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酬过亿上市药企高管已达3位!抢人才,本土创新药企与MNC拼待遇!

医药 来源:E药经理人(ID:eyjlr2013) 作者:高嵩

2019年年关将至,带量采购、医保目录谈判等一系列政策冲击加剧,使得医药行业基础人才流动加剧,甚至于跨国药企高管也不断传出离职又“回巢”的矛盾信息。

这似乎也预示着当下创新红利风口中国本土高级医药人才矛盾的心理,既被本土创新药企带来的全新机会所诱惑,又担心新环境存在的不确定风险,而加入或者创立本土创新药企的诱惑究竟有多大?薪酬待遇是最直观的标尺。

此前,美国医药媒体Endpoints News曾发布大型上市制药公司CEO薪酬榜单,对赛诺菲、阿斯利康等多家跨国大型药企CEO 2018年的薪酬及变化情况进行了整理分析,榜单中薪酬水平最低的GSK 首席执行官Emma Walmsley 2018年的薪酬待遇水平都超过5000万元人民币。

这样超高的薪酬待遇水平似乎与医药创新实力刚刚由第三梯队跃居至第二梯队的中国本土医药界相距甚远,但是仔细分析可以发现,中国与之的差距正在缩小,甚至在一些部分呈现超越之势。


E药经理人对沪港深三地上市医药公司高管薪酬情况进行了整理分析,虽然A股医药上市公司报酬排名前三高管合计收入超过千万的仅有10家,但在港交所新政、科创板开板等上市政策利好的激励下,原有的薪酬激励方式已经有所变化。据E药经理人不完全统计,A股及港股医药上市公司薪酬过千万的高管已经达到了至少21人,这其中除了企业创始人之外,也不乏职业经理人的身影。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21人中除百济神州海外创始人之外,A股、港股医药上市公司2018年薪酬过亿的高管数目已经达到了3人,这似乎预示着中国医药领域的激励生态正在发生微妙的转变。

01 薪酬过亿已达3位!

在Endpoints News发布的大型上市制药公司CEO薪酬榜单中,与中国关联最多也是榜单中2018年薪酬增长最快的,无疑是百济神州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欧雷强,凭借2790万美元的薪酬,他位列整个薪酬榜第二的位置。

欧雷强不止自己实现了薪酬的快速增长,凭借“中国通”慧眼,他找到的中国区经理人待遇也颠覆了原有中国医药职业经理人的薪酬体系。

曾经担任辉瑞大中华区总裁的明星职业经理人吴晓滨于2018年4月加入百济神州担任公司中国区总经理和总裁。百济神州于2019年4月11日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供的一份文件显示,2018年百济神州为吴晓滨所支付的薪酬,高达2154.9万美元,同欧雷强的2789.58万美元相比也所差无几,按此来换算为人民币,吴晓滨在2018年的薪酬水平已经突破亿元。

百济神州虽然声明强调,2150万美元薪酬包组成中包括了1500万为RSU限制性股票,500万认股期权。二者均为有条件限制的长期性酬劳,并在任职的五年内逐期兑现,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收入”,但这一数字无疑也刷新了MNC职业经理人此前的薪酬待遇水平。

事实上,跻身“亿元薪酬俱乐部”的前MNC职业经理人,并不止吴晓滨一位。2018年年报披露的信息显示,基石药业董事长兼CEO江宁军薪酬也超过了1.4亿元,其中以股份为基础的付款开支占比最多,达到了1.34亿元。

江宁军博士在赛诺菲有超过10年的任职经验,并曾经担任赛诺菲亚太研发中心总裁,2016年7月4日,江宁军宣布出任基石药业首席执行官,并带领基石药业2019年实现成功在港交所上市。

MNC职业经理人之外,通过建立本土医药创新企业,信达生物制药创始人、董事长兼总裁俞德超也成功步入亿元薪酬行列。根据2018年年报披露的信息,俞德超2018年的薪酬超过1亿元,其中表现花红占到了很大部分,达到8726.4万元。

信达生物制药是俞德超一手创立的肿瘤创新药公司,旗下的PD-1创新药信迪利单抗注射液已经成功上市并被纳入到2019版的新医保目录中。在成为职业经理人之外,俞德超作为一家本土创新药企业的创立者,开辟了实现财富增加的另一条途径,便是承担不确定和风险,创业创新药企。

02 千万薪酬挖人才

在21位薪酬过千万的医药上市公司高管中,虽然相当数量都是上市药企的创始人或者创始人家族成员,但中间也不乏职业经理人的身影。这预示着,随着一批的本土创新药企发展并成功实现上市,创新药企有更加丰富的资金去挖掘人才,同时也愿意给出传统跨国药企所不具备的薪酬待遇体系去吸引人才。

得益于港交所新政的政策红利,本土创新药企华领医药于2018年9月12日成功在港交所上市,在汇聚各种人才上,华领医药也是下了血本。

2018年年报披露的信息显示,华领医药创始人兼CEO陈力的薪酬为1177万元,而华领医药执行副总裁兼CFO林洁诚的薪酬则达到了3115.4万元。

林洁诚于2017年12月22日加入华领医药担任首席财务官,加入华领医药之前,林洁诚在医药健康领域有超过20年的从业经验,曾担任美银美林亚太区消费品、零售及医疗保健领域的投资银行业务负责人,以及香港、台湾地区投资银行业务负责人。从最后的薪酬对比上看,在华领医药成功实现上市的过程中,新加入的CFO助力不少。

药明生物也是愿意给到职业经理人有力薪酬激励的典型例子。2018年年报披露的信息显示,药明生物CEO陈智胜博士的薪酬达到了1952.2万元,其中相当部分来自于以股份为基础的报酬,达到1582.3万元,这些股份报酬无疑能够激励职业经理人招徕人才并带领创新药企发展壮大。

图片来源:公司2018年年报

A股上市医药公司中,在高管薪酬激励上下了不少本的是2018年刚刚实现上市的迈瑞医疗。在医药上市公司薪酬超过千万的21位高管中,迈瑞医疗占据了4席,其中也不乏常务副总经理、高级副总经理等位置的职业经理人,可见迈瑞医疗作为新晋上市的国产医疗器械企业,在薪酬激励上的力度。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A股上市医药公司2018年在薪酬激励上并没有港股新上市的企业势头那么强劲,但也有A股上市医药公司愿意在职业经理人激励上投入更多资源,如复星医药,也有薪酬过千万的高管出现。

而尽管新兴本土创新药企在挖人才上愿意投注更多资源,但医药高端人才在选择由跨国外资药企加入到本土创新药企的过程中,仍然面临薪酬以外更多的挑战,外资药企高管跳槽本土创新药企又回到原东家,外资药企高管宣布离职后放弃离职的情况都有发生。

谋求更好的职业发展,在薪酬待遇之外,高端医药人才还有很多因素需要考虑。

来源:E药经理人(ID:eyjlr2013)   作者:高嵩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