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世界研究热中的冷思考:FDA鼓励纳入,关注数据可信度

医药 来源:药明康德

今年4月初,FDA批准辉瑞公司的Ibrance(palbociclib,哌柏西利)扩展适应症,用于男性乳腺癌患者的治疗。支持这项批准的数据,很多并非来自临床试验结果,而是电子病历和实际用药体验,即“真实世界证据”(real world evidence,RWE),引起了业界对RWE的讨论热潮。热情之下,保持冷静的头脑尤为重要。在今天的这篇文章中,药明康德内容团队也将向各位读者朋友们介绍监管机构、行业与利益攸关方就这一话题的一些“冷思考”。

FDA:鼓励将RWD纳入随机研究,关注数据可信度

最近在Duke-Margolis健康政策中心召开的研讨会上,FDA新药办公室主任Peter Stein博士展现了FDA对于RWE的积极态度。他表示,随机临床试验与RWE并不是对立的。FDA迫切希望行业就RWE提出建议,将真实世界数据(real world data, RWD)纳入随机临床研究中。

由于监管机构首要关注数据的可信度和可靠性,因此如果一个临床试验没有进行随机化处理,就轻易对结果做出因果推断,FDA会“感到非常担忧”。对于这一现象,Stein博士建议,医药行业在设计临床试验时,应当纳入随机化和置盲的做法,最大程度减少可能存在的潜在问题。

Stein博士认为,不能用非此即彼的简单方式去看待RWE和随机化临床试验的概念,而应该视为一个连续谱系的组成部分。

专家视点:随机化临床试验目标推动RWD数据源选择

在为期两天的研讨会上,围绕主要研究目标建立契合的RWD要素,成为讨论最多的主题。CDER负责临床科学的副主任Robert Temple博士表示,是否产生所关注的结果,结果严重程度如何,并不总是显而易见。即便是心脑血管病研究结果中的“硬终点”,也会有很多诸如“疼痛”和“抑郁”这样“带有主观性”的终点。这就是设立终点裁决委员会的原因。不精确(噪声)可能会影响效果,导致优效性研究中的有效研究失败,或者非劣效性研究中的虚假成功。

Temple博士认为,所有这些都取决于数据体系。对于真实世界数据的来源,注册登记(registries)可能比电子病历或保险索赔数据更好。Temple博士表示,“对RWE意味着什么,以及需要考虑的具体研究设计,大家并不很清楚。医疗系统内随机临床试验产生的数据的细节可能会有很大差异。临床试验需要从主要目标开始,接着找出哪些RWD数据源可以为临床试验结果提供信息。”

Stein博士补充说,在很多方面,想要在随机临床试验中应用来自真实世界的数据与证据,还是一项不断进行和完善中的工作。目前,可能已经有一些临床试验能够纳入来自真实世界的要素。将来,一些临床试验可能还会成为某种意义上的“纯粹的真实世界研究”,而“随机化”则会成为这些临床试验中相对更为传统的组成部分。Stein博士希望,将来能够形成这样一种环境,使得大家能够挑选出有助于改进效率、成本的真实世界因素,这样的环境甚至也有助于改进大家能够有选择性地取舍数据类型。但大家首先要做的,是把重点放在试验目标上。

监管机构观点遭反对

强生公司首席医学官Joanne Waldstreicher博士认为,出于多种原因,包括缺乏经过验证的终点,以及担心监管机构如何看待相关的方法,寻求规避风险的公司一直不愿意将RWD数据元整合到研究中。Waldstreicher博士表示,FDA一直非常愿意讨论这些临床研究,在开始RWE研究之前,必须得到监管机构支持,这些都需要时间。而对于医药公司,如果回到传统的临床试验,即便能够承受高昂的资金成本,也难以承担需要付出的时间成本。

FDA前任局长Scott Gottlieb博士曾表露过类似的观点。他指出,在FDA最终明确标准之前,设计RWE研究的公司将会冒风险。

Stein博士表示,在FDA介入并接受新方法的使用方式之前,希望更好地参与和行业的讨论,了解相关领域的进展情况。譬如,CDER下属的医学政策与计划审查委员会真实世界证据分委会,正积极研究公司提出的方案,了解这些方案如何能够符合监管要求。这些举措为公司与监管机构互动,了解FDA对临床试验设计的看法,提供了宝贵机会。

对真实世界的再思考

FDA医疗政策办公室主任Jacqueline Corrigan-Curay博士在研讨会中指出,通过弥合临床研究和临床实践之间的界限,最终的临床试验设计可能会出现一些具有实用性(pragmatic)的因素。在她举的案例中,这些因素包括了更广泛的纳入标准、临床实践中提供的干预、以及患者随访等。她也提到,这些因素也可以帮助我们在临床医护过程中,捕捉到那些与患者与医疗提供方都相关的临床终点。

有趣的是,尽管Corrigan-Curay博士在研讨会开始时表示在本次研讨会上不使用“实用性”的提法,依旧有很多专家的报告中出现了实用性临床试验(pragmatic trial)的用词。

此外,与会的利益攸关方认为,在反映具体的临床实践描述方面,FDA存在用词不当,需要重新考虑描述RWD与RWE的术语,并提出替代方案。布莱根妇女医院外科肿瘤学高级生物统计学主管Steven Piantadosi博士建议,使用“照护点”(point of care)研究的提法,来代替“真实世界”的提法。

在医疗保健决策中,RWD与RWE所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受到监管机构、医疗保健行业、研发领域的广泛关注和积极参与。监管机构、行业与利益攸关方的互动与观点碰撞,值得关注。

来源:药明康德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