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改变历史的疾病

医疗健康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陈华文

国人研究历史,从古至今要么聚焦在军事政治、经济社会,要么突出帝王将相、英雄侠士,从《史记》《资治通鉴》到《国史大纲》《中国通史》莫不如此。从这样的维度研究历史当然有其合理性,毕竟一部历史归结到底是人的历史。近几十年来,西方史学界兴起“大历史观”“全球史观”的浪潮,就是在研究历史时注重更多的要素,比如气候变迁、生态环境的影响等等,而《瘟疫与人》这部史学著作,从医学的维度探讨人类历史的发展进程,这极大地开拓了历史研究的新空间。

《瘟疫与人》的作者威廉·麦克尼尔(William H.McNeill,1917—2016),是享誉世界的历史大师,全球史研究的奠基人。他探讨疾病影响历史变迁并非哗众取宠,而是他意识到疾病问题不仅对于人类,还对于整个生物界,都有着非同小可的影响。对于这一点,几乎没有人予以否认。

按照编年史方法,《瘟疫与人》分为“狩猎者”“历史的突破”“欧亚疾病大交融”“蒙古帝国颠覆旧有的疾病平衡”“跨越大洋的交流”“近代医学实践的影响”六个章节。书中尤其对于世界上曾经大面积传播的瘟疫,进行了深入的论述。作为开拓性的史学著作,英国著名学者托马斯程指出:麦克尼尔是第一位把历史学与病理学结合起来,重新解释人类行为的学者,也是第一位把传染病列入历史重心,给它应有地位的史学工作者。

《瘟疫与人》一书中,从疾病发展的角度出发,对人们习以为常的众多历史现象所做的解释,往往与之前的政治史、经济史、文化史乃至社会史的分析大异其趣。比如,在西班牙人征服墨西哥的历史过程中,1520年科尔斯特只带了不到600名随从,就征服了拥有数百万之众的阿兹特克帝国。个中缘由,麦克尼尔认为关键是在于“新大陆”居民遭遇了从未接触过而西班牙人见怪不怪的致命杀手——天花。《瘟疫与人》中指出:就在阿兹特克人把科尔斯特及手下逐出墨西哥城的那个晚上,天花正在城中肆虐,连那位率队攻打西班牙人的首领也死于那个悲伤之夜。正是传染病——这一可怕的“生物武器”,帮助西班牙人征服了印第安人。

为了论证疾病对于历史进程的深刻影响,麦克尼尔从古代到当代,还列举了大量例子。公元前430年—前429年,雅典与斯巴达人之战难分胜负,一场来去无踪的瘟疫使得雅典失去近四分之一的士兵,由此深刻改变了地中海世界后来的政治趋向。再如1870年普法战争之际,同样是天花病毒,使得两万法军丧失了作战能力,而普鲁士军人由于做了预防接种而未受影响,战争胜负改变于朝夕之间。概而言之,麦克尼尔就是想证明一个观点:疾病是人类历史的基本参数和决定要素之一,无论认不认同,这都是客观的存在。

所有疾病中,黑死病是最令人恐惧的。这种疾病主要靠老鼠身上的跳蚤迅速传播,人类一旦染上这种疾病,皮肤出血后变黑,死亡率极高。到目前为止,历史上因黑死病死亡的总人数高达2亿人,肆虐地球至少300年。黑死病在历史上有过三次大流行,第一次发生在6世纪,起源于埃及的西奈半岛,波及到欧洲所有国家,死亡近2500万人。第二次发生在14世纪,仅欧洲就死亡2500万人,其中英国近三分之一的人口死于鼠疫。第三次发生在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死亡1200万人。黑死病对于欧洲的历史有着极为重大的影响,改变了欧洲的社会结构,动摇了当时支配欧洲的罗马天主教会的地位。至今欧洲人谈起黑死病都心有余悸。

对于当代而言,艾滋病是广受关注的流行性疾病。麦克尼尔在撰写《瘟疫与人》一书时,艾滋病毒鲜为人知。艾滋病起源于非洲,后由移民带入美国。1981年6月,美国《发病率与死亡率周刊》上登载了5例艾滋病病人的病例报告,这是世界上第一次有关艾滋病的正式记载。1982年,这种疾病被命名为“艾滋病”。不久以后,艾滋病迅速蔓延到各大洲。截至目前,全球艾滋病人口已经超过3600万之多。艾滋病毒在人体内的潜伏期平均为8—9年,虽然目前无法治愈,但是医学界从没有放弃寻找治疗的“神药”。

通过阅读《瘟疫与人》不难发现:历史上曾经广泛传播的各种疾病,夺走的人口数量远远多于战争。近一百多年来,现代医学技术虽然有突飞猛进的进步,公共健康卫生体系不断走向完善,但是麦克尼尔提醒人们,不要过于依赖现代医学,因为技术并非无往不胜。提升疫情的应急处理能力,考验着社会的治理水平。当前,伴随着人口的增长,生态环境和食物供应链压力的增加都可能直接导致疾病的迅速传播。目前,我国正着力实施健康中国战略,旨在把人们的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地位,大力解决影响人们健康的突出环境问题、推动全民健身和全民健康深度融合、加强食品安全监管、减少公共安全事件对人民生命健康的威胁。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陈华文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标签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