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产科面临多重挑战,民营机构急需转型

医疗健康 来源:村夫日记

近年来,妇产科过去几年一直受到资本追捧,尤其是二胎政策放开之后,资本普遍看好将带来的量增效应。妇产科专科医院的民营化趋势已经非常明显,私立医院占机构总数的90%。

不过,妇产科专科医院的经营也面对相当大的挑战,这一方面是由于房屋、人才、新建等成本增加,一方面是由于市场竞争激烈,民营资本密集布局,在一二线城市的获客及留客成本增加所致。

人口结构变迁首先对分娩市场的发展不利。25岁到40岁最适合生育的女性人口在持续下降,每年平均减少2%。2000年, 25岁到40岁最适合生育的女性人口为1.72亿,2010年为1.55亿,减少了1700万人,照此速度下去,到2020年前还会减少1500-1700万人。而从生育意愿上来看,国际经验显示生育率的走低很难逆转,因此未来以分娩服务为竞争点的妇产科专科医院将面临增长逐渐放缓而竞争已经非常激烈的市场。

未来一线城市妇产科的竞争会越来越激烈,但二胎政策在一线城市的助推作用未必高于小城市,因为高昂的资产价格,家庭负债率走高,教育资源的不均衡以及对外来人口的多种进入门槛,一线城市的生存难度越来越大,生育二胎的成本会越来越高,因此很难有爆发式的突破,随着经济的不稳定以及资产价格的风险越来越高,一线城市的生育意愿可能会显着降低。

除此之外,民营妇产科专科医院还将面对公立医院VIP部门强大的竞争,这些VIP部门收费比高端私立医院低,有让民众信服的专科实力,缺点是价格不透明,服务效率仍然比不上一部分私立医院,但就民众的信任感来说,公立医院仍然远胜过私立医院。随着公立医院在普通科业务上受到挤压越来越严重,VIP成为很多大医院增加收入的一种办法,这会是民营妇产科很大的威胁。

民营妇产科在一线城市起家走的是高端路线,针对的是中国前十富裕城市中收入前5%的人群。这批妇产科医院的优势是比较早建立了品牌的优势,而且在服务外籍人士和高端医疗保险对接上面有比较高的门槛。但缺点是价格无法被更广泛的人群接受。

随着外资企业逐渐本土化,外籍人士增长经历了早年的快速增长后进入稳定阶段,未来由于经济不确定性以及本土化需求,外籍用户市场很难再有大飞跃。而高端医院的价格则意味着将这些服务迁移到本土用户上难度非常大。

另外一条路线是向新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扩张如大连、成都、天津。一些连锁民营医院也会选择大城市中新城或城乡结合的地区,在医院比较缺乏的地理位置寻找机会。

不过,未来在这些新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的扩张很难复制北京、上海这样的经验。首先,如果是高端医院的定位,这些城市缺乏在北京、上海这样高端医疗保险的渗透配合。早期高端妇产科在北京和上海这两大城市起家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外籍人士在中国购买了高端医疗保险(企业购买或者个人购买),这个条件在北上之外的城市并不存在。

同时,二线城市相比一线城市,高净值人群的人际网络的紧密型也更容易操作,获得优质医疗资源的难度不像北上那么难,不太需要寻找体制外的办法。因此,二线城市高净值用户对民营中高端服务的迫切性不如一线城市那么强烈。

最后不可忽略的是,这些城市并没有那么大的潜在客群可以容纳多家竞争者。二线城市在经济环境的不确定面前风险更高,加上市场本身吞吐量有限,在大环境变动的时候,二线城市的投资风险要高很多。

近几年妇产科医院的扩张还显示出一个特征,即分娩服务的获客营销成本非常高,虽然近几年来妇产科专科的打折促销、分娩套餐捆绑销售以及广告力度加大,这些做法虽然有助于短期内推高客流,但用户忠诚度不够,一旦促销手段消失,流量又会回落,并非可持续的办法。

因此,如果单纯要做妇产科连锁扩张的模式,会很容易遇到投资回报和扩张速度的冲突,资金压力很大,投入回报会很长。而且当大型城市出现饱和,往二线城市发展能带来的冲力不会像一线城市那么足。

总结下来,民营妇产科板块未来的资金压力还是很大的,未来妇产科医院可能会从传统的分娩业务转型到多方位的妇产科服务,比如不孕不育治疗、试管婴儿以及产后服务,但前者需要较强的专科实力以及口碑,后者的需求非刚需,用户受营销方式和家庭财务状况影响很大,只能作为附属服务。从这两个特性来看,要转型为多方位妇产科服务,未来需要更强的专科实力和门槛。这条转型之路意味着长时间的投入,以及重新建立服务模式和流程,并非所有的当前竞争者都能够走通这样一条路。

来源:村夫日记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