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两年被MIT评为“全球最聪明的50家公司”,这家公司到底聪明在哪?

医疗健康 来源:动脉网(微信号 vcbeat) 作者:周梦亚 0评论


打开奕真生物的网页,你可以看到一句话:

Understand your genetics to live healthier, longer(吾知吾行)。

结合他们的定位,这句话的意思就是通过了解自己的基因信息,从而更科学的进行健康管理,达到更健康、更长寿的目的。

这家总部位于波士顿的公司成立于2014年。到目前为止,奕真生物已经拿到了4200万美元的融资,投资机构包括礼来亚洲、先声药业、挚信资本。不仅如此,奕真生物还在2015、2016年连续两年被MIT评为“全球最聪明的50家公司”。

那么,这家聪明的公司到底聪明在哪里呢?

诺贝尔奖得主背书的超豪华阵容

奕真生物的联合创始人是大名鼎鼎的遗传学教父、2016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Geoge Church。

1954年,Church出生在美国佛罗里达州。1972年他考入杜克大学,在两年的时间内,他拿到了动物学和化学学士学位。

1973年秋,Church开始在杜克大学从事生物化学研究工作,并在一年后拿到了美国国家科学基金奖。Church利用X射线来研究转录RNA的三维机构,这是一项突破性的研究。他每周在实验室的时间超过100个小时,以至于忽略了其他课程。

由于不符合杜克大学的毕业规定,Church在1976年退学。随后,他来到哈佛大学,拿到了生物化学和分子生物学博士学位。他的导师是与Frederick Sanger一起开发出一代测序技术的分子生物学的早期研究者、诺贝尔奖得主Walter Gilbert。1986年,Church作为助理教授正式加入哈佛大学医学院。

Church是目前全球最卓越的遗传科学家之一,也是Harvard-MIT健康科学与技术学院成员。此外,他还是哈佛大学Wyss Institute 生物工程研究院的创始成员。

Church先后创立了近10家生物技术公司,比如eGenesis、Knome;并在多家全球知名的公司担任董事会成员或科学顾问,比如 23andme、NIH 的Excellence in Genomic Science。

创始人兼CEO Mirza Cifric和Church一样,也参与创立了多家生物技术公司,是AbVitro 前首席执行官和FORMA Therapeutics 业务发展部负责人。

创始人兼CTO Preston Estep 博士是Church的学生,同时也是哈佛大学个人基因组计划老年医学部总负责人。

亚洲创始人兼董事总经理赵奕宁是麻省理工学院工商管理硕士和化学博士。从1999年加入安进开始,赵奕宁曾先后在安进和辉瑞担任战略发展负责人,在医药战略管理、业务发展、产品开发和并购等领域积累了17年的工作经验。

不断吸纳专业人才

奕真生物的创始团队可以用“星光熠熠”四个字来形容,更难得的是,成立之后,公司还在不断吸纳人才进来。

2016年到2017年上半年,奕真生物的顾问团队先后迎来了5位新成员,分别是Alacris Theranostics Gmbh的创始人、Dahlem基因组研究中心的CEO Hans Lehrach,前NASA宇航员和生理学家Scott Parazynski,哈佛医学院生物医学信息与医学教授Shamil Sunyaev,布里格姆妇女医院遗传学教授Robert C. Green以及哈佛医学院教授Natasha Frank。

与Church一样,这几位都是全球领先的科学家。

2016年10月,公司完成了B轮融资,同时也新加入了三名高管:

COO Tim Smith在运营和信息技术方面拥有20年的经验,在Sapient,Fidelity,Hewlett Packard以及Cimpress担任高级职务,拥有数十年的扩展组织和技术经验。

市场总监Rodrigo Martinez是IDEO的首席策略顾问,波士顿咨询集团的首席研究员。CBO Doug Flood拥有丰富的商业和企业发展管理经验。

2017年2月,全球知名分子遗传学专家Birgit Funke也宣布加入Veritas Genetics,并担任公司临床事务副总裁。

Funke是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NGS项目的科学顾问,同时也是美国病理学会NGS项目组成员。除了加入Veritas Genetics之外,Funke还将继续在联盟医疗分子医学实验室工作。

大规模人群中的前瞻性研究,超强的大数据意识

有了这样梦幻的团队,奕真生物的科研实力自然不容小觑。

2005年哈佛大学启动了“个人基因组计划”,Church正是计划的发起人之一。该计划招募了数千名有意公开分享其基因组的健康和有特征数据的志愿者,希望借此推动个人全基因组测序的普及。毫无疑问,奕真生物则是这项研究的成果转化。

在“个人基因组计划”的研究基础上,奕真生物还在2015年推出了第一个1000美元以下的全基因组测序产品。尽管1000美金测序的宏伟目标早在2014年就实现了,但在奕真生物之前,没有一家公司能在1000美金以内实现全基因组的测序与解读。Church也表示:“这是值得庆祝的,真正的里程碑。”

除了承接“个人基因组计划”的成果转化,奕真生物还在2017年3月参加了“BRCA筛查计划”。该计划由由位于多伦多的女子大学医院(WCH)的 Mohammad Akbari博士和Steven Narod博士发起,奕真生物被WCRI选为合作伙伴,为加拿大BRCA筛查项目提供基因检测。

加拿大18岁以上的女性可以通过网上购买奕真生物的唾液试剂盒,售价为165美元。参与者在完成样本收集后将样本邮寄给奕真生物的实验室,奕真生物s将在2到4周内给到他们报告。如果参与者被检测出BRCA突变阳性,WCH家族性乳腺癌研究部门将与他们取得联系,并提供额外的临床指导。

据了解,“BRCA筛查计划”是奕真生物大规模人群研究的首批计划之一,接下来几个月,公司会陆续在多个国家开展基于人群的筛查服务。

2016年5月,奕真生物与加拿大生物技术公司Ranomic展开合作,使用该公司的功能性研究数据库来对遗传性乳腺癌易感基因中不确定的突变位点(VUS)进行功能性分类。

VUSs医生和患者在遗传筛查中碰到的最大难题,研究和临床研究中找不到足够的信息提供解释。

BRCA突变是目前奕真生物投入精力最多的领域,公司早在2015年便加入了FreeTheData以及全球遗传与健康联盟(GA4GH)及其BRCA挑战赛,以建立世界上最好的BRCA数据库。

此次合作正式要基于Ranomics的功能性研究信息,对其数据库中所有变异进行检查,将已经找到足够多新证据的突变进行重新分类。

2017年,人工智能在医疗领域掀起热潮。对基因技术公司而言,基因组数据是非常宝贵的资源,但对于数据的生成和保存目前并未形成既定的规范。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以发掘这些宝贵信息,行业急需一个标准化的方法,在不受地理和组织限制的情况下,实现快速且安全的数据访问。

2017年8月,奕真生物宣布对兄弟公司Curoverse进行收购。Curoverse成立于2010年,是一家领先的计算与生物信息公司,采用开源软件为基因组和生物医学数据提供管理、计算和共享服务。此次收购将加速大规模人工智能与机器学习在基因组学中的应用,打造全球首个百万级人类基因组自动解读平台。

明确定位的产品

2015年6月,奕真生物推出了第一款产品myBRCA,可通过唾液样本进行BRCA1和BRCA2突变的遗传性筛查。BRCA1和BRCA2也就是朱莉拥有的突变基因,这两个突变意味着乳腺癌的终生风险高达80%,卵巢癌的发生率高达40%。

这款产品在2015年8月通过欧盟CE认证,在美国、欧洲以及中国市场均有发行,售价199美元。

之所以要说奕真生物对BRCA突变“情有独钟”,除了在这一领域的前沿研究外,奕真生物在推出第一款BRCA突变检测产品之后,又于2016年 1月推出了升级版myBRCA HiRisk,售价为299美元。

顾名思义,这是一款针对乳腺癌、卵巢癌高风险人群的产品。与myBRCA 相比,myBRCA HiRisk讲位点扩大到了 26 个与乳腺癌、卵巢癌及其他遗传性癌症发病相关的基因,其中也包括了 BRCA1 和 BRCA2 基因,还能够帮助发现存在潜在风险的家庭成员。

2015年9月, 奕真生物宣布将个人全基因组测序和解读价格降到了1000美元以下。5个月后,公司正式推出了全基因组测序产品myGenome,售价为999美元,这也是全世界第一款1000美元以下的全基因组测序产品。

“全基因组测序是最完善的遗传测试。”CEO兼创始人Mirza Cifric:“全基因组是精准医学的基础,也是终身资源,能够使生命质量和寿命最大化。”

奕真生物是在中国推出首款组新生儿全基因组筛查产品MyBabyGenome。基于NIH的资助,奕真生物已经在新生儿筛查领域耕耘多年。myBabyGenome包含 950种疾病风险和数百个遗传特征,是基于myGenome的扩展产品。

扩展性合作

2016年2月,奕真生物与WorldCARE达成战略合作,率先将全基因组测序与远程医疗整合,为患者提供包含先进技术和先进护理经验的服务。

奕真生物将基于WorldCare远程医疗和专业医疗服务,与美国多家顶尖学术机构展开针对性合作,包括波士顿儿童医院、杜克大学医学院、梅奥诊所、佩恩医药、联盟医疗(其中包括布里格姆妇女医院和马萨诸塞州总医院)、托马斯·杰斐逊大学医院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等。WorldCare的客户还可购买奕真生物的全套基因检测产品,以及其基于全基因组测序的个性化临床服务Veritas Concierge。

除了服务市场,奕真生物对生物医药市场的互动也比较频繁。先声药业是公司B轮融资方,除了投融资方面互动外,奕真生物还宣布与先声药业,Seven Bridge、Kindstar Global达成合作,共同推进中国个性化医疗的发展。

在奕真生物杭州办事处的同一层楼,还有一家叫做奕安济世的生物医药公司。巧合的是这家公司同样是跨国企业,同样是礼来亚洲所投项目,而其创始人之一赵奕宁也同样出现在了奕真生物的创始人名单中。

立足中、美、欧三地,放眼全球视野

奕真生物成立至今一共获得了两轮融资,融资总额4200万美元。或许这在基因领域算不上特别高的融资额度,但公司的视野绝对是全球市场。

第一个产品推出两个月后,奕真生物就拿到了欧洲CE认证,其产品也在世界多个国家销售。

但相比之下,奕真生物对亚洲地区市场似乎更加看好。从他的投资人名单中可以看出这家公司对亚洲市场,尤其是中国市场的看重。

A轮的领投方礼来亚洲基金成立与2008年,专注于亚洲尤其是中国生物医药、生物技术、医疗器械、医疗服务和动物保健领域的股权投资,同时也是中国最早的由跨国制药公司投资设立的产业基金。

过去9年间,礼来亚洲也取得了傲人的战绩,投资企业包括信达生物、艾森生物、鹍远基因、奕安济世、康希诺等多家行业内领先企业。

另外两家投资机构分别是先声药业和挚信资本,一家是中国医药领域的上市公司,另一家则是专注中国市场的境外投资管理平台。

另外,公司在2015年9月正式进军中国市场,并将亚洲地区的研发中心设立在了中国杭州,该研发中心与2016年7月投入使用。


给创业者的启示

尽管不是每一家公司都能有诺贝尔奖得主背书,但我想通过分析奕真生物的发展历程,同样能对中国的创业者有所启示。

中国市场上并不缺少基因测序企业,无论是科研类、临床类、还是消费类。但不难发现,除了几家独角兽级别或上市企业外,很难有公司把这几个方向结合起来。消费类企业认为科研类和临床类企业太过严肃,不懂市场;后两者有觉得消费类企业过度渲染,显得有点“轻佻”。

但是,技术上的严谨与灵活的市场营销真的不可兼得吗?我想并不是的。

从技术上,奕真生物绝对是实力派;从市场上讲,奕真生物既走临床合作研发的道路,同时也走大众市场的道路。这“两条腿”走路的频率、趋势和收效的长短是不一样的。

国内消费类和临床、科研类之间互相看不上眼,其实反映出的是行业在转化研究上的短板。

不仅是在基因测序行业,这也许是国内许多行业面临的问题。

转化研究上的吃力,最直接的反映就是产品与市场间的代沟,产品出来后市场不买单,或者找不到适合的模式。

除此以外,企业在前期的研发投入占比会增加。之前提到,奕真生物的融资额度并不算高,但是产品更新的节奏快。产品上市后公司参与了大规模人群的研究,一方面这是对产品的推广,另一方面也可以积累大量的数据用于此后数据库迭代升级,或者其他产品开发。这样的路径跟Guardant Health类似。要知道,并不是每一家公司都能拿到Grail 那样大额的融资来烧钱做大规模验证。

最后一点则是高远的视野。这里的意思并不是说每家企业都要在海外设立办事处,而是在产品研发过程中要放眼全球市场,以全球市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这是一个全球化交流的时代,也是个全球化竞争的时代。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反馈

相关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