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第二轮4+7:统一最低价还是按各自报价中标?怎么选的独占省区?

医药 来源:E药经理人(ID:eyjlr2013) 作者:高嵩

昨日,上海阳光采购发布“联盟地区药品集中采购拟中选结果公示”,6月24日胶着一天的二轮带量采购竞标、报价以及选择省区终于尘埃落地。

9月24日,在国家医保局等部门指导下,参与扩围的25个省份在上海开展联合招采,产生了拟中选结果。25个“4+7”试点药品扩围采购全部成功,价格都降低到不高于“4+7”试点中选价格的水平,群众费用负担将大幅度降低。拟中选结果公示一周后正式发布。

本次联盟采购共有77家企业。产生拟中选企业45家,拟中选产品60个。与联盟地区2018年最低采购价相比,拟中选价平均降幅59%;与“4+7”试点中选价格水平相比,平均降幅25%。

中标企业名单、各家企业竞标报价、降价幅度等,固然使得市场关注与兴奋。但第二轮带量采购的“游戏规则”更加重要,因为这直接关系到25个品种在25个省区带量采购的落地执行情况。

E药经理人对目前带量采购落地备受行业关注的“最终中标价格”、“轮次选择独占省份”等政策进行深度解读分析,试图为后续带量采购扩面落地理清脉络,形成对二轮带量采购后续风向更具前瞻性的洞察。

01.各自报价中标新价格“洼地”将现

“这次带量采购明确,最终按照中标企业各自中标价格中标,而不是按照统一最低价中标。”一位中标企业代表在带量采购现场向E药经理人记者确认。

在9月1日公布正式二轮带量采购扩面方案之前,国家医保局和联采办分别在2019年7月12日、2019年8月15日以及2019年8月27日组织了3轮座谈会,除最后一轮仅有官方人员参与以外,其他两轮的座谈会都邀请了药企参与讨论具体的规则,从通气会流出的会议纪要看,最终的中标价规则,一直是企业关心的焦点问题。

2019年7月15日流出的通气会纪要显示,官方强调,所有企业(包括原研企业)以不高于4+7中标价格申报,报价最低的企业直接中选,其余企业依次决定是否接受最低报价,直到中选企业满3家。这意味着,所有中标企业报价虽然不同,但是最终都必须要以最低价格进入采购。

但2019年8月16日流出的通气会纪要又显示,嘉林的代表问到:三家中标价格是齐平的吗?官方又回复说:几家中没定,价格是否会拉平也没定。

而在2019年8月16日的通气会纪要又强调,中选原则为适度竞价,多家中选,不过度追求降幅。

但在2019年9月1日发布的最终版二轮带量扩面方案,仅明确能够参与第二轮带量采购的过一致性评价及原研的厂商,必须以“4+7”带量采购中标价及2019年(截至7月31日)联盟地区省级集中采购最低价作为天花板价格进行报价,但对于最终按照什么价格中标,文件并未明确提及。

直到9.24竞标现场,中标价规则才得以真正明确,所有中标企业按照各自报价中标,不以最低价格进入采购。这一规则,无疑保护了各家药企报价的价格成本结构,使得一些并未报最低价的药企不必冒着以低于成本的价格进行集采,但从后续25个品种在25个省区落地实施上看,这一规则也面临不小的挑战。

对于非单一企业中标的品种,在不同省区将出现同一通用名下不同企业供应不同的价格,而从目前流出的报价数据来看,相当数量的品种存在不小的企业报价差。如吉非替尼,齐鲁制药每片报价为25.7元,中国生物制药每片的报价为45元,阿斯利康每片的报价为54.7元,最高报价比最低报价高出至少一倍;又如利培酮,齐鲁制药的报价为0.05元,华海制药的报价为0.12元,恩华药业的报价为0.13元,最高报价也比最低报价高出一倍多。

而二轮带量采购废除了此前备受诟病的“单一品种中标”规则,换而采取“按照报价从低到高,轮流选独占省份”。有明显差价的中标药企很难避免选到毗邻的省区,如何管理就诊患者自发因药价高低引起的就医行为改变保证最终各省区采购量完成?如何平衡药价高低地之间的价格差异?都是下一步落地需要考虑的重点问题。

而在首轮“4+7”带量采购在11个试点城市落地时,就因为试点城市成为25个试点品种价格洼地而引发市场热议。

而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医疗保险室副主任董朝晖此前在接受E药经理人采访时表示,二轮带量采购扩围,一方面是因为“4+7”试点带量采购进展比较顺利,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解决第一轮带量采购出现的“价格洼地”的行为,满足非试点区老百姓降低药价的希望。

事实上,第二轮带量采购以第一轮中标价格作为天花板价格,实际上解决了之前出现了价格洼地现象。但由于第一轮和第二轮带量采购之间有3个月的衔接时间差,由此原来试点11个城市由价格洼地变为价格高地,同时由于不同独占省份企业的中标价格存在差异,会形成新的价格高低地,后续在执行时如何平稳衔接?无疑是下一步带量采购扩面落地的关键看点。

02.“轮次选独占省份”,怎么选的?

二轮带量采购,另一个比较大的政策规则改变,是取消了第一轮“4+7”带量采购备受业界诟病的“单一品种中标”规则,而代之以“按照报价从低到高,轮次选独占省份”规则,而这一规则改变也直接撬动了第二轮带量采购“游戏规则”的基石。

甚至于昨天带量采购扩面谈判的议程,也由去年12月6日第一轮带量采购上午拟定中标企业,下午进行价格谈判,改为了上午报价竞标确定中标企业及报价,下午轮流选择独占省区。

报价合理中标只能决定药企是否有资格参与第二轮带量采购扩面,结合下午所确定的独占省区情况,才能真正决定中标药企中标品种后续的市场格局和表现。

昨日带量采购扩面谈判现场,不少参与带量采购的药企代表预计,各家企业代表会按照25个省区承诺供应量从高到低,轮流选择供应省区。

但从目前流出的厄贝沙坦氢氯噻嗪片集中采购供应区域选择供应区域的格局分布看,药企间选择市场格局的博弈,并未简单考虑了供应区域承诺的带量采购量。由上图可见,以厄贝沙坦氢氯噻嗪片为例,南京正大天晴、华海药业以及赛诺菲并未按照省份承诺采购量高低间或选择独家供应省份。

在承诺供应量排名前三的省区中,报价最低的南京正大天晴独占两席,报价次低的华海药业则占据一席,而赛诺菲则未占据前三甲的席位。而结合承诺供应量计算,南京正大天晴通过带量采购将锁定9438.1314万元的市场销售额,而华海药业则锁定6925.6005万元的市场销售额,而赛诺菲则锁定了3045.0458万元的销售额。

仅厄贝沙坦氢氯噻嗪片一个品种可见,整个带量3家中标并不是简单的三分天下的局面,报价仅是取得中标席位的一部分,选择省区也直接影响市场格局,结合来看才能够看清此轮带量采购25个品种近45家企业中标后真正的市场前景。

来源:E药经理人(ID:eyjlr2013)   作者:高嵩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