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药公司CEO的养成

医药 来源:医药魔方 作者:钓鱼哥

投资新兴的创新药公司,最初级的段位大概是看头衔。诸如地产、互联网之类的傻钱,经常看到团队有院士、专家乃至院系主任之类头衔,便不问价,一脑门子扎进去。聪明点的机构会看创始人的科研履历,喜欢海归+ Big Pharma研发,参与过某些项目,最好还是领导过研发团队,因为知道这些经验才有价值。

再深一层便是判断项目。从专业角度,综合判断项目价值、机会、风险、治疗领域、临床需求、竞争格局等要素。没有科班出身并且有经验的专业团队,这个活儿是干不了的。能到这个层次进行深度分析和决策的,也基本都是头部机构。把这些摸清楚,项目大致不会踩到特别大的坑。

如果再深入些,看什么呢?我的观点是,看运营能力。更直接就是,看CEO。

创新药公司的成功,自然离不开扎实的研发能力。然而说一千道一万,研发能力需要落地为研发成果,Pipeline要顺着Phase I/II/III往后推进,公司价值方能不断成长。

做新药不是贾会计的PPT造车。套用基础科研领域一句话:Idea is cheap。Pipeline有没有价值?最终还是要拿数据和进展说话,从临床前的Potency、DMPK、Toxic,到拿下IND,再到做出临床数据。纵是起步之初Pipeline再华丽,2年前在PCC(临床前候选化合物)验证,晃荡2年后还没开始IND enabling study,这样的进展恐怕也难得到进一步的价值认可。

项目进展靠什么?有人,有钱,有效率。找得到团队,拉得到投资,能把团队和资金组织起来,高效推进,产出数据,再进一步吸引更强的团队,拿到更大的投资,乃至奔向资本市场。所有这些,最终核心还是要靠CEO来落地运营。

国内的许多创新药公司,起步账面实力,从Pipeline潜质到科学家履历,大致都在同一水平。可是开张三五年之后,差距明显:那边是吸引了一票知名投资机构,过百人的团队,几个项目在临床,投行进场筹备IPO;这边才刚刚从几个人扩充到十几个人,折腾首个项目的IND,同事还在为融资焦头烂额。这个差距,恐怕不能归咎到研发能力和项目上。

国内比较成功的创新药公司,百济神州和诺诚健华。这两家最初对外的典型形象都是知名科学家王晓东和施一公领衔。但事实上,明眼人能够看出,这两家真正主打的BRAF、BTK等项目,和这二位成名的科研领域,重叠十分有限。

当然,二位科学家创始人对公司从战略到资源的贡献无可辩驳。然而真正使百济神州和诺诚健华相较诸多同级别创新药公司,凭借超高效的运营效率脱颖而出,恐怕欧雷强和崔霁松二位CEO的出色运营同样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至于如再鼎这类License in模式的公司,杜莹作为CEO带来的运营优势,恐怕就更为吃重了。

也有科学家将CEO一肩挑,信达是成功的典型。其实国内比信达成立更早一两年、创始科学家处于同一段位的抗体药物研发公司其实也颇有一些,但时至今日,多数还与之相去甚远。信达起步虽不是最早,在项目、融资和公司成长方面走得却更快,不得不说,除了研发能力外,俞德超在项目和团队运营管理方面的突出能力,同样是重要的因素。

插一句,即使基础科研领域的科学家,在取得业内广泛认可的科研成果,同时到了一定年龄和资历之后,级别再往上走,比拼得也不仅是看自己实验室的产出,同样也需要更多的运营能力,对外包括资源的获取和协调,对内包括更大规模的团队管理。在国外,最前沿的科研成果多由一线三四十岁年富力强的科学家产生,白发苍苍的诺贝尔奖获得者,更多会担起把握宏观方向,协调高层战略,统筹院系、研究所等机构,以及挖掘年轻科学家的任务。国内大牛科学家略有差异,高瞻远瞩的活儿要干,但从署名看,不少人好像同时也还在科研一线奋战。如此这般,科研贡献当然可以分享,只是哪天手下人多手杂闯了祸,恐怕也要跟着背锅。

回到正题。对新兴的创新药公司而言,一个CEO,至少应该具备如下特质:

懂科学,对行业内最新的动态和方向,不求从你这里产出,但你要能看懂,能跟上,对方向趋势有一定程度的感知和把握;

会做药,做过药,临床前做什么,找哪家CRO,什么时候该申报,到哪里找临床资源,都大致清楚;

有人脉,从临床前的药代毒理团队,到合格CMO,总有直接或间接的人脉能够接触到,邀(hu)请(you)加入自己的团队;

会管理,10个人的团队,50个人的团队,再到200人的团队,管得动,管得住,能出活儿,胡萝卜大棒一起上,还让人心服口服;

能融资,天使、VC、PE甚至投行和二级机构,不同阶段类型的机构,都能把自己的story卖个好价,弄到足够的钱继续前进;

跟各方神灵,内部的创始科学家和投资人股东,外部的专家顾问、临床大佬、政府官员,也都能面面俱到。

可以看到,即使是数据说话的高科技公司,亦是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这般理想的创新药CEO从哪里来?国内毕竟不像国外,创新药产业积累足够多,有相当一批连续创业者,因而有机会找到有经验的CEO。同时产业各模块比较成熟,CEO的科学能力都可以被分担,找人找钱才是最重要的要求。这也是为什么许多国内公司做到一定规模后,美国公司的CEO一定会找白人(BD也是),就是为了能更好的融入当地圈子。如果有机会接触一些美国创新药公司的职业CEO,会发现这帮人在sell story方面看起来就是天才演员。

国内创新药公司从哪里找CEO?许多人第一反应可能是外资药企的非研发部门,诸如市场营销。其实多数时候,这帮人都未必是合格的创新药公司CEO。他们情商或许不差,但是Big Pharma和创新药公司运营差异实在太大,除非是已有产品上市的创新药公司,否则对更早期阶段而言,他们的经验和能力确实很难胜任,更不用说其中许多恐怕早已习惯都养尊处优。

大药厂研发领域的高管倒是不错的选择,带过团队,做过项目,懂科学、会做药、有人脉、会管理这些要求,都能够胜任。当然,融资等方面会是起步的短板,但以其能力来说,未必不可逾越。不过话说回来,许多外企华人科学家,或许是因为教育方面的短板,科学方面足够优秀,但是情商确实平平。真正在研发部门做到足够层级管理角色的华人科学家,相对少得多。海外华人的临床科学家不够多,可能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如果经验和资历足够,投资机构的医药投资人,以及大药厂的BD,也会是不错的创新药公司CEO人选。潜力和资源都是足够的,不过角色方面可能需要转型,这也需要自己首先下定改变的决心。

创始科学家能不能做CEO?没有绝对的yes or no。关键是创始科学家是否具有作为CEO运营企业的能力。有的话当然好,没有也不必强求,找到合适Partner,然后自己专注科研,同样也是不错的选择。这也和过去的履历有关,通常来说,有过工业界经验的科学家,会比学术界的科学家,胜任的机会更多。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CEO也不是一天养成的。这年头,科学家常有,CEO不常有,全能的创新药公司CEO恐怕比熊猫还稀罕。不过,好在创新药产业还是聚集了足够多的青年才俊,对于许多初次上手的CEO而言,只要有认识,肯学习、能成长,即使起步有短板,后面依然有很大的机会,能够真正担起公司运营的重担。同样对于创新药公司,成立1年、3年、5年甚至10年,运营的要求也并不相同,这些也要求CEO们能伴随着公司一路成长。

来源:医药魔方   作者:钓鱼哥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