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豆瓣评分9.0的韩剧,暴露了韩国医疗最深层的问题

医疗健康 来源:健康界 作者:徐青

大型三级教学医院派遣专家支援地方医疗,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可在韩国,这样的举动却成了医生罢工的导火索,原因在于:派遣的出发点并非是人道主义的支援,而是趁机砍掉一直处于亏损的急诊科、妇产科和儿科,以保持医院利润。

上文是韩国医疗剧《Life》中的剧情。但这样荒诞的剧情,在韩国追求利润的医院里,完全有可能成为现实。该剧编剧李秀妍是韩国最火的编剧,她说:韩国医疗界的问题很多,我能做的事情很少。我就想,哪怕揭露一点也行,所以创作了这部剧。

虽然《Life》才刚刚推出,已被网友列为年度前三。剧情一开始,角色轮番上演:利益至上的管理者、精神分裂的医生、冷酷无情的财团、私吞巨款的院长……在这戏台上,看似正派的医生,也会误杀患者,看似狡诈的商人,也有温情的一面,这些人站在各自的立场上,斗争、撕扯、妥协、虚与委蛇。

有人在评论中写道,“韩剧终于把手伸向了医疗体系的黑暗面。”在讨论韩国医疗的问题之前,有必要了解一下韩国的医疗体系。

1989年已实现全民医保

OECD的数据显示,2016年,韩国人均寿命为82.2岁,其中女性平均寿命为85.5,男性为79。从整体来看,韩国的医疗水平超过很多亚洲国家,其医疗支出占韩国GDP的7.8%。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全民医保体系。

实际上,早在1989年,韩国就实现了全民医保。通过全民健康保险National Health Insurance(NHI)和医疗救助项目(Medical Aid Program),韩国的医疗保险覆盖了全体国民。甚至在韩国居住的外国人,只要拿到了韩国移民办公室的外来人员登记卡(Alien Registration Card, ARC),也可申请NHI。

NHI覆盖了韩国总人口的97.1%,其余2.9%人口的医疗保险由Medical Aid项目提供。NHI针对全体公民,其中在职人员的保费为工资的5.08%,公司和个人分别支付50%。非在职人员的保险费用根据收入水平而定,会考虑个人的收入、资产、年龄、性别等。对于居住在偏远地区或岛上的居民,保费会酌情降低。实际就诊中,住院患者一般只需支付费用的20%,门诊患者根据就诊机构不同,共付费用在30%到60%不等。对于癌症、心血管疾病、脑血管疾病、罕见病、结核病和严重烧伤等,患者共付费用只占5%到10%。此外,NHI还设定了患者共付费用的天花板:若连续6个月内,患者共付费用达到2400美元,可不必再支付共付费用。

Medical Aid则主要针对罕见病患者、低保户、18岁以下青少年和儿童等,由政府全额报销。

医保覆盖越多,医院越赔钱?

虽然全民医保保障了基本医疗服务,但韩国的医疗体系却不能“全民满意”,尤其是医疗提供者。

《Life》中医院管理者抱怨:“患者不能支付100%的费用,政府报销,可政府只给一个基本费用。”其造成的结果是一些医疗机构入不敷出,医生收入过低。原因在于,韩国的医保覆盖项目由政府定价,但其定价较低,虽然患者费用降低了,但医院在这样的医疗项目上经常入不敷出。这样的政策还曾引起医生不满,甚至上街游行。

2017年12月10日,因反对“文在寅医改”,上万名韩国医生在首尔游行,斥责医改“威胁医生生存权”。“文在寅医改”的核心在于,将超声波、磁共振成像等3800余项原来不在报销范围内的自费项目,分阶段纳入医保范围。医改计划的推出得到不少韩国中下层民众的支持,但也受到了医生方面的强烈反对。

医生之所以反对是因为,不在医保范围内的项目,医疗机构和医生可自主定价。一旦这些项目纳入医保之后,其价格就会下降,医疗机构和医生的收入都会受到影响。参加集会游行的人指出,若医改计划强制推行,必将使很多中小医院及社区医院盈利恶化,甚至会面临破产。

《Life》剧中胸外科科长周庆文曾工作过的医院就是如此下场。他在剧中发问:“当时的医疗院每年会创造三四十亿的财政赤字,三四十亿是一个惊人的数字,全都是我们的税款,但您可知庆尚南道(相当于一个省)全年财政收入是多少?12兆韩元。因为被民营医院挤压,这片土地上仅存不到10%的公共医疗院要被关闭的理由就是因为三四十亿的赤字,是庆尚南道一年财政收入的0.025%。我一直想问,就那么舍不得这三四十亿吗?就那么渴求这笔钱吗?”

韩国私营医疗机构占医疗资源的90%

《Life》中,由于所属大学被私营企业收购,全国排名前五的大学附属医院也变为私营企业的一部分,医生和护士成为企业的“员工”。这并没什么可惊讶的,因为私营医疗机构占韩国医疗资源的90%,包括大型医院和医生诊所。

作为私营企业的一部分,很难不考虑成本和利润。这也是为什么剧中的亏损科室被砍掉的原因。

为了增加利润,很多医院利用医疗服务定价的自由,增加收费高的项目,这些举措同时带来了一系列的问题,如抗生素滥用,医生开具高昂的检查,剖腹产比例高达43%等。OECD发布的数据显示,韩国每10万人的CT和MRI设备数为3.71台和1.90台,超出了英国、法国、加拿大、瑞典、美国等国家,也高于OECD国家平均水平的2.27台和1.23台。为了增加利润,剧中被企业派来医院的管理者还考虑将患者数据卖给保险公司。

相比于私营医疗机构,公共医疗只占所有医疗资源的10%。占比10%的公共医疗机构也存在很多问题,正如剧中所说,患者抱怨医护人员不亲切,医疗设施破旧。但即便如此低保户们、农村的老年人、小孩子们仍不得不在公共医疗机构寻求帮助。

若是出于人道主义的帮扶,派遣医护人员到地方不会受到抵制,因为韩国存在严重的医疗资源分布不均问题。为了利益最大化,大多数私营医疗机构都位于城市地区,92.1%的医生和90.8%的病床都在城市地区。医疗资源分布如此不均,医疗质量的同质化更无从谈起。可韩国政府却没有任何政策改变这种私营主导的医疗系统。

从最新剧情来看,亏损的科室暂时保住了,后续如何解决?也许剧中这段对比可以回答:“真正的问题,不是关闭本身。当时的医疗院确实存在很多问题,是,我承认。但是发现问题,其实是修改错误使得医疗院重新有效运作的机会,(这个机会)就那样浪费掉了。那是拯救地方医疗的最后的机会,就那样毁掉了。”

来源:健康界

作者:徐青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