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首家创新药企董事长自曝“内情”:如果对赌,我宁愿公司清算

医药 来源:财联社 作者:徐红

科创板落地之后,微芯生物(688321.SH)一直是一家热度不退的企业,不仅是科创板首家过会企业,同时也是科创板首家上市的创新药公司,上市后,还引发一轮生物医药企业高估值高市值的争议。

被高调后迎来几多风雨,微芯一直未有表态。

在9月22日的“第四届中国医药创新与投资大会”上,微芯生物董事长鲁先平首次公开创业过程以及微芯科创板上市的诸多细节。

科创板首家吃“”螃蟹”的创新药公司

“作为一位创新者,我觉得我们存在的唯一个理由就是,在生存环境可能还不是最完善的时候,坚信自己的目标,坚持一步一个脚印去做,最后引起示范效应,带来行业变化。”这是鲁先平博士对微芯生物推出中国首个抗肿瘤原创新药—西达本胺,以及微芯作为创新药企业首家登陆科创板的总结。

做“首个”、“首家”,其实也就意味着更多的艰辛和曲折。

在2001年创立微芯生物前,鲁先平博士曾在美国创过业。

作为科学家,鲁先平享受加州的创新氛围,同时也领教过新泽西洲保守文化带来的巨大冲击。后者讲究的风险控制,曾让这位骨子里偏爱创新的科学家屡感不适。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风险控制意识将成为其在日后回国创业过程中,驾驭一家企业至关重要的能力之一。

“在最初我很天真,我一直以为懂了技术,有了产品运营和企业管理经验,归国创业之路就会是一条康庄大道。但事实上,当时的环境与如今并不可同日而语,整个社会没有完全具备创新创业的生态环境,很多规章制度和法律法规也都是为制造业打造的,而非新兴科技。在这样一种环境下,我觉得风险控制意识让我在之后的打拼中特别受用。”鲁先平说。

很快,2005年,微芯生物就遭遇一次严重的生存危机—要”断水“了。

“当时,我们第一笔5000万的融资即将用完,正准备进行二轮融资时,科创板开通预期却落空了。那我们上哪去融资?而我们的第一波股东看不到退出的希望,也不敢追投。那个时候可以说至暗时刻。”鲁先平说,“当时有人建议我们改做CRO,但我们选择咬牙坚持下去,最终通过调整商业模式,通过专利授权和与一些跨国企业合作渡过了难关。”

“所以,科创板设立的意义在我看来,就是给了创新型企业更多生存发展空间。对(生物医药)这个行业是特别大的支持和利好。”他说,“新药漫长的研发周期及巨额资本投入需要资本的接力棒,而如果没有退出预期,这个接力棒就传不下去。这也是制约整个中国医疗产业创新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

值得庆幸的是,在2007年完成第二轮融资后,此后微芯的发展顺风顺水。而此时,鲁先平的“另类坚持”也开始显山露水。在之后的融资中,对所有投资附加对赌协议条款,他都坚决不同意。

“如果让我对赌,我宁愿公司清算。”鲁先平说微芯在过去经历的8轮融资中,即使融不到资,他对此态度依旧强硬,“因为对赌和清算是一个结果”。“微芯与其他企业不一样,它依靠的不是商业模式的创新,而是我们自主研发的技术和产品,具有高度差异化。”鲁先平对此信心十足,认为自己没有必要将微芯置于对赌的处境。

虽然微芯生物在业界一直是明星企业,但作为第一个试水科创板的创新药企业,公司当初的上市之路并非全然没有波折,特别是在冲刺阶段时卡在了证监会注册环节,一时之间曾引市场猜疑无数,也令研发支出资本化这个问题更加受到各方关注。

而在这一次的苏州医药创投大会上,有还在观望科创板的企业提出了相关的临床III期的界定问题(一般至少需到临床试验三期完成之后再发生的研发支出才可能符合资本化条件)。

对此,安信证券投行委,生命健康组联席主管执行总经理濮宋涛证实,微芯上市在注册环节拖延主要也与此相关。他并认为,目前证监会对于临床III期的界定也是很灵活的。

“现在有I/II期、II/III期临床批件,也有II期获批,还有I期越过II期直接进入III期获批,这和常规的I期到II期再到III期不一样。不过在微芯招股书最终版里面,有一个表述就是证监会认可注册性临床这么一个概念,也就是认可有条件资本化,但前提是该产品获批上市的可能性是极高的。”他说到。

一次次的问询函,反反复复地与监管部门的沟通,虽然被虐多遍,但鲁先平对于科创板仍是赞不绝口,“科创板在制度设计上有很多的优势,我个人强调它的透明。”

“科创板把我们的衣服一层层的扒光,回复之后没有时间差,又立刻直接放到网上。”鲁先平认为这是好的制度,透明的结果,“选择了最可靠的公司,给了市场和投资者信心”。

投资人的微芯估值逻辑

微芯是科创板首家过会企业,同时也是科创板首家上市的创新药研发企业。上市之后,微芯生物以467.51倍(扣非后)的估值被外界称为“科创板第一高发?市盈率股”,以及“科创板上市首日第一?动态PE股(1270.93)”。虽然近期科创板整体有所回撤,但普遍较发行价仍有较大的涨幅。

微芯这番表现,着实引发?一场关于科创板公司高估值高市值的热议。

而作为微芯曾经的投资人,红杉资本中国基?合伙?陆潇波也谈起了当初自己投资微芯的感受。

“我也是微芯的投资人。15年的时候,微芯12亿的估值很多?都嚷嚷贵,因为当时大家认为微芯的产品并没有那么大市场。”陆潇波回忆道。

“现在大家为什么会给微芯,给鲁博士这样一个估值和溢价?我觉得这还是因为鲁博士走通了一条创新药从研发到商业化的道路,充分证明了公司的能力,也证明他不仅是个优秀的科学家,还是个优秀的企业家。要知道,并不是所有的科学家都会是好的企业家或者管理者。”陆潇波说。

醴泽资本亦曾投资过微芯。醴泽资本管理合伙人张勇笑言,他们2014年参与微芯的融资,同样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刚才鲁博士也说了,他们在2007年以后对于融资条款的态度是很强硬的。虽然那时候微芯(西达本胺)已经具备了二期有条件批准这么一个机会。但实际上对于外周T细胞淋巴瘤这样一个类似于罕见病的适应症,未来产品在市场上能够带来多大的收入,能够给企业提供怎么样的估值,我相信在那个时间,大家的看法都是很不相同的。”张勇说。

“那么在当时那个时点,我们又为什么愿意参与投资?原因在于我们原来是?业的工作者,99?美罗华上市对整个b细胞?巴瘤市场产生的影响,使得我们能够清晰看到,即便T细胞?巴瘤上市,即便这是一个孤儿药适应症,最终还是能在市场上填满未被满足的需求。这样一个药物不仅有社会价值,也会给我们现?回报,加上?达本胺未来在实体肿瘤的机会,使得我们愿意在那个时候以我们认为合理的估值进去。”张勇谈到。

纵然过去再辉煌,也是昨日的历史。那么,微芯未来的估值到底又该怎么走?对此,众多投资人也在大会上给出了他们的答案,那就是让产品管线来说话。

“一个重磅产品新的临床进展,能够把估值提到新的台阶上。所以说我们讨论这个公司估值是不是合理,我们当然可以从静态的角度看它在当期是不是合理,但是也要从动态的角度,强调企业长期的发展。如果公司能够建立起一个比较好的平台,加上一个好的管理团队,就不会因为一个可能失败的临床而倒下,那就是打不死的小强。”中信证券医药分析师田加强说。

从微芯生物的产品管线来看,西达本胺(商品名:爱谱沙)是公司迄今唯一一款已上市销售的1类创新药,主要用于治疗复发及难治性的外周T细胞淋巴瘤(PTCL)。西达本胺的乳腺癌适应症也已提交上市申请,针对非小细胞肺癌和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的适应症则在临床后期。

在创投大会上,鲁先平也透露了微芯未来三年的研发计划,包括西达本胺争取于2019年和2020年分别在日本、台湾地区申请上市,2020年在全球启动西达本胺联合PD-1的全球多中心三期临床试验,完成三个以上新分子实体一类新药的临床前研究,并达到一期二期临床试验阶段等。

对于微芯的未来,我们同样拭目以待。

来源:财联社   作者:徐红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