这类事物无法让人们在长期感到快乐。

Williams相信,

“只要寿命够长,人们就能实现所有的绝对欲望,从而失去幸福的一大重要驱动力。届时,剩下的生命将充斥着压抑的无趣,或替换了人们的根本需求后,彻底改变人们本身。”

不过在我看来,即便是对非常老的人来说,生命也可以是丰富多彩、复杂多样的。新项目的开启并不会损害人的身份认知。如果我们的朋友和爱人也能活得更久,那情况尤其如此。虽然人们的欲望和利益会有所改变,但在走过人生不同阶段的时候,和其他人之间的联系会帮我们保持统一性。

上述各个观点表明,活得更久并不一定代表活得更好。随着人口的持续老龄化,在照顾老年人的方式上,我们必须做出一项重要但可能非常艰难的选择。至关重要的是,促进健康老龄化的相关战略不仅能缓解社会负担,还能保证人们更加美好的长寿生活,从哲学角度来说亦是如此。

来源:界面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