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到企业代表流泪,医保谈判更多细节揭秘(附视频)

医药 来源:医谷

11月28日,97个药品通过谈判准入的方式进入国家乙类药品医保目录,随后,一段由央视新闻播出的医保局专家“灵魂砍价”视频很快登上热搜榜。


近日,央视《焦点访谈》播出的专题节目《医保药品“砍价”记》,再次将这场自国家医保局成立以来启动的史上最大规模药品谈判背后的更多细节进行了展现。

一粒223.12元降至十位数

在此前的“灵魂砍价”视频里,阿斯利康的达格列净进入医保前的10mg规格每片为15.96元,在经两轮报价直至最后以“4”太多不吉利,被浙江省医药服务管理处处长许伟砍至4.36元,降幅高达72.7%。

在此次公布的视频里,依然是许伟处长出境,不过,这次的药品是价格更高的非小细胞肺癌ALK抑制剂盐酸阿来替尼(商品名为安圣莎),其此前市场在售价为223元每片,据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副院长石远凯介绍,该药每个月用量价格是49980元,于病患及其家属而言,经济负担太过沉重。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在此次的谈判现场,医药企业代表的第一轮报价是95元每片,但依然被谈判组“嫌弃”价格太高,在被要求“好好算算”和赶紧向CEO汇报商量后,最终,盐酸阿来替尼给出了一个“特别吉利的数字”,但出于保密,签约价格无法公布。这是国家医疗保障局对药品谈判的创新之处,允许企业申请价格保密,从而为中国患者争取到尽可能低的价格。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不过,根据医保局公布的数字,此次谈判进入医保的肿瘤、糖尿病等治疗用药的降幅平均在65%左右。由于阿来替尼慈善援助方案中,次年及以后折合每粒68.65元,相当于223.12元的30.8%,与平均降幅接近,有媒体测算,考虑到许伟处长对吉利数字的喜爱,该品种的签约价格可能是68元、66元或58元。以这些价格计算,年费用为19.86万元、19.27万元或16.94万元,假设医保实际报销比例是50%至70%,则患者自付约5.1万元至9.9万元。

谈判的底价是怎么测算出来的

对企业而言,创新药有巨大的研发成本,企业有自己的考量,而基于医保基金的可承受程度和药品的性价比,医保局也要进行专业的评判。国家医疗保障局医药服务管理司副司长黄心宇就表示:“谈判的核心就是用一个合适的价格来购买,让它进入到医保目录,能够兼顾到患者的负担,基金的承受能力和企业的意向,企业愿意,有合理的利润。”

谈判到底怎样谈才是合理的?为此,国家医保局从专家库中随机抽取了39位药物经济学专家和11位基金测算的专家进行专业测算。

在10月9日的动员会后,39位药物经济学专家随机领取了自己需要进行测算的药物资料。药物经济学专家组的组长和副组长与测算专家进行沟通,他们需要找到最合适的测算方案,找到最利于谈判的价格。

在药物经济学的专家进行测算的同时,另一组来自各地医保部门的11位基金测算专家,也在同步进行测算。他们计算的是药品谈判成功进入医保之后,对医保基金的影响分析。

2019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谈判基金测算专家顾亚斌说:“给我们一个总体的基金总盘子,有多大的空间来用于购买或者跟企业谈判新增的药品目录,我们主要的工作就是,在总的盘子下怎么样来进行测算,用有限的钱购买到最好的产品。”

通过药物经济学专家和基金测算专家这两组专家的共同测算,各个药品的谈判底价才最终确定。这个底价决定着谈判是否能够成功,也是医保部门谈判的底牌。

如何确保谈判的高度保密和公平公正

底价是医保局的底线,也是企业能够过关的合格线,一些企业试图走捷径,医保局测算工作动员会的当天,有企业人士蹲守在在医保局附近观察专家的组成,有些企业甚至私自还想在私下和专家单独接触,一次又一次地敲响谈判专家入住的酒店房门,逼得专家连门都不敢出。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因此,如何确保整个谈判过程的高度保密和公平公正,国家医保局做了很多工作。

据了解,一方面,专家廉洁自律是确保公平公正的基本要求。另一方面,整个测算的制度和流程也为保障谈判工作的公平公正上了一道安全阀。

国家医疗保障局医药服务管理司副司长黄心宇说:“药物经济学的这一组专家测算,我们每一个专家是独立测算的。对于每一个药品具体的测算方法,药物经济学组的组长、副组长会商把关,告诉专家大概应该怎么测算。”药品和专家一一对应,责任更加明确,再加上组长们统一标准,结果也就更加公平,同时,药物经济学专家组和基金测算专家组平行测算,互不干扰,两组的测算结果都影响着最后的底价。这种去中心化的设计,为测算工作加了一道密码锁。

此外,药物经济学专家组和基金测算专家组平行测算,互不干扰,两组的测算结果都影响着最后的底价,而且严格保密,到了谈判的现场才交给谈判组。

在最终底价确定之前,为打消企业顾虑,药物经济学专家组的三位组长和医保局医疗服务管理司的工作人员组成三个小组,分别和各个企业代表,就每个药品的测算方式,逐一进行沟通。双方反馈意见之后,国家医保局综合各方内容,最终获得每个药品的谈判价格。

正是在各流程中的严格保密,底价才成为谈判组手里的底牌。这样,谈判组才能在和企业谈判中通过一次次“灵魂砍价”将价格降下来。

整个研谈判的过程于企业而言是很“艰辛”的,在《焦点访谈》播出的现场画面中,甚至可以看到有企业代表当场落泪。

不过,也正是经过了这场“博弈”,才最终换来了70个新增谈判药品60.7%的价格降幅,27个续约药品26.4%的价格降幅。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