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保谈判“灵魂砍价”后,降价药如何真正惠及患者?

医药 来源:亿欧 作者:漆叶青

“那还得再打电话。”说完,阿斯利康的谈判代表黄彬第二次走出谈判室,他一边在外不住走动,一边向电话那头请示着什么,而旁边他的同事,正拿着计算器飞速计算着。在这之前,阿斯利康参与此次谈判的药品达格列净片报价已从最初的5.62元/片降至4.50元/片。

再回到谈判室,公司给予的让价空间已经越来越有限,黄彬将这一轮的报价再降了1毛钱,为4.4元。而国家医保谈判的专家仍在据理力争,“这样吧,四太多,我觉得中国人(听着)难听,再降4分钱吧,四块三毛六,行不行?”“好,同意!”

昨日,不少人都看过这段视频,这是央视纪录的11月12日上午国家医保谈判的画面,达格列净片以4.36元/片的价格进入国家医保目录,比起16.29元/片的市场价,降价幅度达到73%。对此,有人直言,“砍价精确到元角分,比咱去菜场买菜还结棍(上海话“厉害”)。

其实,这场谈判不过是今年上百场国家药品谈判中的一场,自2016年启动医保目录谈判准入以来,这是我国进行的第四次医保谈判,也是谈判药品数量最多、谈判机制设计最为缜密的一次——共涉及150个药品、尝试性地引入了价格保密机制和竞争性谈判机制。

而谈判的成效也是显着的:150个药品共谈成97个,药价平均降幅为60.7%,根据国家医保局的测算,患者个人负担将降至原来的20%以下,个别药品降至5%以下;而首次采用竞争性谈判机制谈判成功的三种丙肝治疗用药,降幅平均在85%以上。

围观这场史上最大规模的医保谈判,可以直观看到的是:有企业分角必争,有企业直降价超八成。而在这些直观场景背后,我们既可以感受到国家增强患者对药品可及性的决心,也能够体会各大药企对抢占中国市场的热切。

不过,在眼见多个药品大幅度降价之后,也不可过于盲目乐观,药品进入医保只是第一步,根据过往经历,药品在降价进入国家医保目录后,还需经历省级挂网采购、医院采购、医生开药等多个环节,才能到达患者手中。

此前不乏这样的情况:药品已被纳入医保目录,却面临着进了医保,却进不了医院的尴尬,患者仍需自费全额购药。因此,其实进入医保并不是万能钥匙,在成功进入医保之后企业仍然面临着大量工作需要完成,比如是否能顺利进院,产能是否能配合等。

引入新规则确保全球最低价

昨日,国家医保目录正式公布,至此,堪称2019年中国医药圈最大的悬念就此落地。

此次谈判成功的药品多为近年来新上市、且具有较高临床价值的药品,涉及癌症、罕见病、肝炎、糖尿病、耐多药结核、风湿免疫、心脑血管、消化等10余个临床治疗领域,目录结构得到进一步优化。

“多个全球知名的‘贵族药’开出了‘平民价’,进口药品基本都给出了全球最低价。”国家医保局医药服务管理司司长熊先军说。保守估计,通过谈判降价和医保报销,患者个人负担水平将降至原来的20%以下,个别药品降至5%以下。

而对比在这之前的三次医保谈判,在总体降价幅度上,谈成97个品种平均降价幅度约51.2%,基本与前三轮降幅持平,其中新增品种平均降价幅度本轮最大,达到60.7%,新增品种谈成率为58.8%,远低于前两次准入谈判,续约品种平均降价26.4%,谈成率87.1%。


我国历次国家医保准入谈判情况

不过,从公布的结果来看,跟此前几次谈判很明显的一大差别是,很多药品并未公布医保支付标准。实际上,这恰是此轮医保谈判所开的先河之一——谈判价格保密。

在药企递交给医保局的资料中,末尾有一个选项,选择谈判价格是否保密。最终,共计47款药品(46款西药、1款中药)选择了价格保密,其中就包括诺华旗下的3款药品——芦可替尼、雷珠单抗注射液和地拉罗司。

对此,诺华肿瘤(中国)市场准入部负责人邓阅昕表示,诺华肿瘤这次谈判成功的3个药品都给出了全球最低价,也申请了价格保密。这么做既能保证中国患者可以用到低价的药物,又不会对其他国际市场带来价格体系的冲击。

熊先军也表示,价格保密是国家医保基金和商业保险经常采取的策略,只要价格保密就可以拿到国际的最低价格。中国人口众多,市场较大,同时还是发展中国家,这都决定了我国应该争取全球最低价。虽然这些药品医保支付标准不公开,但明年目录落地后,广大群众会有切身感受。

除了价格保密机制,竞争性谈判是此轮谈判所开的另一先河,11月13日所进行的丙肝新药谈判是此次唯一采用竞争谈判的。不同于其余药品谈判时,医保局与企业一对一,当天的谈判,医保局事先明确,6个丙肝药仅允许2个全疗程费用最低的药品进入目录,同时也承诺2年内不再纳入新的同类药品,引导企业充分竞争。

最终,6个丙肝药品3个谈判成功,分别是吉利德公司的来迪派韦索磷布韦(吉二代)、索磷布韦维帕他韦(吉三代)和默沙东的艾尔巴韦格拉瑞韦,药品降幅平均在85%以上。与此同时,3款药品也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价格保密。

药企对赌“以价换量”

对于药企大幅降价的行为,不少患者表示乐见其成。

全球药王修美乐(阿达木单抗)经历此前5月份的主动降价后,此轮谈判再降60%,每支价格为1290元,最终如愿进入国家医保目录,两次降价累计降幅达到83.5%。目前这一药品在中国获批的适应症包括类风湿、强直性脊柱炎、银屑病和多关节型幼年特发性关节炎。

有银屑病患者向亿欧大健康表示,按照目前的价格,“一支1300,一月两支2600,一年31200,医保报销70%,个人花9360,一年一万,我基本能负担起了”。而在谈判之前,2018年,修美乐在中国的中位中标价为每支7586元,年治疗费用高达20万。

如此狠的降幅,也在业界引起哗然一片,不过,降价并非“只为奉献”,药企自有一本生意经。

近年来,由于同类药物的不断出现,修美乐药王的位置似乎已经难保了。根据其生产企业艾伯维财报,今年第三季度,修美乐连续多年的增长势头出现拐点,营收总额下降3.2%,其中,国际市场严重拖后腿,大幅下滑31.8%。

为此,药王不得不放下架子,把希望放在庞大的中国市场上。尽管修美乐在国内获批的适应症仅4个,但对应适应症的患者并不少——中国类风湿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和斑块状银屑病的患者总数相加超过1500万人。

这意味着,按照现在的价格,一年大约3万元的人均价格,即便患者人数仅增加1%,修美乐的销售额也可实现45亿元的增长。

这其实就是“以价换量”的逻辑。于药企而言,以价换量是参与医保谈判的重要出发点,而从历史经验来看,价格谈判也确实对产品销售有着直接影响。

2016年,原国家卫计委组织首次医保谈判,吉非替尼、埃克替尼谈判降价,2017年2月进入新版医保目录后,二者销售额均出现快速增长,反观当时的厄洛替尼并没有选择降价进入医保,其销售额出现了下滑。

再以罗氏“三剑客”赫赛汀、美罗华、安维汀来说,这三大抗肿瘤单抗此前均以超过50%的降幅进入了医保,尤其是赫赛汀的降幅高达65.7%。仅进入医保不到半年,赫赛汀2018年一季度在样本医院销量就较去年同期增长了164.1%,同时销售额也达到2.15亿元高于去年同期。美罗华和安维汀表现也同样出色,2018年一季度销售额均超同期,尤其是降价幅度61.58%的安维汀,同比增长达到266%。

除了以价换量,药企之所以如此看重此轮医保谈判,原因之一还在于企业降价入医保目录的道路“只此一条”,今年国家医保局在公布新版医保目录的时候,提到各地应严格执行《药品目录》,不得自行制定目录或用变通的方法增加目录内药品,也不得自行调整目录内药品的限定支付范围。

这意味着,没有进入国家医保目录的品种,想要通过地方增补权限进入目录的通道已被堵死。

进医保只是第一步

降价后,能否放量,有多大的销量增长?这是药企们关注的问题。而对于患者而言,他们所在乎的是,降价药能否真正到达自己手中?什么时候能够到达?

根据以往情况,药品在进入国家医保目录之后,还需经历省级挂网采购、医院采购、医生开药等多个环节,才能到达患者手中。

在一银屑病患者群中,修美乐降价的喜悦瞬间被群内另一冷静的声音冲淡。“医保谈判降价后,首先面临的问题是:医院得进药,但这个药占比谁来背呢?另外,至于门诊统筹,每个月都有报销上限,像我这门诊一个月150元。”该人士表示。

在去年的抗癌药专项谈判之后,有医药战略咨询人士也曾向亿欧大健康坦言,据其观察,此前的医保谈判完成后,药品价格降下来了,却出现了缺货以及医院不愿用、医生不愿开的尴尬情况,最终降价“福利”还是没有惠及全部有需要的患者。

2017年7月被纳入国家医保目录的乳腺癌靶向药物赫赛汀,自去年3月起开始出现全国范围内的缺货,直至5月30日,国家药监局通过了罗氏对供应中国市场赫赛汀转换生产基地的批准,这一情况才开始缓解。

今年1月初,《经济半小时》栏目也纪录过一个情况:去年10月,非小细胞肺癌靶向药物克唑替尼纳入了医保报销目录,但在之后的整整一个月,家住贵阳的患者王先生跑遍贵阳的任何一家医院都买不到克唑替尼,药房、医保办、肿瘤科给出的答复都是没有这个药。

王先生的经历也并非只是个例。在“与癌共舞”网络论坛的一份调查中显示,截止到2018年12月16日,504个癌症患者中,有54.9%的患者表示买不到医保抗癌药,甚至有53.4%的患者透露,医院已经明确表示不进医保抗癌药。

对于上述情况出现的原因,一方面是药企对自己产能的预估不足,另一方面也是整个医药政策协调上的问题,如医保控费、药占比考核等。

所谓医保控费,指的是国家对医保的投入总额是有限的,部分高价药物进入医保后,明显受到医保总额控费的压力,需要在处方上进行限制。

而药占比考核,通俗来讲,就是患者在就医过程中,买药的费用占总费用的比例。为了破除以药补医的顽疾,2017年国家出台相关规定,要求试点的城市公立医院药占比(不含中药饮片)总体降到30%左右。

对此,有药品谈判成功的药企高管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药品通过谈判降价纳入医保后,企业现在最关心的是,国家如何能在医院准入上给予政策方面的帮助,让患者尽快用得起、用得上这类好药。

熊先军表示,下一步将指导地方做好落地和执行,加强对各地医保部门的指导,及时将谈判药品纳入乙类目录范围,并会同有关部门提前做好信息系统调试,指导医疗机构根据需要做好备药准备,确保2020年1月1日顺利启用新版目录,让广大患者早日受益。

来源:亿欧   作者:漆叶青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