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芝堂靠什么“回血”?利润暴跌超五成,中药注射剂前路未卜

医药 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孙源 于玉金

“血气充足才健康,补血认准九芝堂。”2004年,李湘、邓婕、高秀敏三个年龄段的女人生动演绎的这则广告,成为了广告业经典案例之一,九芝堂驴胶补血颗粒也自此打开了市场。

作为被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知名中华老字号药企,九芝堂(000989)稳步增收的康庄大道没走几年,净利在2018年迎来断崖式下跌,紧接着,在今年一季度净利润也大幅下滑,同比下降43.42%。不出所料,深圳证交所于5月17日向九芝堂下发年报问询函,要求其于5月24日前报送回复。九芝堂当日股价跌幅即达5.63%,次一交易日跌幅达8.74%。

九芝堂表示,受政策影响,公司主打产品销量下滑,加之研发及重点项目投入加大,公司报告期内盈利有所下降。重压之下,净利润下跌五成的九芝堂靠什么回血?

重销售轻研发,老字号药企气数渐衰

2015年,九芝堂向友搏药业实控人李振国在内的九名股东非公开发行股份,购买友搏药业100%股权,向李振国转让8350万股九芝堂股份。友搏药业成功借壳,九芝堂的实控人也变更为李振国。

在此之前,九芝堂的业绩虽乏善可陈,但也基本平稳增长,李振国入主之后,九芝堂的业绩实现大幅增长。然而,3年的业绩承诺期刚刚顺利通过,以“疏血通注射液”为主打产品的友博药业,在2018年出现经营业绩滑坡。

九芝堂发布的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公司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31.23亿元,同比下降18.61%;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27亿元,同比下降54.63%。

除此之外,九芝堂2018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主导品种处方药产品受国家“两票制”“医保限制”“医院控费”等政策不断深入推行,公司业绩下滑。2018年销售费用13.1亿元,销售费用率为41.93%。其中,2018年市场维护及促销费用 5.53亿元,会务费1.49 亿元。研发费用8543万元,销售费用是研发投入的16倍。

实际上,九芝堂近几年的销售费用率的确一直居高不下,2017年销售费用16.19亿元,销售费用率为42.19%,研发投入不到0.93亿元,占总营收的2.42%。

从九芝堂近三年销售费用变动趋势来看,销售费用波动较大,其中,深交所对于九芝堂高额的市场维护及促销费用及会务费提出了质疑,要求公司说明2017 年、2018 年经营业绩具体如何受“两票制”“医保限制”“医院控费”等政策的相关影响,销售费用主要支付对象与公司是否存在可能造成对其利益倾斜的关系,以及市场维护及促销费用的具体分项构成,是否不存在商业贿赂等违法违规情形等问题。

不止九芝堂一家,销售费用占比偏高是医药行业通病。《华夏时报》记者就此问题采访北京鼎臣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史立臣,他认为,整个中药行业销售费用普遍偏高,根本原因其实是竞品太多,在产品本身没什么特点和竞争力的情况下,只能在营销中增加销售费用拓展市场,比如加大广告投入甚至商业贿赂。此外,“两票制”的推出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公司营销费用比率。

一方面,九芝堂重销售轻研发的费用支出不甚合理,另一方面,产品层面囿于老本,陷入突围困境。

主导产品乏力,中药注射剂前路未卜

在2015年友博药业入主九芝堂之前,六味地黄丸和驴胶补血颗粒两大主力产品为九芝堂业绩主要引擎。2015年之后,友博药业的主导产品——中药注射剂“疏血通注射液”成为九芝堂上市后的重点盈利支撑。此前的两名“老将”由于同类产品竞争加剧,导致市场份额增长乏力。而近年来关于中药注射剂的不良反应报告也不断增多,随着相关政策调整,“疏血通注射液”市场受阻。

以六味地黄丸为例,较高的销售费用下,大量的广告宣传费提高了产品销量,但触及天花板后,面临的是激烈的同业竞争。艾迈迪科研报数据显示,2018年Q1中国六味地黄丸医疗制药企业数量共计352家。

经典主打药难回第二春,被九芝堂寄予厚望的“疏血通注射液”也发争议。近日,中药注射剂被推上舆论风口。根据我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的《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近年来中药注射剂不良反应占到中药不良反应的50%以上,2017年达到54%。

据记者了解,中药注射剂在行业中的定位既非西药也非中药,基本按照中成药的方式进行审批,相比起要求大量临床试验的西药,审批较为宽松。相关资料显示,中药注射剂曾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高达1400多种,至今只剩下100余种。

不过,即便一再受政策限制,目前中药注射剂市场仍非常可观。米内网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城市公立医院、县级公立医院、城市社区中心及乡镇卫生院终端中药注射剂的总规模超过1048亿元,其中在中国城市公立医院以及县级公立医院的市场份额合计超过八成。

2017年《新版医保目录》明确限制了26种中药注射剂的使用,九芝堂友搏药业“疏血通注射液”被列为“限二级以上医疗机构并有明确的缺血性脑血管疾病急性期患者”使用。中药注射剂到底是良药还是毒药?是否具有西药不可替代的价值?其安全性如何证明?

史立臣解释:“市场上大量的中药注射剂都流向了医疗水平和专业度不足的基层。缺乏临床试验数据,药品安全性无法保障,但基层医生却可能因为利益而使用中药注射剂。”所以《新版医保目录》限制其在基层的使用,使得中药注射剂市场严重下滑,他表示,限二级以上医疗机构是因为这些机构有一定的抢救能力。

那么,对于中药注射剂,该不该一棍子打死呢?史立臣认为,只有制定明确标准,对于真正好的中药注射剂才是公平的,中药注射剂再评价工作需要抓紧时间提上日程,否则医生和患者唯一的选择就是"不用"。

康美系子公司大客户,遭深交所质疑

根据九芝堂于 2015年12月1日披露的《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暨关联交易报告书》,康美药业是九芝堂子公司友博药业第一大客户。此外,根据康美药业 2015年 5 月 30 日披露的《关于与牡丹江友博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的公告》,友博药业与康美药业约定,由康美药业作为友博药业主要原材料供应商。

5月17日,证监会通报康美药业调查进展。初步查明其财务报告存在重大虚假,包括使用虚假银行存单,部分资金转入关联账户买卖股票等。

康美药业因财务造假丑闻仍深陷千夫所指的漩涡,利润腰斩的九芝堂子公司友博药业作为其合作方也自然令深交所质疑,深交所问询函要求九芝堂说明 2016-2018 年以及 2019 年第一季度向康美药业销售的金额、毛利率等相关具体数据,向康美药业采购的原材料、采购金额等相关详细信息,以及对康美药业的销售模式、收款条件、其他往来情况等。

政策、舆论压力骤增,同业竞争日益白热化,九芝堂步履沉重,枯鱼涸辙,迟迟未来的中药注射剂安全性再评价工作能否成为其翻盘的契机?对于公司未来具体发展战略等问题,《华夏时报》记者多次致电九芝堂相关负责人,均无人接听。

2018年,中药市场规模进一步萎缩,谈及以中药、中成药为主导产品,却后续乏力的中华老字号药企的出路,史立臣坦言,唯一的出路就是研发,分两个方向,一是现有中药的临床试验,比如适应症扩大、进入临床路径等,二是针对植物提取物进行研发。这也是中药企业能够在激烈的同业竞争中有力存续的出路。“是时候好好思考一下中药企业到底该如何发展了。”

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孙源 于玉金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