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系的医疗“帝国”和洗白之路

医疗健康 来源:医药投资并购俱乐部 作者:茗嘉阿杜

莆田系列(一):莆田系的医疗“帝国”

莆田是福建中部沿海的地级市,户籍人口三百多万,设有荔城区、涵江区、城厢区、秀屿区和仙游县。其下辖的区县和乡镇,多数都有着实力强大的标杆行业。例如,东庄镇搞医疗、仙游县搞红木、涵江区搞农贸、忠门镇搞木材、北高镇搞黄金……

莆田系,在公众领域还特指中国大陆的一个民营医药体系,是福建莆田民营医疗从业者的总称,其资本和主要人员背景主要来自福建省莆田市东庄镇。2014年,全世界范围内的莆田籍从事医疗行业的企业家共同发起成立了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 其总顾问为前国务委员、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陈至立。据媒体报道,莆田系掌握着中国大陆80%的民营医疗份额。


发展历史:

80年代:电线杆上的性病小广告

1980年代,位于东庄镇的陈德良通过自己研制的偏方,在本地成为着名的皮肤病(疥疮)游医,之后他招收门徒,开始向全国进军。他们最初在电线杆上张贴性病、皮肤病等小广告宣传,在中国大陆各地赚到“第一桶金”,后来,陈家带8个徒弟出去,除侄子詹国团,还有陈的邻居陈金秀、镇党委书记的儿子林志忠——加“徒弟的徒弟”黄德峰,这也是着名的莆系富豪詹氏家族、林氏家族、陈氏家族和黄氏家族“四大家族”由来。

就是在那个年代,莆田人开始了他们背着医药包,征服中国的路程。性病、鼻炎、狐臭、肝炎、风湿、狐臭,他们无所不治。北至佳木斯,南至海南岛,西至和田,都有他们的身影。

绝大多数游医既不懂医,又不懂药,对皮肤疾病,游医的药物的进价大多在0.2-2元,很多是按斤卖的。卖到患者手上少则大几十,多则两三百,核心思想是要掏空患者兜里每一分钱。

游医最让人愤怒的地方在于,绝大多数药物,仅仅能缓解一下症状。用错药医死人也是常事,只是当愤怒的家属冲过去找他们时,这些江湖骗子早已带着满满的钱包飘然而去。


90年代:生根、鸠占鹊巢

到90年代,逐渐富裕起来的游医们从过去的游击战开始升级,进入了一些大医院。

此时,国企普遍处于产能下降,入不敷出期间,很多医院也是如此,尤以极度依赖国家输血的一二级医院及消防、武警医院为主。

游医们挂靠在医院下。他们这时已经有了特殊的贿赂技巧,往往只需要600-1000元,就能顺利拿下院长。院领导们寒酸的工资,让他们难以抵挡这资本主义的侵蚀。

当时,只要200元,就能从当地卫生部门买来一个行医执照。于是,一个个大大小小的特殊门诊或者个人门诊如雨后春笋般,在各个大小城市的街道、社区拔地而起。

到90年后期,私人门诊不能满足于莆田人的需求了,而军队医院、武警医院、消防医院等官方背景浓厚的医院改制,给了他们最好的机会,他们承包下一个个科室。

借着公立医院的外皮盖住自己的羞耻,开始了疯狂攫取金钱的过程。有业内人士称,就拿武警系统来说,不夸张的说,除武警总医院,全国所有武警医院都有不少科室被私人承包。

这时最大乱象是,青霉素被包装成顶级进口药物,几千倍利润卖出。甚至有人开发出“微创手术”,拿个特殊器械在患者身上划一刀再缝上,告诉患者已把病灶挖除,其实什么都没做。

另一个现象是,莆田诊所们开始涉足整形行业。莆田人靠着他们船小好调头的优势抢先进入了这一领域。而那时整容还未风靡,美肤也不成气候,莆田人第一个大规模开展,是丰胸。1998年,来自乌克兰的英捷尔法勒隆胸注射液经中国富华集团(隶属香港富华集团)引进进入中国,立刻风靡全国。但在1年后终止了与中国富华方面的合作。于是,1999年,富华集团推出了害人无数的奥美定。成本约1.6元,一次手术的费用在3万元左右。之后再2006年,中国药监局表示因为发现使用奥美定有多项严重后遗症,撤销其上市销售资格。而从1998年到2006年这段时间,中国有超过30万女性深受奥美定的坑害。讽刺的是,如今奥美定取出,又成为了莆田系医院的招牌项目之一。

此后,中央正式发文,对游医进行打击。这一项中国特色的也终于成为了历史。而这个畸形职业的背后,无数个家庭的血泪,无数个百姓的血汗钱,不应该也随之被遗忘。

00年代中后期:百度助推莆田系

到2000年以后,整形美容医院已成为了莆田系的绝对主力。搭配传统的男科/妇科医院,加上各类门诊部,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

随着政府对医疗电视广告的打击,以及公立医院治疗的正规化,绝大多数疾病上莆田医院都已经无法与正规公立医院争锋了。

还是之前一样,历史车轮滚滚向前,韩流在一夜之间席卷大江南北,整容已不再不可接受。

连五十岁的大妈都开始割个双眼皮,开个眼角,隆个鼻什么的,年轻美女更指望着好好做做光子怯斑来吊个金龟婿。私人资本再一次依靠其“惟市场为首”的方针迅速占领了市场。

网络也成为了莆田系宣传主战场,莆田系大笔投入广告。百度任何一个疾病,首页永远是一水的私立医院广告。2008年11月,央视曝光百度医药广告,百度在当季被迫移除医药广告。

曝光后,百度股票立即下跌25%,之后一个月狂跌了50%。之后,百度召开分析师会议,花旗集团分析师分析,仅仅是无执照经营的医药广告收入就占到了总广告收入的10%-15%。

莆田系和百度关系密切,也曾闹得不可开交。2015年3月,百度官方对莆田系医疗商态度强硬,表示不会动摇“高门槛、严审核”决心,并加大整治以莆田系为代表的违规医疗推广。“

网上传闻,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发出通知,称”网络竞价规则导致医疗机构沦为为互联网打工,严重影响医疗机构的成长,其号召全体乡亲停止对百度的有偿网络推广活动。

莆田系医疗商敢于公开叫板百度的原因在于,莆田系医疗商占据中国民营医院的80%份额,2014年给百度贡献的收入超过100亿元。作为百度最大的利益来源,其势力不可小视。

2010年后:莆田系开始推动无痛人流

2010年后,莆田系又开始了新的事业。新一代已把视线投入了迅速扩张的大学生群体。

割包皮,无痛人流开始逐渐成为了他们的市场立足点。甚至开始通过校学生会关系或赞助各种校内活动来明目张胆地在校园内做广告。

依然是不变的专业负责忽悠的所谓“咨询师”,成本低廉的器械,看似低于公立医院价格却实际上存在严重安全隐患的治疗。

运营方式

1、封闭式家族管理:莆田系医院工资一般较其它民营医院和诊所高一些,莆田系医院一般都有比较好的医疗设备。但莆田系医院对人员的管理和控制较其它医院更加严格。医生管理很严,要求医生嘴严。医院不许医生同患者随意交谈,不能透露患者的真实病情。

2、专家包装:医院的主要大牌医生经常都是来自武警总院的所谓名医,还有在外地聘用的“知名”医生。当地人对这些来自外地和武警系统医院的医生不熟悉,这些受聘的“知名”医生进来职称都晋升一级,中级职称对外被称为专家,这样有利于赢得患者信任,医务人员自己也满意,皆大欢喜。

3、看人下菜:莆田系医院都有服务台,每天都有导医。这些导医会根据患者形象和言谈,察言观色作出判断,然后看人下菜,引导他们接受治疗。医院的导医,诊断和治疗过程都有内部监视。

4、谎报病情,一病多治:没病说有病,小病说大病,这种情况也多发生在泌尿外科(有的叫皮肤性病科)或肛肠科。比如对于尖锐湿疣患者和肛肠病患者,他们在手术时故意做不完全手术。把湿疣突起物或痔核不一次清除完,故意留一部分,迫使患者做第二次,甚至第三次手术,以此增加患者的医疗费用。

5、绩效考核:医院会对医生制订内定的指标,即要求他们诊断必须有80%的阳性率,即80%的被体检者要被查出问题接受治疗。


6、药品里的猫腻:为了药物的不透明,甚至为了冒充进口药,让患者无法识别,无法比对,一般会对主要药物进行非常规的垄断。比如青霉素等广谱抗菌药,还有干扰素等,进行美化包装,比如用全英文,比如起一个市场上没有的、洋气、诱人的名字。这些药品按和生产厂家的协议,不许流向市场,专供他们或者他们集团使用。

声讨百度揭露黑幕的新闻报纸背后,赫然便是莆田系医院的广告,真乃绝妙的讽刺。更别提各类弹窗广告,精准推送,线下张贴,电视广告,街头传单……在这样的狂轰滥炸下,总会有下一个上当者。百度和武警二院被纠了出来,可是这盘根错节的大树上又岂止这两枝?一个有判断力的懂互联网的年轻人尚且被骗,那些缺乏分辨能力的老年病弱,又会有多少人中招?


势力范围

莆田系四大家族中,詹国团是陈德良的侄子,控制中国全部的“玛丽医院”、“玛利亚妇产医院”,并拥有中外合资的三甲医院新安国际医院;林志忠家族控制着以“博爱”、“仁爱”、“曙光”、“阿波罗”、“友谊”、“协和”为名的众多民营医院;陈金秀家族控制了“华夏”、“华康”、“华东”等品牌的民营医院;作为陈德良徒弟之徒弟的黄德锋家族,则掌控着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玛丽妇婴医院、五洲妇儿医院婴医院,以及美联臣医疗美容连锁医院等产业。而莆田系的公司被曝有80多家部队医院合作,主要是在妇产科、口腔科等领域。而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家族及其关联公司是莆田系医院管理机构华夏医疗的大股东之一。

以下为部分莆田系目录节选:




奇特的是,2016年魏则西事件后,有媒体记者实地探访起源地东庄镇,发现当地却只有卫生所,虽然确实有四大家族几年前所建的别墅,但多数时间闲置无人居住,有关的最多仅是医帮捐款立的寺庙,看不见一家以性病为宣传的民营专科。当地人在接访中也提到,莆田系并不会来此设立经营据点,并直言表示:“我们看病,全是去区上的公立医院。自己人怎么能骗自己人?”

莆田系列(二):金蝉脱壳,莆田系洗白的之路

莆田系从翁国亮领导的华夏医疗开始,逐渐发展到第二代包括和美医疗、华韩整形医疗、安琪儿医疗为代表。越来越多的医疗机构提出了上市计划,并已经开始付诸实施,这是否预示着中国医院的资本化热潮正在临近?而从当前的形势看,对于一家医院来讲,又有哪些路径可以触碰到资本市场?医疗机构仍然是市场的“宠儿”,其投资新建、改制并购仍然是医改政策、社会力量所瞩目的焦点。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个新的问题正在逐渐成为整个莆田系思考的重点:出路。

华夏医疗

翁国亮作为华夏医疗董事会主席,目前从幕后走向前台。2014年他联合万通投资、新希望集团共同成立中国医疗健康产业发展联盟。医疗联盟有15名会员,资金规模达到上千亿资产,覆盖金融、地産、保险、科研以及医疗服务。

华夏医疗的投资方包括:新希望集团及刘永好家族、新亚伙伴投资

2007年7月24日,新亚伙伴投资作为华夏医疗的“策略合作伙伴”,入股15.6%。据了解,新亚伙伴投资总部设在上海和香港,专注于在消费品、零售,医疗及药品和技术服务领域投资。

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及家族,共计持有华夏医疗发行股份总数20.66%,持股比例仅次于翁国亮之子翁嘉晋。

2015年9月,翁国亮将股权转让给儿子翁嘉晋,以及他的夫人李巍、女儿刘畅。目前翁嘉晋持股比例为30.42%。

和美医疗

和美医疗前身是董事长林玉明于2002年建立的山西现代女子医院,定位于高端妇产医疗集团,目前公司成立“现代女子”、“俪人”和“和美”三个子品牌,在北京、深圳、广州、重庆等7个核心城市拥有11家医院。2015年12月10日,和美医疗与PhayathaiHospitalGroup(PHG)、深圳市瀚海基因生物科技公司(深圳瀚海)及健康卫视组成策略联盟。推进及扩展体外人工受孕或俗称“试管婴儿”业务、建设智慧医院等。

和美医疗的投资方包括:鼎晖投资、建银国际

公司股权结构中,除了林氏家族包括林玉明、林玉国、林玉华、林玉荣共计拥有55.39%持股比例,2008年和2010年分别引入鼎晖资本和建银国际的投资。

2008年,引入鼎晖投资旗下鼎晖健艮的全资控股公司CDH Harmony,持有13.66%和美医疗公司股权;2010年引入建银国际医疗基金,由母公司的全资控股公司Mighty Sky持有8%股权。2015年9月,鼎晖创新投资顾问董事总经理王霖以个人名义增持60万股,平均价格约为4.9元,共计296万元。

安琪儿医疗

安琪儿医疗的起源,由公司董事长卓朝阳在2003年成立爱德华(中国)投资集团公司并投资创建成都博爱医院,并相继在全国建有23家医院。2008年卓朝阳决定进军高端妇产医疗产业,在成都创建了安琪儿医疗集团。

安琪儿医疗的投资方包括:红杉资本、鼎晖创投、清科创投

安琪儿医疗集团管理层与投资机构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副董事长黄炎曾于2006年加入鼎晖创投并参与基金的创办。他所投资的行业覆盖互联网、清洁能源、消费服务、医疗器械和医疗服务等多个领域,在推动安琪儿医疗上市发挥重要作用。

安琪儿医疗监事长王晖,曾2009年加入鼎晖创投专注于医疗卫生, 消费品等领域投资。2011年,王晖主导了安琪儿医疗A轮投资,2013年红杉资本投资了安琪儿医疗B轮投资。

2010年9月,引入鼎晖投资和清科创投,共筹资1亿人民币。

华韩整形医疗

华韩整形是由林国良和李昕隆联合创立于2010年,华韩整形旗下已拥有:南京医科大学附属整形美容医院、青岛华韩整形美容医院等多家整形医院。2013年11月,华韩整形在新三板挂牌,被称为国内整形美容第一股。

2016年2月,华韩整形发布年报称,公司2015年度营业收入达3.38亿元,净利润近3000万元,同比增长1293.06%。如今林国良已经淡出,实际控制人和法定代表人已变更为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副监事长李昕隆。

华韩整形医疗的投资方包括:博哲投资、前海丰畴资产

作为华韩整形医疗的投资方,前海丰畴资产成立于2013年11月,注册于深圳前海深港合作区,向华韩整形医疗注资160万元。另一个投资方上海博哲投资成立于2015年4月,10月以500万元投资华韩整形医疗。交易完成后,华韩整形医疗估值被做到1.22亿元。

拜博口腔医院

拜博口腔,拥有16个事业部,百家口腔医疗连锁机构分布于全国19个省会和一线城市,员工队伍2000余人。据会议资料显示,未来五年,拜博口腔将重点推行向“全国省会城市、经济发达城市”扩张的经营发展战略,依托联想控股的资金优势和管理优势,到2017年,实现或超过在全国建立200家医疗机构、连锁布局升至40—50座城市的发展目标。

联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与拜尔口腔医疗集团签订战略投资协议。联想控股首期将投入8-10亿支持拜尔口腔全国性发展,拜尔口腔也正式更名为拜博口腔医疗集团。随后,2015年中-2016年中,拜博口腔一年时间新开95家连锁门店,这种扩张速度在牙科领域史无前例。

拜博口腔2014年下半年亏损0.42亿元;2015年亏损3.69亿元;2016年上半年亏损3.67亿元,2017半年报显示亏损4.06亿元。由于业务扩张迅速,其筹建不到一年的门店数量增多,新门店业务尚处于不断爬坡阶段,而医护人才、设备、技术和IT资讯系统等方面又要持续投入,所以整体盈利遥遥无期。

明星投资机构红杉中国、联想之星、鼎晖投资等资本在助推莆田系发展的同时,社会办医方面往往资金充裕,但当前主要遇到的问题是投后管理以及专业医疗管理人才的匮乏,伴随莆田系的扩张,夸大宣传、乱收费等问题广受诟病,越来越多的医疗集团开始积极参与人才培养项目。如果痛点持续得不到解决,不仅会质疑民营机构未来能否健康发展,也会影响投资机构的声誉和公信力。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