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数2019年全球药企大型并购交易,巨头们在下一盘什么棋?

医药 来源:新康界 作者:沐沐

2019年是全球制药业并购蓬勃发展的一年。年初,制药界就传来重磅级收购消息,百时美施贵宝以740亿美元收购新基。而据路孚特的数据,若将债务包括在内,该笔交易价值达950亿美元,这将超过辉瑞在2000年以890亿美元收购华纳-兰伯特的交易记录,成为制药史上最大规模并购案!

此外,在2019年,动物保健公司Elanco收购拜耳动物保健业务,跻身全球第二大动物保健公司;安进斥资27亿美元收购百济神州20.5%股权,成为国际生物制药企业和中国药企之间金额最大、涉及产品线最多的交易,这也是全球生物制药领域金额最大的一次股权投资;此外,罗氏以28.5亿美元缔造了细胞和基因疗法领域针对单个在研项目的最大授权许可。

下面具体看看2019年全球药企的并购情况。本文统计了18例在2019年宣布的交易额超20亿美元的主要药企并购案例,其中,在2019年之前宣布交易,并于2019年完成交易的并不在本文统计范围内。


图表1:2019年交易金额超20亿美元的药企并购交易案例(不完全统计)

来源:公开资料,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药企龙头们的并购方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行业的发展方向。而回顾2019年全球药企龙头们的并购交易情况,可以发现如下特点:

1、肿瘤领域仍受欢迎

肿瘤领域是近年药物研发的热门,也是各大药企纷纷布局的热点。在2019年,上表所列的交易金额超20亿美元的药企并购交易案例中,有近半的交易涉及到肿瘤领域产品。

作为颇受药企欢迎的领域,“肿瘤”贯穿了2019年这一年的药企大型并购头条:从2019年1月宣布的肿瘤巨头百时美施贵宝和新基的合并,到年中辉瑞以114亿美元收购Array BioPharma、阿斯利康和第一三共制药关于曲妥珠单抗的许可交易等,再到12月部分跨国药企收购早期公司,如默沙东以2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ArQule、赛诺菲25亿美元收购Synthorx。可见,各大药企一直都在不断扩充自身的肿瘤管线,为抢占市场做准备。

2、药企对基因疗法青睐不减

2019年,不但有两款基因疗法分别获得美国FDA和欧盟的批准,而且还有多家药企通过并购形式积极布局基因疗法领域。据Vantage的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收购基因疗法产品的金额已达到170亿美元。

仅上表统计的就有4例交易与基因疗法有关。其中,罗氏以28.5亿美元缔造了细胞和基因疗法领域针对单个在研项目的最大授权许可。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低于20亿美元的并购交易,如2019年3月,渤健以总计约8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眼科基因治疗公司NightstarTherapeutics;8月,拜耳宣布以6亿美元收购致力于利用专有的诱导多能干细胞平台开发神经病学、心脏病学和免疫学领域的工程细胞疗法公司BlueRock等。

可见,很多大型药企都对基因疗法兴趣不减。其实,早在2019年1月,当时的美国FDA局长Scott Gottlieb博士和生物制品评估和研究中心主任Peter Marks博士就预测基因疗法将进入蓬勃发展时代,到2020年,FDA每年将接收超过200个IND,到2025年,预测每年将批准10-20种细胞和基因治疗产品。而2019年几家公司在基因和细胞疗法方面取得重大进展,也将加速这种势头的发展。

不过,这种高速增长背后也伴随着挑战,如大量的前期投资、产品价格高昂等。另外,波士顿咨询集团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Michael Choy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制药公司将面临如何将基因和细胞疗法纳入其整体业务的挑战。基因和细胞疗法与预算和决策的常规范式不太吻合,其需要根据不同的发展速度和相关的专业知识进行调整。各家公司都在把基因疗法硬塞进它们目前的模式,但从长期来看,必须做出改变。”

3、跨国药企巨头继续剥离非核心业务

以前,跨国药企总是追求扩大化、多元化,而现在,这些企业在回归核心业务,并越来越聚焦创新药了。特别是近几年来,跨国药企剥离非核心业务的动作越来越频繁。

2014年,诺华以2.75亿剥离旗下流感疫苗业务;同年,拜耳以14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默沙东旗下保健消费品业务;2015年,礼来出资54亿美金收购诺华的动物保健品业务;2016年,赛诺菲动物保健业务和勃林格殷格翰消费者保健业务交换......2019年,受“4+7”带量采购及专利到期影响,辉瑞普强不得不被出售,与最大仿制药企迈兰合并为一家新公司,而拜耳为了更加聚焦主营业务,也将其动物保健业务剥离。

跨国药企的重心在向创新药转移,未来,跨国药企进行的是创新药的大比拼。


图表2:部分跨国药企调整非核心业务情况

来源:公开资料,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2020年,大型药企可能会更倾向于进行小规模并购交易

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KPMG)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进入2020年,美国生命科学公司的CEO们仍然对并购有着强烈的兴趣。而援引摩根大通的分析师克里斯·肖特发表的一份报告,在2019年并购交易“泛滥”之后,企业更可能会寻求规模较小的收购,而非大规模并购。另外,肖特表示:“我们认为,到2020年,商业发展将转向捆绑交易,专注于拓展现有的治疗垂直领域,并增加本世纪20年代中期的潜在上市机会。”

药企之所以更倾向于小规模交易,一方面是因为大型制药企业的股价增长缓慢甚至下降,而生物技术公司的整体表现却超过大型制药企业,因此,大型药企对这些生物技术公司比较感兴趣,希望增加相对较小的生物技术收购,甚至支付高额溢价以将其锁定。

另一方面,过去一年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收到的大宗交易表现不佳,如在2019年,百时美施贵宝收购新基、罗氏与Spark的交易、艾伯维与艾尔建的合并、Elanco对拜耳动物保健业务的收购等交易都遭遇了反垄断障碍,其中部分交易或延迟,或仍未得到解决,因此大型药企可能对这类交易更加警惕。

这也是那些潜在的生物制药买家在2020年将面临的一个大问题,美国反垄断监管机构可能将进行额外的审查。而随着美国总统大选临近,美国国会在药品定价方面的压力也可能更多的转化为联邦贸易委员会方面的审查障碍。

来源:新康界   作者:沐沐

标签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