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轮洗牌已经开启!药企的下一只靴子何时落地?

医药 来源:新浪医药新闻 作者:米墨MIMO

在这场变革中,无论对于上游厂家,中游商业,抑或是下游的医药从业者来说,大健康产业将毫无疑问地成为中国未来增长最快的GDP产业。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上篇我们说到,医药企业上下游的配合业务链,是由企业的招投标到合同签订再到人物的转包执行,最后一步便是证据链的大数据记录生成。通过人物的评价审核,进入发票及纳税环节,进而完成一笔闭环的结算体系。

身边有不少人问我,究竟证据链怎么做?我要告诉大家的是,证据链不是做的,证据链是留下来的。当你的行为完成合理,有第三方他证的时候,系统将自动生成证据链,经由上报提交过去,这才是真正的证据链。

显而易见的是,在未来,我们的营销几乎全靠线下数据监管,线上靠互联网资源的互补,这一改变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价值呢?即——医生交互价值。

当医生需要多点执业时,你能否提供其一个就业的新起点与机会,当医生需要募集更多的优质病员时,你是否能够进行辅助,当医生需要树立个人品牌、提升专业技能时,你是否能为其创造相应价值。这背后一系列的医生服务体系,在当下借助互联网可轻而易举实现,当这些价值得到提升之后,我们便会和医生建立一种共生、共存、共发展的状态。

通过医生交互价值体系的建立,营销体系也会润物细无声的形成,面对未来的低毛利、中毛利时代,我们依然可以胸有成竹。

当下,我们正打响一场战役,在这场风起云涌的变革中,下一步将面临怎样的产业格局变化?

形成、裂变和扩散

医药行业的未来,是一个分化和专业化归属的过程,首先,我们每一个从业者都要思考你的定位是什么,你的核心价值在哪里,这是决定你未来出路的前提所在。

首先,我们从上游说起,CRO(Contract Research Organization),是指通过合同形式,为制药企业的药物研发,提供专业化外包服务的组织或机构,即科研外包组织。

从海外经验来看,服务能力全面,规模领先的CRO头部企业有望长期保持行业领先优势。CRO行业强者恒强,龙头企业已建立较强壁垒,且竞争优势随项目经验积累、业务能力拓展和新技术研发在不断扩大。此外龙头CRO企业有着更多样的商业模式,可以通过风险共担或风险投资获取额外收益。

为什么这么说呢?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我们的研发,它不会集团化,它是以创意和发现为主体,且伴随一定体量的碎片式扩张和多家规模经营,再者,由于新药研发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按照我们的持牌人制度,我们遵循由我们的投资人给与研发人员支持,再回收他们的成果,成为持牌人。

但是,在目前遵循生产至上的情况下,全国众多药企和厂房,在产能相对过剩的情况下,未来很可能会变成类似于富士康一样的企业,可能就是百家CMO(Contract Manufacture Organization),即合同生产组织,整个委托代工集团,在各种工艺优势下,你有整个工业4.0的优势,你有生产这些集约化的优势,而原材料的优势将以CMO为主,这,既是我们所说的上游裂变。

要么成功到底,要么本本分分

上游环节催生了新职业的诞生,然而,发生变化最大的是中游环节。

首先,渠道,即平台化,我们今天看到的几家如上药、国药、华润、九州等,这些大型的商业公司他们积极布阵,广阔开疆辟土,早已占山为王。没有人能够再去跟他们竞争,竞争只存在于他们彼此之间的较量。

未来,一些新型的物流公司,比如顺丰、京东等,他们的竞争,也既是渠道之下以物流和金融为核心的舞台,这个市场我们称之为红海。所以我们传统的小商业公司,现在应该调整战略,及时的转型和调整战略方位,要么想办法做大做强(但机会并不大),要么坐以待毙。

在新的渠道之外就是信息平台,信息平台大家一定要关注,它是未来新型的最有可能产生裂变的的爆发式增长平台。那么,他们各自的下游,分别是什么?

我们的渠道,当然面对的是终端,类似终端互联网,其发展的难题根源在于价格游戏。因为互联网带给人类最大的福音是便捷和便宜,然而,对于医药行业来说,互联网却并不一定便捷。

在如今药店遍天下的时代,药品价格却居高不下,原因为何?

抢位战与行业重构

要回答这个问题,就不得不提到DTP(Direct to Patient)药房新标准,这种从一个渠道到第二终端的便捷式药房的存在,是对抗当下政策的一种规避方式,但是,从长远来讲,其支撑点也是高毛利时代。

当中低毛利时代来临之时,DTP也同样面临极大的挑战和萎缩,渠道的调整只是一个微观动作,并不足以撼动产业革命。但是我们的信息服务业,他所承载的是数十万的各色服务商,这些服务商是什么呢?

这其中,包含CSO(Contract Sales Organization,CSO),合同销售组织,CSP(commercial service provider)商业服务提供商,以及未来的医生经纪人、互联网模式推广商、创意推广商,这些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信息服务商,将形成跟医生的主要连接体和服务体,最终他们通过合规的利益关系、合规的思想影响关系,从而影响到医生的处方对患者的建议,最终决定患者的购药需求。

当然,在患者的背后,还有我们国家基本的医疗保障基金和商业保险的干预,这些因素将影响到最终的终端。

写在最后

回到最初的问题,你的定位什么,你的核心价值在哪里,未来什么是我最有机会成长的空间,这才是我们最需要思考的问题。

无论是我们的上游厂家,中游商业,抑或是下游的医药从业者,大健康产业应该是中国未来增长最快的GDP产业。我们现在面临的是阵痛,是一场凤凰涅盘式的重生,但是我们毕竟是最熟悉这个行业的从业者,我们了解市场熟悉政策,只要你能下定决心认清形势,且下决心去做一些改变,那么机会始终就会留给我们。

因为,这个时代是给变革者,勇敢者的,所以希望各位能够有机会做大做强,未来是给我们有想法的、勇于试错的人,当然,在这场变革过程中,一定不要成为牺牲者,这种牺牲很可怕,因为一点蝇头小利,便沦为这个时代的阶下囚,这是最可悲的一种结局。

最后,希望大家认清形势,认清发展,成为这个时代这个行业未来的中间力量。

来源:新浪医药新闻   作者:米墨MIMO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