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首次发布新冠病毒治疗原则,这两款抗疟药被列入推荐清单

医药 来源: E药经理人 作者:巴根

据韩联社报道,今天,韩国新冠病毒中央临床工作组发布该国“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治疗原则”,建议对感染新冠病毒的确诊病例中有基础疾病、高龄、病情严重者使用抗病毒药物。

该国建议使用抗HIV药物克力芝来治疗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感染的年老或重病或患有其他潜在疾病的患者。

昨天,韩国3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痊愈并解除隔离。这意味着,韩国痊愈人数由此增至7人。截至目前,韩国新冠肺炎确诊人数为28人,21人仍在治疗中。

值得注意的是,该国的第三例患者(54岁的男性)在通过抗HIV药物治疗完全康复后,于周三离开隔离区。他的医生证实,服药后第二天症状开始改善。

“年轻、健康的人大多不需要任何特殊治疗就可以改善症状。但是,老年患者或患有基础疾病的患者在早期需要药物治疗,”该国CDC官员表示。

工作组建议的克力芝的使用方案未每天两次,一次两片。

但在上周,日本国立国际医疗研究中心透露,对在其国内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中国人使用艾滋病治疗药后,其症状趋于改善。医疗团队同时强调,这种用药方案可能并不适用于所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有一名病人接受同样疗法,却出现过敏反应。因此,未来还需要做更多研究,以确定这种联合用药方案能否成为一种标准治疗方法。

除了克力芝以外,该“治疗原则”也指出可使用抗疟药“磷酸氯喹”和“羟氯喹”,但同时使用上述抗艾药和抗疟药可能会引发副作用,需慎重用药,治疗疗程最好为7-10天,尽快用药对治疗有帮助。

抗疟药“磷酸氯喹”并非第一次被指出或对COVID-19有效,上周二(2月4日)在国家卫健委新闻发布会上,科技部生物中心副主任孙燕荣表示,发现了磷酸氯喹、法匹拉韦以及中成药中一批具有抗病毒活性的上市药物。

“磷酸氯喹是已经上市的一种抗疟药,在体外研究中已经展示出了非常好的抗新型冠状病毒的活性。现在我们也正在加紧、递次推进动物实验和临床试验。在临床试验中已经初步显示出来了磷酸氯喹对这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是具有一定疗效。当然,我们还将进一步的进行系统研究。”孙燕荣说道。

磷酸氯喹于上个世纪40年代起用于治疗疟疾,后用于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等。其注射剂、片剂口服常释剂型被收录于国家医保目录(2019版)版甲类。

拥有批文但多年未生产该药的众生药业随即表示正积极恢复生产,上海医药、精华制药等也都表示将尽快启动相关工作。

而韩国发布治疗原则不久后,在今天下午举行的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系列新闻发布会上,陈凯先院士表示在目前还没有特效药的情况下,上海市也在积极推进一批已上市药物、或者至少已经具备一定临床研究基础的药物,其中就包括此次韩国版诊疗原则中提出的羟氯喹。

陈凯先院士表示,氯喹在体外研究中已经展示出了很好的抗新型冠状病毒活性,已被国家科技部、卫健委作为临床试验药物。日前,中科院上海药物所、上药集团联合在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启动了羟氯喹治疗新冠肺炎的临床试验。

羟氯喹当前主要适应证为类风湿关节炎、青少年慢性关节炎、盘状红斑狼疮和系统性红斑狼疮等。据药监局数据显示,目前其片剂生产批文仅上海医药一家拥有,2019年上半年该公司羟氯喹上半年实现销售收入3.84 亿元,同比增长19.99%,市场占有率为76.67%。而在2018年,该公司羟氯喹片剂营业收入为6.209亿元。此外还有数家企业拥有其原料药批文。

但需要注意的是,上述药物都是在体外研究中发现其能抑制新型冠状病毒活性,未经过完整的临床证实有效性。

此外,其他抗病毒药物如利巴韦林和干扰素,由于具有更高的副作用风险,因此韩国未将其列入推荐清单。但值得注意的是,韩国国内患者情况全部稳定,未出现危重症或死亡病例。

对此,我国第五版诊疗方案也明确表示“目前没有确认有效的抗病毒治疗方法”。但在可试用α-干扰素雾化吸入、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基础上,增加“或可加用利巴韦林”,同时,要注意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相关腹泻、恶心、呕吐、肝功能损害等不良反应,以及和其它药物的相互作用。

来源: E药经理人   作者:巴根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