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岁科学家赴瑞士“求死”:未来医学发展可以让我们自由选择生死吗?

医疗健康 来源:医谷综合报道

当地时间5月10日11时30分,104岁的澳大利亚科学家大卫·古德尔(David Goodall)在瑞士一家专门协助安乐死的机构“生命周期”(Life Circle)通过协助死亡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104岁的古德尔并没有遭受疾病折磨,但他的身体机能一直在衰退,已接近失明,味觉和嗅觉也逐渐丧失,在死亡前两天他对媒体表示: “ 活到这个年龄,我深感懊悔,我宁愿,再年轻个二三十岁。我不开心,我想去死。”其实在1998年他丢失驾驶证时就想结束生命,“我年事已高,早晨吃完早饭后,一直傻坐着直到午餐时间到来,吃完饭后再坐着,这样的生活已经没有了意义。”


据CNN报道:古德尔曾经试图自杀,却在医院醒来。在他的女儿接受了精神科检查后,他才被允许出院。据悉,西澳大利亚州允许自愿实施安乐死,但这一措施只限于患有绝症的病人,州长Mark McGowan表示,由于古德尔并未身患绝症,所以政府不会协助他做这件事。瑞士是世界上少数几个允许安乐死的国家,古德尔因此不得不前往瑞士 “求死”,并且他希望他的故事可以让其他国家接受安乐死合法化,古德尔表示,“如果有人选择自杀,应该给予其这种公平。我认为别人不应该干涉。”

安乐死能否合法化长期以来就有诸多争议,本文在此不作论述,但不可否认的是,人类的衰老导致的身体各机能急剧下降、生活质量变差,是一部分人希望安乐死的原因之一。与此相对的,能否对抗衰老、战胜死亡、甚至实现永生,亦是很多人的追求,科学的发展能否为人类解决这些问题,近年来受到人们迫切的关注,科学家们在这些领域的研究已经有了一定的结果:

在最近的一项试验中,接受年龄在18岁到30岁之间的年轻捐献者输血的阿尔茨海默症患者,显示出明显改善的迹象。那些患有早发性阿尔茨海默症的患者恢复了洗澡或穿衣能力,甚至还能做家务等。虽然这种方法依然处于研究状态,但美国初创企业Ambrosia已经开始向老年客户提供机会,他们可以8000美元获得年轻捐赠者的血液。

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人员发现低剂量二甲双胍可通过上调内质网谷胱甘肽过氧化物酶7(GPx7)的表达延缓正常人类细胞的衰老进程。

美国索尔克研究所的科研人员在《细胞》上发表研究成果,通过对早老症小鼠进行Oct4、Sox2、c-Myc、Klf4四种因子的间歇性诱导表达,可以逆转早老症小鼠的衰老表征,使它们的寿命延长30%,且不增加癌症发生的风险。

来自斯坦福大学Paul F. Glenn衰老生物学中心的遗传学教授Anne Brunet带领团队证实,恢复溶酶体的正常功能可以让细胞“重返”年轻。

死后立即冷冻大脑或身体,以在技术充分进步后复活,这也是人们尝试的方法之一。许多公司甚至为富有的客户提供机会,以这种方式保护他们的身体,比如Alcor Life Extension Foundation,不过目前他们的客户都没还有从冰库中复活。

谷歌首席工程师雷.库兹韦尔(Ray Kurzweil)等人则支持“思维上传”以实现不朽,至少是数字化的永生。曾因成功保存一只猪脑而赢得了价值 8 万美金的科学奖的Nectome 公司则计划使用化学药剂使机体以类似“冷冻玻璃”的形态完好保存成百上千年,未来科学家或能通过扫描这一“脑砖”将人用电脑模拟出来在某个数据服务器里“存活”。

生命的去留从来都是一个严肃的问题,很难说清是非对错,也很难有什么明确的判定原则可以亘古不变的去遵循,但也许我们可以期待在未来的某一天,医学科技、文明高度发达,人们可以相对自由的根据自身的需求自由的选择生存或是死亡,而那时也许死亡也变得并非意味着永久离开。不过,在那更好的时代到来之前,我们似乎只能一边努力进步一边虔心等待。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