胰腺癌和卵巢癌治疗迎突破,ASCO 2019公布奥拉帕利最新研究进展

医药 来源:医谷

近日,一年一度的学术盛会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在美国芝加哥举行,分享全球抗癌领域研究的最新进展,随之而来的是癌友们看到生命续航的希望。其中,作为今年四大重磅之一的POLO研究令人瞩目,素有“癌王”之称的胰腺癌终于遇到克星。


POLO试验:疾病无进展生存期延长近一倍,降低疾病进展风险47%

POLO试验是一项III期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的全球多中心试验,旨在对比奥拉帕利单药维持疗法与安慰剂在接受一线铂类化疗至少16周没有出现疾病进展的胚系BRCA突变阳性的转移性胰腺癌患者中的疗效和安全性。

胰腺癌是癌症死亡的第四大原因。在所有癌症中,胰腺癌患者存活率最低。在转移性胰腺癌患者中,确诊后生存期超过5年的患者不到3%。胰腺癌的早期诊断非常困难,约80%的患者在转移期被诊断出患有胰腺癌。多年来,胰腺癌的治疗没有进展,也是患者预后差的重要原因之一。

POLO试验结果显示:与安慰剂组相比,奥拉帕利组的无进展生存期 (PFS)数据呈现出具有统计学意义及临床意义的改善,疾病进展风险降低47%,1年PFS率和2年PFS率均为安慰剂组的2倍以上,安全性与耐受性与先前研究一致,相关结果已发表于《新英格兰医学杂志》。这也标志着,奥拉帕利成为首个针对三种不同癌症类型(卵巢癌、胰腺癌、乳腺癌)治疗有效的PARP抑制剂。

SOLO-3试验:奥拉帕利客观缓解率达72%,无进展生存期优于化疗

SOLO-3试验是一项III期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的全球多中心试验,将奥拉帕利与化疗进行比较,用于治疗胚系BRCA1/2突变、既往接受过二线或多线化疗治疗的晚期卵巢癌患者。

结果显示:对照化疗组,奥拉帕利的客观缓解率(ORR)具有统计学意义和临床意义改善,安全性和耐受性与先前研究一致。该试验还到达了关键次要终点无进展生存期(PFS),该数据证实,与化疗治疗相比,奥拉帕利具有统计学显着性和临床意义改善,中位PFS达13.4个月,较化疗组延长4个多月,被证实为目前第一也是唯一一个呈现出疗效优于化疗的PARP抑制剂!


随着SOLO-3试验结果的公布,坐实了奥拉帕利覆盖了从一线到多线治疗胚系BRCA1/2突变的晚期卵巢癌的地位。截至目前,已公布多个有关奥拉帕利治疗卵巢癌的试验,这些试验逐步拓宽奥拉帕利治疗卵巢癌的“战线”。SOLO-2试验和研究19,奠定了奥拉帕利用于治疗铂敏感型复发性卵巢癌患者(无论BRCA突变与否)的“二线及二线以上”维持治疗的地位。SOLO-1试验,验证了奥拉帕利作为一线维持治疗用于治疗携带BRCA1/2突变的晚期铂敏感卵巢癌患者的优势。而SOLO-3试验,则证实了对于二次或多次化疗没有显着疗效的患者,使用奥拉帕利单药治疗仍然可以延长生命!

关于奥拉帕利

奥拉帕利是首创PARP抑制剂,也是在存在同源重组修复(HRR)缺陷(如BRCA1和/或BRCA2突变)的细胞/肿瘤中阻止DNA损伤应答(DDR)的首个靶向疗法。通过使用奥拉帕利来抑制PARP,将使得DNA单链断裂无法得以修复,同时复制叉停滞并崩塌,最终导致DNA双链断裂与癌细胞死亡。奥拉帕利正在针对一系列依赖于PARP抑制剂的DDR缺陷型与DDR依赖型肿瘤开展试验。

奥拉帕利目前已在60多个国家(包括欧盟国家)获批,用于铂类敏感型复发性卵巢癌的维持治疗,无论BRCA状态如何。它已在美国、加拿大和巴西获批作为BRCA突变晚期卵巢癌的一线维持疗法,前提是患者此前在接受铂类化疗后出现缓解。它还在近40个国家(包括美国和日本)获批用于治疗先前已接受化疗的胚系BRCA突变HER2阴性转移性乳腺癌患者。在欧盟地区,适应症还包括局部晚期乳腺癌。在其他司法管辖区,监管机构正在对卵巢癌和乳腺癌适应症进行审批。

奥拉帕利拥有最广泛和最先进的PARP抑制剂临床试验开发项目。阿斯利康和默沙东正在共同研究如何将奥拉帕利单药与组合疗法用于多种癌症类型中的多个PARP依赖型肿瘤。基于奥拉帕利,阿斯利康已在靶向癌细胞DDR机制潜在新药研发领域获得了行业领先地位的基础。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