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25万儿童死亡和全年850亿美元的销售额——假药是时候停止了

医药 来源:医谷

这样的被“杀害”,有时让人防不胜防:

1994年,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公共卫生学者Richard Morrow动身前往东非地区旅行,彼时的非洲,疟疾依然猖狂,每年因疟疾死亡的人数高达100多万人,因此抗疟药是非重要的对抗手段,但不巧的是Morrow临行前忘记了带上抗疟药,于是到达东非目的地后不久,他便迅速在该国首都的一家药店购买了抗疟药“氯喹”,并按照医师的建议服用了这些药片。

旅程结束后Morrow 便返回了美国,但回国后他很快出现了发烧、发冷和头痛,不久便陷入昏迷状态,临床诊断结果显示他在东非期间感染了疟原虫并患上脑型疟疾,这是一种潜在的致命疟疾。

经过一系列的抗疟治疗,Morrow最终勉强从死神手中逃脱,但为何会感染疟疾?自己分明在到达的第一时间就按说明服用了氯喹,会是药物出了问题吗?他立刻对当时所买的药片进行了检测分析,结果发现尽管药片包装上写着氯喹,但里面真正的成分却是对乙酰氨基酚——一种常用于治疗感冒发烧的解热镇痛药。

Morrow在药店买到的是假药。

假药不仅可能毫无疗效甚至可能让人丧命

“假冒伪劣质药”是个笼统的说法,简称“假药”,其不仅包括我们俗称的假的药物,比如厂名厂址可能是伪造的,成分和含量也可能与描述不符,还包括因质量控制不充分,或储存不当,或因时间流逝而药效退化的“次标准”药品。

一方面,假冒伪劣药物可能没有疗效,比如一位名叫彼得·吉尔斯皮的药商在2006年至2007年期间向英国的药物分销系统兜售了72000包假药,其中25000包进入到了药店并卖给了患者,这些假药被用来治疗心脏病、胰腺癌和精神疾病,但活性成分含量普遍不达标,却被当成正规药物使用,很大程度上耽误了患者的有效治疗,吉尔斯皮最终因此入狱。

另一方面,假冒伪劣药物可能令人丧命,2012年,56岁的美国汽车工人托马斯·赖宾斯基因为治疗背痛去医院打针,却因为注射的药物被污染,死于真菌性脑膜炎感染,这批来自新英格兰药房的药品几乎没有受到任何质量控制,最终引发了全美近800人严重感染,其中64人不治身亡。

中低收入国家约10%的医药产品属于假药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的数据,中低收入国家约有10%的医药产品属于假药,这给公民和卫生部门带来了巨大的健康风险以及沉重的经济负——因假药产生的耗资超过2000亿美元(约1.3万亿人民币)。日前世界卫生组织发布报告称,全球每年销售假药金额高达850亿美元。

在贫困地区的医院、药店,那些可以鉴定出假药的分析设备通常比较昂贵而无法负担,那些简便、准确又便宜的检测工具又远远没有得到普及。世卫组织指出,中低收入国家的药品有一成无法通过质量检测。

在低收入国家,每年有近25万患有疟疾和肺炎的儿童因接受假药治疗而最终死亡,以青蒿素为基础的联合疗法(ACT)是治疗疟疾的最佳方案之一,国际人口服务非营利组织监测了8个非洲国家的抗疟疾药物,发现有四分之一的ACT药物没有质量保证。

同时,在低收入国家最常见的假药就是低质量的抗菌素,除了无法治疗感染,这些假药还导致了抗菌素的耐药进化。研究人员预估,到2050年抗菌素耐药每年可能导致超1000万人死亡。

此外,针对老年人的假药也正在进入全球市场,例如治疗高血压的药物,在中低收入国家也出现了数量上升的趋势,这类药物在所有假药和劣质药中的占比已超过50%。

高收入国家也未能幸免。2012年,FDA警告称在美国境内发现了抗肿瘤药物贝伐单抗的假药,同时心血管疾病和精神疾病药中也出现了假药。

互联网似乎为假药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假药主要是在网络上兜售。2009年网上药店还并未盛行,然而经过十年的发展,目前在全球范围内运营的网上药店数量已经达到近3.5万,其中的许多家都出售过未经批准或假冒的药品,流通的最普遍的种类包括治疗心脏病、勃起障碍及癌症的药。辉瑞表示,他们在不同的网络供应商处购买了250次抗焦虑药物阿普唑仑,其中96%为仿制的假药。

网售假药形式主要包括以下三类:利用网络销售假药、未取得资质非法从事药品销售,以及有资质但发布虚假药品信息或违法销售药品。

网上虚拟市场非法售药具有渠道多样、灵活易变、产品追责难、窝点隐蔽性强、案件查处难等问题,犯罪分子通过注册虚假网站、提供虚假身份、宣传虚拟产品等进行伪装,还有的将服务器设在境外或组织跨区域作案等,致使网售假药问题监管、执法困难。

告知消费者通过非法渠道在网上购买药品的危险性、提高风险意识是缓解网售假药的关键之一。FDA对网购药品的危险性向公众发出提醒,建议公众通过向销售处方药的药店索要处方来识别该药店是否可靠,并建议消费者在购买药品时认准美国国家药房委员会协会互联网药店认证自律计划的标志。同时,欧盟法案为减少网售假药,规定每一个包装盒上都要有唯一的编码认证。

对犯罪分子缺乏惩治是阻碍解决假药问题的主要因素

从降压药到癌症治疗药及疫苗,几乎所有类别的假药都是由不法分子制造并销售的。在药物管制较差的地区,由于没有严格、健全的药监审查系统,假药在国内或国外的非法设备中被生产,并进入供应渠道。

在一些国家,生产或分销假药属于违法行为,会受到严厉的法律制裁,但仍有许多国家并没有相关法律来界定和执行有关假药犯罪的法规,甚至在犯罪人员被怀疑或查明时,也未能开展明确的司法行动。

世卫生组织建立了一个假药监测系统,但该系统需要各国主动向指定网站报告信息。另外,为假药情况严重的国家进行实地的抽样方法、药物检测和药物服务专家培训,也将有助于缓解这一问题。在一系列的建议中,医生们呼吁加大对世界卫生组织药物监测计划的支持,并将确保本国至少有90%的高质量药品加入联合国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另外,发现的假药名录登记册也应该向公众开放。

此外,也有专家提出可以利用区块链技术来缓解这一问题,区块链的分布式分类账可以用来跟踪和验证合法药物的移动,从而识别假药。

参考文献

It’s time to stop murder by counterfeit medicine

假药究竟有多可怕?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