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一医生举报自己“吃回扣”

医药 来源:医谷综合报道

继日前苏大一附院心内科主任疑似涉嫌支架回扣被学生实名举报引发公众热议后,海南一医生举报了包括自己在内的医院医生集体收回扣,医院管理层熟视无睹甚至参与其中。

据海南特区报的报道,万宁市和乐中心卫生院的医生华生(化名)向海南特区报实名举报,包括他自己在内,该院多名医生收受药商回扣,而卫生院管理层却对此视而不见。

华生提供的举报信显示:门诊部一些医生的业务量大,如一个月看病开出10万元的药物量,即可获得15000元的药品回扣金额,即按药物的10%-15%回扣分配给医生。

华生还特别表示:已留下“证据”——他自己此前收受回扣的清单。

“这张是去年6月份的回扣单,单子的金额是98元;这张是去年7月份的回扣单,单子金额是187元。”华生具体解释道,“第一列是药品名称,比如这款‘小儿宝泰康(基药)’,给患者开一盒这样的药,医生就能拿5元的回扣,也就是表格第二列的数字‘5’,第三列的数字2则代表数量。去年6月份,这种药我开了两盒,按照5元/盒的标准,我可以拿到10元的回扣,也就是最后一列的数字10。再比如这款‘活血止痛胶囊’,第二列数字4代表提成标准是4元/盒,第三列数字7代表这个月总共开了7盒,第四列数字28就是当月拿到的回扣28元。”

华生还表示:“卫生院内药品很多,对应的药商也很多,每个药商都有单独的单子,钱也是单独结算的,每一张单子对应的只是一家药商。平均下来,每个月通过开药能拿到的回扣在1000元左右,而之前没取消药品加成时还要更多一些,不过,现在开药多的医生,每个月也能拿到不少,我这个不算多。”

那回扣通过什么方式给医生?药商又如何拿到医生的开药信息?

华生透露,医生开完药,患者都要去卫生院的中心药房拿药,药商正是从中心药房拿到相关信息,再根据这些信息发放回扣。

他进一步透露,药商的回扣也不是直接给到医生,而是每个月根据药房提供的清单结算,再由药房把现金、清单装进信封发给医生。

据他了解,因为提供了医生开药的信息,药房工作人员也能从药商那拿到相应的“报酬”。

在举报信中,华生还称去年9月份因为利益分配问题,和乐中心卫生院中心药房内的几名工作人员还曾与药房负责人发生过争执,并称对于收回扣事件,医院院长唐某负有不可推卸的领导监管责任,是严重的失职行为,院长本人涉嫌商业贿赂,对乱象不作为,之所以举报这件事,是为了净化卫生院的行医环境。

而对于此事,该院院长唐某表示,他没有听说过此事,也没有听说有医生私自与药商接触。同时,他介绍到,医院明文规定,医生不准拿药品回扣,也不准与医药代表有私下的交易和联系。

他也明确要求医生,一次性开出药品的量不能超过三天。

在药品采购方面,唐某说,医院采取“政府招标网上采购”的方式,药品都是由医院的采购办在网上采购,采取“两票制”,即厂家开一张发票送到供应商,供应商再开一张发票给医院,以减少药品在流通环节中的加价,下一步他会在医院内进行调查,如果发现存在医生拿药品回扣等违规行为,将严肃处理。

目前,万宁市卫健委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已经收到了关于此事的举报,已经抽调人手成立了专门针对此事的调查组,近期准备开展调查工作。

回扣事件频发会不会让公众对医务人员更加丧失信任感,光明网评论员认为:不可否认的是,在当前的互联网舆论生态中,医生是颇受同情的群体,也是在道德层面备受讴歌的群体。反过来说,对医德的高期待,对尽职医生不吝赞美,这种舆论褒奖恰也是试图在机制之外加以道德约束。由于专业知识的鸿沟与监督手段的缺乏,树立一种道德范式,也就成了舆论有心无心的选择。这种道德期待,却又无法掩盖公众对诸如药品回扣等潜规则的无能为力。

也正因为有那么多医者仁心的医生,才正有必要完善制度,排除潜规则,让医德具备充分的制度基础、而非依赖过人的道德自觉,不让医德无缺的医生徒生无奈心酸之感。否则,社会对医生群体的整体观感必然是反复摇摆的,要么因为一个感人故事而光辉璀璨,要么因为一种潜规则而龌龊不堪。这种摇摆面貌,也不利于医生的职业认同,进而影响医疗行业的整体积极性。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