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1“千亿”市场攻坚:第一军团已就绪,第二梯队为杀出重围各寻“奇招”,格局能否颠覆?

医药 来源:E药经理人(ID:eyjlr2013) 作者:高嵩

PD-1前6家悉数出炉,“第一梯队”已然显现,但赛程才刚刚启幕。拓展适应症、多靶点开发、联合用药、医保谈判,各家PD-1药企都打出了差异化策略冲刺竞争,商业化队伍建设也在加速招兵买马。在原有竞争策略之外,PD-1药企开辟伴随诊断新路,两家外资药企已经找到合作方,而一家本土药企与本土伴随诊断企业正在联合开发,这会成为颠覆PD-1市场竞争格局的新思路吗?

3天激烈的国家医保谈判,君实、信达、默沙东和BMS四家企业PD-1医保谈判进展成为了业界关注的焦点。而就在3天国家谈判期间,有媒体爆出百济神州的PD-1获批在即,PD-1竞争“4+2”第一梯队已然成形,获批上市已经不是业界关注的重点焦点内容。

2019年初,哈尔滨血液肿瘤研究所所长马军在接受采访时讲到,PD-1 38个厂家报批临床试验,已经退出了8个。半年多时间,更多PD-1获批上市,以及4家PD-1进入到最新一轮国家医保目录,PD-1研发进展局后的企业面临的商业化落地压力越来越大,PD-1的竞争也由研发百家争鸣的状态转换到商业化战国对垒的格局。

拿什么策略进行商业化竞争?怎么抢占更多的PD-1市场?在PD-1研发上已经落后的企业,如何借力能够突围目前的困局实现“弯道超车”?各家已经打出了加快拓展适应症、多靶点研发、联合用药等研发上的拓展策略,而在商业化拓展上,君实、信达两家的销售费用大幅扩张,恒瑞PD-1丰厚的销售激励政策已然流出,商业化竞争已然纲举目张。

在原有策略之外,PD-1/PD-L1伴随诊断助力的新策略横空杀出,两家PD-1外资药企默沙东与BMS已经入局与安捷伦达成合作,而罗氏在研的PD-1/PD-L1伴随诊断诊断试剂盒已经与罗氏自家的PD-L1单抗以及阿斯利康的PD-L1单抗达成了合作,本土药企复宏汉霖则与药明奥测就PD-L1伴随诊断达成了战略合作,这一新策略的入局很有可能会改变PD-1整体的市场竞争格局。

伴随诊断,PD-1会瞄得更准吗?

云锋基金执行董事黄潇博士展示的数据

“过去三四十年,靶向药物的需求都是快速的增长。同时,有一个统计数据可以看到,有伴随诊断的靶向药中位数的ORR是在55%左右,没有伴随诊断的靶向药中位数的ORR是在23%左右。”云锋基金执行董事黄潇博士说到。

PD-1作为一种新生的靶向抗癌药,单药使用的有效率不高是一个需要克服的痛点问题。患者组织癌度创始人翱宇此前接受界面采访时便表示,目前PD-1单药的客观缓解率(ORR)仅在20%左右的水平,而有效率较低是目前PD-1的一个比较大的缺陷。

值得注意的是,PD-1/PD-L1伴随诊断试剂盒的使用,或许能够给PD-1单药使用客观缓解率不高的问题提供一些解决思路。

黄潇讲到,对伴随诊断的认识要全周期、全产业链的去看待,而不应该仅仅将它视作为是检测,在研发阶段伴随诊断能够帮助药厂对病人进行富集,以及帮助药厂发现新的Bio-Marker(生物标记物),而在处方前,伴随诊断能够帮助医生找到疾病分子层面的病因,给医生做用药的指导,然后在首次处方后能够帮助医生调整药的用量,在一个疗程之后又能够帮助医生做复发的监控,因此,这是个全周期、全流程,药与伴随诊断的协同。

事实上,已经有企业在PD-1/PD-L1伴随诊断试剂上行动了起来。黄潇补充讲到,像PD-1/PD-L1单抗,未来将成为用量很大的伴随诊断试剂,而安捷伦旗下的DAKO已经在2019年10月8日前拿到了国内第一张PD-1/PD-L1伴随诊断三类试剂盒注册证,而罗氏旗下的PD-1/PD-L1伴随诊断试剂盒未来一段时间也将拿到,云锋基金投资的药明奥测与国内领先Biotech公司一起做PD-L1的伴随诊断,有望成为国产第一张,全国第三张PD-L1伴随诊断三类证。

而“第一梯队”和“非第一梯队”的PD-1玩家,也已经有行动起来,在PD-1伴随诊断上提前布局。

2019年10月8日,安捷伦与默沙东联合共同开发的PD-L1检测试剂盒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可在国内上市使用,获准用作伴随诊断方法,以指导存在PD-L1表达(肿瘤比例评分 [TPS] > 1%)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能否接受KEYTRUDA单药一线治疗,而默沙东也成为国内第一家伴随诊断试剂盒成功上市的PD-1企业。

除此之外,安捷伦与百时美施贵宝针对O药开发的PD-L1伴随诊断试剂盒仍然在研发中,而罗氏旗下的伴随诊断试剂盒则已经与罗氏自己的PD-L1单抗药以及阿斯利康PD-L1单抗药建立了合作。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10月10日,本土创新药企复宏汉霖与药明奥测就旗下在研的PD-1单抗(HLX 10)达成了战略合作。而复宏汉霖旗下的PD-1单抗HLX 10目前目前正处在临床II期研发阶段,这一战略合作或许能为其未来的上市赢得一些市场机遇。

扩适应症、联合用药…拓展市场空间

借由伴随诊断所提供的信息,或许能够未PD-1未来的精准治疗赢得更大的市场份额,但在当下,穷尽各种方式尽力拓展PD-1市场规模,成为产品已经上市PD-1企业厮杀的当务之急。

研发上,联合用药已经成为各家PD-1药企克服PD-1单药有效率不高的主要研发策略,PD-1联合靶向药物、PD-1联合放化疗药物,以及其他方式的联合疗法层出不穷。

以恒瑞医药为例,其本身有比较丰富的抗癌产品线,PD-1联合靶向药物策略上,该公司利用自有的VEGFR抑制剂阿帕替尼(apatinib)联合其PD-1抑制剂卡瑞利珠单抗(研发代码SHR-1210),已先后在晚期三阴乳腺癌(TNBC)、肝细胞癌(HCC)、晚期食管鳞癌、晚期骨肉瘤(APFAO)、小细胞肺癌、软组织肉瘤、宫颈癌、结直肠癌等多个瘤种中开展研究,PD-1联合化疗药物,便有PD-1与新辅助化疗、GEMOX方案(吉西他滨+奥沙利铂)等疗法联合用于局部晚期近端胃腺癌(Neo-PLANET)、胃癌、胆道癌(BTC)、原发性纵隔大B细胞淋巴瘤(PMBL)、复发或难治性霍奇金淋巴瘤、NSCLC、晚期食管癌、复发/转移性鼻咽癌、肝细胞癌等癌种患者的临床研究。

联合用药之外,借由不断拓展适应症范围,各家PD-1药企争取尽可能大和多的癌种,在适应症范围广度上攻城略地,外资药企中,BMS旗下的O药已经斩获两项适应证,而默沙东旗下的K药已经斩获三项适应证,并成功挺进一线,这使得K药在与O药的竞争中处在上风。

2019年10月24日,默沙东旗下K药获得NMPA批准,用于PD-L1肿瘤比例分数≥1%的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基因突变阴性和间变性淋巴瘤激酶(ALK)阴性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一线单药治疗。

这是K药在中国获批的第三个适应证,也使得K药成为中国首个且唯一获批作为单药治疗用于相应晚期NSCLC患者一线治疗的PD-1抑制剂,而这将为K药在肺癌领域提供相当大助力。

国产PD-1中,恒瑞报产适应证数量最多。截至目前,卡瑞利珠单抗已经有三线复发/难治性霍奇金淋巴瘤适应证获批,还有二线治疗肝细胞癌、二线治疗食管鳞癌、联合化疗一线治疗非鳞NSCLC三个适应证处在上市申报阶段,均被纳入优先审评程序,未来2年有可能获批。

君实生物在适应证拓展上,也不甘于后。根据君实官网资料,特瑞普利单抗布局了黑色素瘤、鼻咽癌、尿路上皮癌、食管癌、三阴性乳腺癌和小细胞肺癌和非小细胞肺癌、肝细胞癌等多适应症。黑色素瘤一线治疗临床试验已进入三期临床,君实的特点则是在肺癌领域有广泛的布局。

而信达旗下的信迪利单抗正在开张超过20项临床研究,包括8项注册或关键临床试验。而刚刚氚消息即将获批上市百济神州旗下替雷利珠单抗,在全球范围内开展了覆盖不同适应症的14项注册性临床试验,尤其在大的癌种如肝癌、NSCLC、胃癌、食管癌都进入到临床III期阶段。

进医保、大幅扩充团队…商业竞争激烈

外资两家的PD-1药企默沙东和BMS已经斩获颇丰,K药上市至今在国内的销售额已经突破了20亿元。本土PD-1排头药企,则正在加速招兵买马,加大商业化的团队建设及投入。2019年半年报数据显示,君实生物因年初拓益商业化拓展,在销售及分销上的开支达到了1.1亿元。

信达生物也不甘于后,2019年上半年信达生物在销售及市场推广上的开支为2.796亿元,这占据了信达生物上半年全部销售收入的80%,可见市场推广的力度之大。

伴随资金投入增加,信达销售队伍也在迅速扩张。信达生物首席商务官刘敏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我们商业化团队的规模在350人左右,现在还在扩张,到2019年底我们会有超过500人的团队,这个团队不仅负责信迪利单抗,还会负责其他的产品。”

恒瑞医药本身便有庞大且成熟的商业化团队,借助于成熟且强大的商业市场网络,及强劲的激励机制,恒瑞医药旗下的PD-1卡瑞利珠单抗正在加速铺开商业化。

而百济神州从2018年开始便进一步加速商业化步伐,拥有17年跨国公司中国业务领导经验的吴晓滨加入,使得百济神州的商业化能力备受瞩目。截至2019年7月底,百济神州中国区商业团队已超过640人,其商业化及市场能力也不容小觑。

但2019年末尾最大的悬念还是4家PD-1国家医保谈判的结果,目前纳入的情况还众说纷纭,但一旦尘埃落定,将直接决定未来几年PD-1在国内的市场格局。

来源:E药经理人(ID:eyjlr2013)   作者:高嵩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