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半时间床位数“过万”,详解新里程的扩张版图

医疗健康 来源:健康点healthpoint 作者: 卜艳

导读

床位数从一百到一万,新里程仅用了两年半的时间。得益于政策对于社会办医的大力支持,新里程确定将国企医院并购整合作为其发展的主要路径。凭借模优势,新里程将以综合医院作为入口,逐步连接康复、海外医疗、健康管理等更多患者医疗需求。另一方面,规模优势将带来医院各方面采购成本下降,吸引优秀人才也有更竞争力。但是,新里程仍要面对如何做好跨区域管理医院,如何解决医院盈利等难题。


新里程医院集团床位数发展时间表   图片来源:新里程

一个月前,新里程医院集团(以下简称“新里程”)与川煤集团(全称“四川省煤炭产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泽润公司签订投资合作协议。泽润公司拥有川煤集团旗下6家医院及下辖 16 所分院和5家卫生所近2500张床位。至此,新里程控股管理的医院床位数正式突破万张。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新里程开始被更多业内人士关注。

在两年半前的2016年,新里程的床位数只有100张左右。

健康点根据公开资料统计,目前国内实际床位“过万”的医疗集团不过6家,这意味着新里程已处于国内医疗集团的第一梯队。但是,规模带来的竞争力究竟是什么?做大规模之后,新里程如何进一步提升其综合竞争力?新里程的床位数扩张是否有边界?近日,健康点专访了新里程CEO林杨林,就上述问题做了深度了解。

社会办医必须突破政策壁垒

2011年,新里程成立。彼时,政策对于社会办医还并不明朗。但这并不妨碍各路资本对这一领域的热情。

在很多投资者眼中,医疗属于刚需产业,是个稳赚不赔的投资领域。一时间,收购民营医院、参与公立医院改制或国企医院改制、与公立医院合资新建医院、IOT等模式层出不穷。

林杨林介绍说,这个阶段包括新里程在内,所有参与社会办医的企业遇到的最大挑战则来自于政策的不确定性。

与公立医院合资新建医院是不少资本选择社会办医的常见路径,比如新里程当时就选择与北大肿瘤医院合资建立国际诊疗中心。

但这种模式下,整个医院建设周期间会比较长,时间成本较高。“要选地、设计、装修,还要突破与公立医院合作的很多政策壁垒。”林杨林说道。

尽管在当时也有昆明儿童医院这样成功的公立医院改制案例出现,但这一模式远未形成规模。而且,不少企业与政府合作的医院最后都被迫按下了暂停键。

2011年,双鹭药业与河南新乡中心医院合作投资新乡市中心医院(东区),但这一合资医院迟迟未能动工,最终双鹭药业将合资医院的股权转让后,其也退出了医院领域;2013年,高州市政府与华润集团签订协议,涉及6个合作项目共11亿元的投资,高州市人民医院49%的股权收购便是其中一项,但华润集团这一收购最终失败。当时有媒体报道称,华润医疗在洽谈收购高州医院的过程中,遭遇高州市人民医院中高层干部与医生的反对,医院员工大部分持悲观态度。

“政策没有明朗之前,你快速往前走,这条路不一定走得通,最后可能撞了南墙又回来了。”林杨林告诉健康点。

鼓励社会办医的政策真正明朗始于2013年。当年9月,国务院发布《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11月召开的第十八届三中全会上明确提出发展社会办医。随后,国家卫计委和中医药管理局发布《关于加快发展社会办医的若干意见》。此后的5年间,关于鼓励支持社会办医的政策不断细化。

新里程确定将国企医院并购整合作为其发展的主要路径,则是在2015年底。做出这一战略选择,与当时国家出台的一项政策密不可分。

2015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提出“加快剥离企业办社会职能和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的重要任务,《意见》提出要剥离国有企业职工家属区“三供一业”和所办医院、学校、社区等公共服务机构。

2016年3月,中信产业基金宣布成为新里程的控股股东。此后,新里程进入快速并购整合国企医院的阶段。

2016年9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印发加快剥离国有企业办社会职能和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工作方案的通知》,要求:对国企办医疗实行分类处理,采取移交、撤并、改制或专业化管理、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进行剥离,2018年年底前完成企业办医疗等的移交改制或集中管理工作。

在林杨林看来,这个政策是前所未有的突破。“中国医院发展史上从未有过这么明确、积极、大规模允许医院与社会资本进行市场化改革。”

有了政策的加持,资本对于投资医院的热情再度高涨。

BCG咨询于今年初发布的《新时代、新格局下的社会办医致胜之道》显示,2014年,医院行业投资并购金额达到7.9亿美元,增长超过3倍。2015年,这个金额进一步增长到18.43亿美元,较上一年继续增长2.3倍,较2013年,增长了近7.2倍。2016年,医院投资并购金额稳定在19.75亿美元。

林杨林认为,社会办医政策细化后,医院投资并购开始进入到“大者恒大、赢者通吃”的时代。“政策这个最大的不确定性已破除,接下来比拼的就是各家企业的专业度以及综合实力。”

2016年,新里程先后投资洛阳东方医院(前身为中国一拖集团职工医院)、中信中心医院(原洛阳矿山机器厂职工医院);2017年,新里程先后战略投资安钢职工总医院、山东大学齐鲁医院东营分院;2018年1月,新里程签约南昌大学第四附属医院,接着又投资兖矿总医院、川煤集团医院。

为达成床位数“过万”这一目标,新里程甚至做好了背水一战的准备。

3年前,林杨林发了封邮件给集团公司全员,邮件的核心内容是“3年时间新里程将实现床位数过万”,其实究竟能不能实现这个目标,林杨林自己心里也没底。“这相当于不给自己留退路。”

“你要带领员工到达他们从来没有想要到达过的地方,只有这样才能把最优秀的人聚在一起。”林杨林说道。

据国资委统计,到2017年年底,还剩2000多家国企医院未完成改革。今年3月,国资委、发改委、财政部通知明确,从2019年起不得以任何方式向大型独立工矿区企业办医疗机构提供补贴。这意味着,今年下半年,还将继续迎来新的国企医院改制潮。

还剩半年的国企医院改制大限时间内,床位数“过万”张医疗集团的数量从现有的6家增加到更多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新里程的床位数量在今年底很有可能再上一个台阶。”林杨林表示,“国企医院改制的战斗今年底就结束,新里程发展的第二阶段即规模化扩张也将在今年底结束。”

新里程发展的第三个发展阶段,即在床位数这个规模优势基础上,如何进一步提升医疗集团服务的专业性和综合竞争实力。

投资医院80%是社会管理工作

不难发现,参与国企医院改制的资本方,多数都是国资背景。以现有的六大床位数“过万”张医疗集团为例,华润凤凰、北大医疗、复星医药、晋商联盟、新里程、远东医疗中,除了复星医药、晋商联盟属于纯民营资本性质外,其余4家均是国资控股。

林杨林坦言,做国企医院改制,国有背景的身份更有优势,中信产业基金作为控股股东提供了重要的背书。此外,中信产业基金灵活的市场化机制,也为新里程做市场化的医疗投资并购提供了灵活的机制和决策效率。

在林杨林看来,国企医院投资20%是投资工作,80%是社会管理工作。“很多人对医院投资有很深的误解,觉得很容易。热钱纷纷涌入,实际并非如此。”

为何说医院投资更多是一个社会管理工作?林杨林分析说,投资国企医院的过程中,会牵涉到国有资产如何保值增值,在当地如何平衡企业医院与政府举办的公立医院之间的关系,现有的医院员工如何确保稳定,医院的体制机制解放如何科学的设计,投资者的回报如何兼顾医院的长周期公益性。“说到底就是如何解决医院的公益属性与服务属性两者之间的关系。这些问题没有想明白就进入医院投资,最后很可能投出去的钱都打水漂了。”

根据过往经验,新里程总结出国企医院改制过程中最大的两大挑战:第一,医院领导班子的理念转变;第二,未来医院的法人治理结构如何设置。

林杨林告诉健康点,对于一家要改制的医院而言,要逐步适应作为一个独立的法人机构的角色,要承担一定的企业功能。而且,以前医院是作为国企的一个辅业来发展,现在则要转变成主业,这需要医院的领导班子具备一定的企业经营管理理念,除了医疗技术提升和学科建设发展,还要懂企业的财务报表,要学会如何成本控制,如何提升经营效益,如何提升患者满意度,这对院班子的综合管理能力的要求更高了。

确保医院现有职工稳定,新里程的经验就是首先尽量保持原有的医院管理层队伍不会出现大规模变动,尤其是院长、党委书记这样的核心领导。

林杨林认为,第一,医疗服务行业有很强的服务半径属性。医院不只是对内经营,还有对外经营。“院长要维护当地外部的各种环境,比如山东的一个院长做得很好,如果你派他去河南,他不一定经营得很好。”第二,每家医院都有其原本的文化理念,如果大规模更换领导层,员工要重新适应一种新文化,这必然会带来更大的文化冲突,也会加剧融合的难度与矛盾。

在林杨林看来,如果投资的这家医院需要大规模换领导层,这样的医院新里程在尽职调查的过程中就已经否定了。

“有人把医院当作一个可用关系撬动的投资,或者仅仅是一个资产的买卖,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错误的理念。”之所以能够在诸多实力更强的竞争对手中胜出,林杨林表示,其核心在于新里程的策略是自下而上的做沟通,而不是自上而下。

这意味着,新里程并购医院一定要确保得到大多数职工的支持和认可,这是保证医院能顺利实现并购的一个大前提。

林杨林说:“我们每一个医院投资过程最艰难的是职工代表大会,一家医院投资,我自己在台上面对几百上千个职工至少三次以上,我可能在台上被质问4个小时,被问的非常细,这是很考验体力的一个事情。”

林杨林告诉健康点,市场上资质好的国企医院标的有限,资本争抢优质标的的同时,医院领导层也开始优中选优。“好的医院至少要见15家以上的投资者才最终敲定意向投资协议。”

与兖矿、川煤谈合作的时候,新里程做了近50页的医院未来发展报告。医院所关心的如何解决职工待遇问题、技术提升问题、人才发展问题、绩效改革问题、医院综合发展的问题,这份50页的报告一一都有详尽的解读。

林杨林介绍说,改制后医院是否发生过员工拉横幅行为,是否发生过院长、书记换掉而产生巨大矛盾,绩效改革是否理想,改制后员工收入是否大幅提高,医院的管理水平和技术能力是否真正提升,这些都是衡量一家医院改制成败与成效的关键指标。

而过往已投医院改制后的实际运营状态良好,是对投资方的医院管理能力最好的背书。

此前由新里程主办的关于国企医院改制的一场研讨会上,中信中心医院院长王德表示,中信中心医院加入新里程医院集团两年以来,医院各项业务均有较大增长。2017年,中信中心医院门诊人次同比增加15%,住院手术量同比增长21%,出院人次同比增长20%,药占比从42%下降到30.8%。

除了“自下而上”的改革措施外,新里程的“量体裁衣”式综合投后管理方案也很重要。

“量体裁衣”投后管理方案是指基于控股医院的特色,给出有针对性的战略规划和发展路径后,再落地执行。

同属煤炭系统的集团式医院,新里程给兖矿总医院开出的“处方”为“从顶层设计入手推动管理体制机制创新,从经营层面着手解决医院的人、财、设备、信息和各院区协同发展的问题,力求把兖矿总医院打造为内生性大型三级诊疗体系”。

而川煤集团医院则是在继续保持矿山急救、职业病防治等传统优势的同时,与川煤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泽润公司在酒店、康养产业加强全面合作,推进医院与养老、酒店、旅游产业融合发展,努力打造在四川省内具有品牌影响力的综合康养服务集团。

具体到医院关键的薪酬绩效改革,新里程坚持两个原则:第一是内部要拉开差距,以临床为中心,真正体现出内部按劳分配的薪酬体系。第二就是跟外部要缩小差距,与当地的三甲医院、政府举办的医院相比,新里程控股的国企医院薪资水平要与这些医院持平甚至在一定时间内比他们更好,把体制机制的优势发挥到极致。

万张床位带来的竞争门槛

短时期内快速拿下多个当地资质还不错的国企医院,新里程有着自己清晰的战略定位和具体战术。

具体来说,新里程采取区域医疗中心战略,即并购的医院规模覆盖一个城市不少于2000家床位数,覆盖全省的规模不少于3000家床位数。除了床位数之外,新里程还要考虑一个大前提:当地的GDP是向上增长的,人口是增加的。而且,医院的技术水平、服务水平、口碑在当地要处于中上,或者某些专科科室有一定竞争优势。

现阶段,新里程区域医疗中心战略已在山东、河南、四川、江西等地落地。

德同资本合伙人兼总经理许谦告诉健康点,现阶段床位数过万张的医疗集团多数都是国企转制医院,其主要面临两大挑战:首先是跨区域管理、整合的难题。“北方的医院跟南方医院面临的疾病种类、患者需求都有很大差异。”第二,这些医院以前多为企业内部职工提供服务,现在要面向更多社会公众,其后续如何进一步发展、如何盈利亦是一道难题。

新里程已为跨区域管理找到了一个解决方案。“如果一个城市有两千张床位、一个省内有三千张床位的话,它其实自己就是一个区域医疗集团,这个医疗集团本身就可以自成体系。”林杨林进一步解释说,区域医疗中心形成后,就可以建立标准化的管理、服务、运营模式。

目前,新里程所有医院的肿瘤中心、心脏中心、妇儿中心,已经开始做学科标准化建设。建立标准化体系的同时,新里程还在做数字化、连锁化建设。

数字化主要是指新里程正在筹建的互联网医院,未来两三个月之内就会上线。“当线下规模建立足够大之后,就会产生很多的线上需求。数字化建设的一个目的,是让这一万张床位从一个庞杂的、运行缓慢的、管理效率比较低的组织变成一个快公司、变成一个数字型机构,从而也为患者提供更多不同层次的医疗需求。”林杨林说道。

连锁化具体是指,新里程现在的约100家的社区医疗机构将在品牌、医疗服务、临床路径、效果评价、信息化等方面逐渐建立标准化体系,以最终实现连锁化。“新里程的社区医疗机构未来将会像7-11便利店一样,是一种零售医疗模式。”林杨林说道。

“综合医院的规模扩张可以带来充满想象力的边界扩张,规模优势形成的连接功能将会越来越强大。”林杨林说道,综合医院在内部提供综合医疗服务,相当于一个入口,外部会连接更多患者需求。“比如一个产妇生完孩子后,医院就可以提供产后康复、儿科诊疗,通过建立家庭档案还可以提供母婴护理等上门居家护理、家庭综合健康管理、海外医疗等。”

其实,新里程的国际对标公司是美国医院有限公司(HCA)。HCA是全球最大的营利性连锁医院运营商。HCA官网显示,其目前在美国和英国拥有近300家医院,24万名护士和37,000名医生,其2017年营收约476亿美元。其主要发展模式即以综合医院为产业入口,以并购为手段,实现专科医疗服务、供应链、健康管理等领域的扩张。

具体到改制后国企医院的盈利问题,新里程会先保持医院非营利性质,等医院发展平稳后或政策允许后再转为营利性医院。

此外,床位数量过万张将会带来成本大幅下降。

这个成本大幅下降包括两方面。第一,规模带来设备、耗材、药品的采购成本下降;第二,资源协同带来的成本下降。比如在一个城市有三家医院,这三家医院就可以共享同一个放疗中心、检验中心。

这种协同还体现在科室建设上。比如安钢总医院一个骨科大夫支持洛阳中信中心医院的骨科建设,人力成本、时间成本、融合成本都相对较低。

还有一点必须要提的是,一万张床位其实相当于一个大平台,大平台对于优秀医疗人才的吸引力也更大。

对此,香港艾力彼医院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庄一强表示认同,医疗集团因为盘子比较大,采购量大,容易降低医院各方面采购成本,也更利于吸引优秀人才,有利于医生做多点执业。“而且,集团化医院的品牌、信用相对更有保障。”

据林杨林介绍,很多大的专家学科带头人包括医院管理者均表示愿意跟新里程合作,希望能借助新里程的平台来创业。“一个心外科的专家可以在新里程下属的所有医院去建设他想要的多家心脏中心;一个肿瘤领域的专家同样可以在新里程的平台上去建设理想中的多家肿瘤中心。”

与此同时,大平台还更好实现内部优质人才流动。“比如一个副主任短期内在其所在的医院无法晋升,但可以换另外一家医院做主任,这相当于扩大了人才发展的空间维度。”林杨林说道。

林杨林告诉健康点,床位数过万张仅仅是完成了一个小目标,“未来的2~3年内,新里程的床位数会继续扩大到一万五、两万张。”

那么,翻倍增长的床位数将通过什么方式来实现?

林杨林认为,接下来整个国企医院还会有新一轮的洗牌。不少医院会面临二次重组的情况。这即是新里程实现规模翻倍扩张的机会所在。

过去这两年,不少国企医院因为政策大限而囫囵吞枣。“有不少院长在选择投资方的时候采取‘价高者得’的方式,但后面会发现投资者的很多许诺无法兑现。而且羊毛出在羊身上,出价高的投资方会希望从医院薅更多羊毛,最后导致医院没有被输血,还被抽血。”林杨林说道。

至于民营医院、公立医院改制的机会,林杨林表示自己暂时不考虑,“民营医院的收购价格相对较高,而且可能会有不少运营合规的风险;而政府举办的公立医院改制目前政策方向并不清晰。”

来源:健康点healthpoint

作者:卜艳  

医谷链

盘点国内床位数“过万”的六大医疗集团

(原标题:独家 | 两年半时间床位数“过万” 详解新里程的扩张版图)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