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PD-1肝癌的对手应该是仑伐替尼

医药 来源:Insight数据库 作者:苍泱

在国产 PD-1 中,研发「一哥」恒瑞虽然没有拿下国产首个的头衔,但是作为首个拓展新适应症的的国产 PD-1,卡瑞利珠单抗拓展的第一个新适应症就瞄准肝癌,其肝癌新适应症上市申请已经纳入优先审评审批。

笔者先阐述一下,为什么肝癌是国产 PD-1 的必争之地。

首先,肝癌是具有中国(东亚)特色的癌症。根据中国癌症中心(NCC)的数据显示,2015 年中国癌症发病约 392.9 万例,全年死亡约 233.8 万人。其中,肺癌是发病率最高的肿瘤,也是癌症死因之首;胃癌、结直肠癌和肝癌是紧随其后的我国发病率和死亡率较高的常见肿瘤。

再看新药研发大国美国,排名前十的癌症中根本没有胃癌、肝癌的影子,胃癌在美国的癌症发病人数中占比仅 2%,肝癌只有 1.8%。这样的地区性差异,导致什么后果呢?在以欧美药企为主的创新药研发体系当中,肝癌的药物某种程度上是短缺的。

在中国,肝癌虽然发病率仅排行第 4,致死率却非常高,罹患肝癌的患者平均生存期不到一年。2015 年中国恶性肿瘤死亡前十位,肝癌的占比(13.94%)排行第二,远高于发病率。

在生存率方面,从国家癌症中心学者对其中 17 个癌症登记处的分析中可以看出,2012-2015 年,中国癌症的五年生存率整体约为 40.5%,比 2003-2005 年的五年生存率 30.9% 上升了将近 10 个百分点;而肝癌的五年生存率排行倒数第二仅次于癌中之王胰腺癌,从十年前的 10.1% 上升 2 个百分点到 12.1%。

数据来源:国家癌症中心

目前,晚期肝癌(HCC)的靶向一线治疗药物包括 2007 年上市的索拉非尼和 2018 年上市的仑伐替尼。2007 年上市的索拉非尼在临床用了 10 年,直到 2017 年才有第二个针对肝癌的靶向药物仑伐替尼才上市,有效药物的缺乏造成了肝癌不容乐观的生存率。

现在我们来看 4 家国产 PD-1 在肝癌这个适应症的布局情况。

Insight 数据库显示,恒瑞卡瑞利珠单抗单药治疗 HCC 已经通过 II 期临床试验有条件递交 sNDA,卡瑞利珠单抗联合化疗、联合小分子靶向药阿帕替尼的联合疗法进入 III 期临床;百济神州和君实单药也进入 III 期临床,不过百济想要挑战一线用药,君实仅是辅助治疗;信达的信迪利单抗联合贝伐珠单抗也在 III 期临床中。

在信达跟恒瑞的一线肝癌的临床试验方案中,都有各自的 PD-1+各自的 Anti-VEGF,对照药都是现在的一线用药索拉非尼。可是,无论是单药还是联合疗法,要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一线用药,并使得患者受益,在笔者看来,其疗效及安全性,至少应该是非劣于仑伐替尼(虽然不是头对头)。

从仑伐替尼与索拉非尼的头对头试验中我们可以看到,中位 OS 显着延长,ORR 从 13% 大幅上升到了 44%。所以,明面上是在和索拉非尼 PK,但事实上是在和仑伐替尼较劲才对,毕竟肝癌的生存期太短,如果用药顺序是一线选择仑伐替尼,仑伐替尼耐药之后再选择 PD-1 联合疗法的话,很多肝癌患者已经不在人世了,患者基础的下降是指数级别的,那么整个 PD-1 在肝癌领域的市场空间,将会被极度压缩。

除此之外,日本卫材的仑伐替尼化合物专利在中国 2021 年 10 月份就过期了,据 Insight 数据库显示,「首仿之王」正大天晴今年 5 月底就已经申报了仑伐替尼仿制药的上市申请,等到仿制药出来势必大幅降价,价格比 PD-1 及其联合疗法不知道要低多少,届时 PD-1 又有什么资格竞争肝癌一线用药呢?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PD-1 还可以和仑伐替尼联用,K 药(帕博利珠单抗)就是这么干的。仑伐替尼和 K 药联合治疗Ⅰb 期研究结果显示与最初的靶向治疗索拉非尼相比,效果明显提高,60% 的客观缓解率(ORR)和 93.3% 的疾病控制率(DCR)是肝癌系统治疗有史以来取得的最好结果。

今年仑伐替尼联合帕博利珠单抗治疗肝细胞癌的全球Ⅲ期临床试验 LEAP-002 也已经启动。那么,是不是可以预期一下,国内未来几年跟风该联合疗法的临床研究也会出来呢?

参考文献:Insight 数据库,光大证券研究所,国家癌症中心最新数据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来源:Insight数据库   作者:苍泱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