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世界数据首次用于FDA用药批准,RWE能否成为医药信息化的新浪潮?

医药 来源:动脉网 作者:曹弦

2019年4月4日,FDA基于真实世界数据(RWD, real world data)批准了辉瑞的爱博新(Ibrance)一项新适应症:与芳香化酶抑制剂或氟维司群(fulvestrant)联合,可用于治疗患有HR +、HER2-转移性乳腺癌的男性患者。

FDA此次批准主要基于美国电子健康记录数据,以及IQVIA保险数据库、肿瘤大数据公司Flatiron的乳腺癌数据库、辉瑞全球安全性数据库收录的Ibrance上市后在真实世界的男性患者的用药数据,而非临床试验或临床表现评价。通常来说,FDA对药物的审批是基于其开放性Ⅲ期临床试验,但对病例非常少见且疗效相当显着的药物,也可以单臂试验作为审评依据,即使是生物类似药的审批,也需要严格的等效临床表现评价。这是FDA首次基于真实世界数据审批的药物适应症,颠覆了我们对传统药物审评的认知。

但此次批准并非毫无预兆。2016年,美国国会通过了《21世纪治愈法案》,法案明确了FDA可以在合适情况下使用真实世界数据,作为医疗器械及药品上市后研究及新适应证开发的审批证据。一时间,真实世界研究(RWS, real world study)立刻引爆了热点,成为制药巨头领域拓展的重要方向。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12月,FDA聘任临床数据整合公司Flatiron Health的CMO Amy Abernethy担任首席副专员,FDA前任局长Scott Gottlieb表示,“Abernethy拥有真实世界证据应用和高效、创新的临床试验的丰富经验,这将有助于FDA改善临床药物的审评政策,加速审评进程。”时隔三年,真实世界数据最终成功应用于FDA的药物审评,这是真实世界研究在药物审批领域的里程碑。

那么,真实世界数据是什么,除了药物新适应症审评,还有怎样的应用前景,市场空间有多大,制药企业如何在这个赛道布局?在本文中,动脉新医药(微信:biobeat1)将对真实世界研究(RWS)赛道进行扫描盘点,文章主要内容有:

1、RWS是医药信息化的新趋势,应用前景可期

2、不同角度切入的RWE行业玩家,商业模式各有千秋

3、刚刚起步的国内RWS行业,发展潜力巨大

RWS是医药信息化的新趋势,应用前景可期

提及真实世界研究,首先要区分RWS、RWE、RWD 这几个常见概念。RWD不是在实验环境中收集的包括随机对照试验(RCT)在内的数据,而是一种观察数据,通过多种途径获得的,与患者调查、临床试验和观察性队列研究等患者健康状态和医疗行为相关的数据。数据来源包括电子健康档案、医疗索赔数据、医疗产品或疾病登记数据库、家用及移动设备收集的患者信息等。RWD的目标是生成RWE。

RWS行业中另一个常见的词汇是真实世界证据(RWE)。真实世界数据不等同于真实世界证据。FDA对真实世界证据的定义为,通过对真实世界数据进行分析,获得的医疗产品在实际用途、潜在用途或风险的临床证据。严格的说,只有真实世界证据才能作为临床相关审评的证据。

RWS是对临床常规产生RWD的进行系统性收集并进行分析的研究,随机对照临床试验( RCT)则是最高级别的循证证据,经常作为药品审批上市、临床诊疗指南/共识更新的证据。RWS与 RCT并非对立,而是互补的。

图片来自《真实世界研究指南》

事实上,从2015年开始,国际陆续颁布了RWS行业的相关指南,包括Good Pharmacoepidemiology Practice (GPP), ISPOR RWD 指南, US FDA Device RWD指南等,逐步定义了RWS行业的相关概念,提出了RWE的数据要求、RWE的应用场景等。

数据来源:《真实世界研究指南》、动脉网整理

在明确RWS的应用方向的基础上,RWS应用也逐渐明晰。在商业领域,RWS主要有三类应用:

1、探索新的适用人群,近期Ibrance获FDA审批,用于男性乳腺癌治疗,是RWS此类应用的具体表现;

2、探索新的适用剂量,药物的固定剂量通常是基于I期研究的剂量爬坡实验,即达到预设频率的剂量耐受性毒性(Dosage limited Toxicity),但I期研究的样本量过小,药物剂量受人种、年龄、性别等因素往往有所不同,而RWS可通过海量的诊疗数据,探索出最有效获益区间的使用剂量;

3、探索药物使用周期,补充药物临床数据,对于免疫疗法,RCT只能证实疗法是否有效,难以确定机体产生免疫记忆的时间,而RWS则可以通过累积的不同治疗时间的疗效去寻找合适的治疗时间,此外,RWS还可以用于积累肿瘤患者的长期生存数据,探索肿瘤疗法的患者5年、10年生存率;

在临床研究领域,RWS也能产生对科学及临床有意义的见解,近日,在一项发表在《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上的最新研究中,来自美国临床大数据公司Flatiron Health和基因组大数据公司Foundation Medicine的研究人员利用大型临床基因组学数据库,证实了以前已知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基因组学特征与临床结果的联系,并证明了利用病人日常护理过程中获得的真实世界临床基因组数据,加强对新型疾病相关生物标志物的理解。

RWS发展正当时,制药巨头积极布局

自《21世纪治疗法案》颁布以来,制药巨头也纷纷追赶RWS的风口。2018年2月,罗氏以19亿美元收购了Flatiron Health,6月,罗氏再添大宗收购,以24亿美元收购了Foundation medicine。

Flatiron Health专注于开发临床数据平台,将社区肿瘤学家、学者、医院、生命科学研究人员和监管机构的患者数据连接共享,并利用这些现实数据设计临床试验以及前瞻性研究。

而Foundation medicine致力于建立癌症患者基因组数据库,并与已知的靶向治疗、免疫疗法和临床试验相匹配,利用这些数据帮助设计临床试验、新药研发以及制定个性化治疗方案。其FoundationCore?世界最大的癌症基因组数据库之一,拥有超过20万个匿名癌症患者基因组数据。

仅在2018年,罗氏就斥巨资收购了两家肿瘤大数据公司,临床数据与基因组数据的的整合也让罗氏在切入RWS有了坚实的后盾。除罗氏以外,百时美施贵宝、赛诺菲等制药巨头也把RWS纳入战略规划。

2019年2月,赛诺菲参投开发真实世界证据(RWE)平台及其结果分析的Aetion的B轮融资,此前,赛诺菲将RWE纳入战略规划,并设立了RWE项目(RWE&CO)。赛诺菲的RWD平台拥有全球3亿患者的数据,覆盖318个疾病领域,完成了40多个RWE项目。2018年计划在超过11个治疗区域增加209个项目。赛诺菲的副总裁Juhaeri Juhaeri表示:“RWE将有力推动赛诺菲最大程度利用患者临床数据价值,拥有弥合临床开发和患者护理之前差距的巨大潜力。”

2019年3月,百时美施贵宝(Bristol-Myers Squibb)和Concerto HealthAI宣布合作,将在临床试验设计中使用RWD和AI技术。BMS还与罗氏的Flatiron Health合作,为其药物审批、申报建立真实世界的数据标准。

当然,制药巨头纷纷布局RWS赛道,一方面是用于正在开发药物的临床试验设计,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解决药物上市后,医疗保险支付方和PBM的成本问题,例如,赛诺菲和诺沃( Novo)等糖尿病制药商一直面临PBM定价和谈判的压力,因而转向RWE,宣传其产品的未来潜力。

不同角度切入的RWE行业玩家,商业模式各有千秋

RWS行业虽然起步较晚,但仍有许多海外企业发现其未来潜力。总的来看,RWS赛道的企业分为两类,一类自建临床、基因组等数据库,并利用数据库提供RWE服务;另一类聚焦在数据分析、提供医疗保健解决方案。


海外RWS企业一览表

这里以Tempus和Cota healthcare为例,了解RWS公司的业务模式和发展方向。

Tempus

Tempus成立于2015年,通过向医院、肿瘤学家、癌症中心等提供廉价的基因测序、数据结构化、病理图像分析和生物建模服务,自建肿瘤基因组学+临床数据库。到2019年,Tempus已经组建了世界上最大的癌症数据库之一,拥有将近1/3的美国癌症数据库。

Tempus的业务模式也得到了投资者和合作伙伴的认可,短短三年时间,Tempus就获得3.2亿元融资,估值超20亿美元,跻身独角兽之列;此外,在与Flatiron和IQVIA的竞争中获胜,Tempus与CancerLinQ(美国肿瘤学会的子公司,FDA的肿瘤临床数据库合作伙伴)达成合作,为FDA提供癌症RWD。

Cota healthcare

Cota healthcare成立于2011年,致力于为医疗服务提供商、生命科学公司、保险公司提供数据和技术解决方案。Cota主要提供两类服务:1、RWD分析及提供解决方案,其CNS系统使用简要的数字代码,根据基因组分析、肿瘤类型等信息对患者和疾病信息精确分类,从而分析、可视化RWD;2、结构化临床数据,Cota直接面向客户,将不准确、不完整的非结构化转化为精确的数据。

小结

不难发现,Tempus和Cota healthcare的创业思路有某种惊人的相似,都基于同样的前提,即癌症患者的治疗方案并没有合理、准确的数据支撑,尤其是并没有充分利用相似患者的RWD。但两者的商业模式也存在重要差异,例如,Cota认为,医疗服务提供方和支付方(主要是保险公司)具有改善患者治疗结果的动力,因此,他们愿意为此付费;相比之下,Tempus的模式更多的建立在Google的模型,即提供廉价的服务,以此收集建立海量数据库,最后利用数据库实现价值商业化。无论是直接面向医院、药企、保险公司提供RWD分析服务,还是通过数据商业化服务,都是RWS的未来颇具潜力的发展方向。

刚刚起步的国内RWS行业,发展潜力巨大

反观国内,RWS行业才刚刚起步。2018年8月,在第八届中国肿瘤学临床试验发展论坛上,吴阶平医学基金会和中国胸部肿瘤研究协作组(CTONG)携手发布了《2018年中国真实世界研究指南》,这是中国首个RWS指南。

近日,Nature发布了北京协和医院的RWS报告。报告详细描述了2015年8月1日到2018年1月1日在北京协和医院接受PD-1免疫治疗的晚期肺癌患者数据,这是我国有关免疫治疗的RWS的首篇报告。这两件重大事件,也标志着我国开始踏入RWS新领域。

国内的RWS赛道上,也有公司开始着手布局。生命奇点(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与国家级肿瘤临床研究中心天津肿瘤医院合作,共同建设了全国首家“肿瘤精准医学大数据中心”,并在2016年年底推出了国内第一款商业化精准医学大数据平台VitArk。VitArk利用成熟的高通量NGS测序体系结合自主研发的基因panel及解读库,测量患者的基因组变异和转录组表达水平,并为医生解读其临床意义。

生命奇点国内领先的医学文本NLP技术团队,则可以准确高效地进行语义理解和后结构化信息提取,将大段文本转化成直接可进行统计和分析的变量。支持处理临床数十亿条记录、数千亿数据项的海量数据。通过将结构化的临床数据和丰富的分子数据相结合,生命奇点为临床研究提供高质量的真实世界数据,以及数据驱动的循证医学证据产生、疗法和疗效评估、不良反应分析、诊疗指南和文献库查询、临床决策支持等多种业务。并通过强大、便捷的数据可视化工具和数据探索分析工具,构建基于AI技术的学习型医疗体系,为医疗机构的临床研究、临床决策支持、运营管理等各方面提供有价值的RWE。

生命奇点VitArk医疗大数据平台

利用真实世界数据研究,生命奇点和医院合作开展了几十项研究者发起的临床科研合作(IIT),并已产出多篇高影响因子论文。范围涵盖心血管疾病、慢性肾病、呼吸系统疾病、实体瘤、淋巴瘤、急诊、重症、药学、护理等多个领域。

例如,在一个多中心、长时间的回顾性队列研究中,生命奇点和医院的科研团队发现,对于接受手术切除的早期肾癌患者,利用病理蜡块检测特定基因突变,结合实验室检验结果,可以准确地识别术后一年内即复发或转移的患者。这些患者如果进行密切监测并在复发转移后得到及时干预,其5年生存率可以达到93%。但未及时干预的患者的5年生存率仅为52%。又如,利用循环神经网络对重症监护室的波形数据的分析,生命奇点和医院的科研团队建立了一套准确预测患者病情是否适宜转出的模型,可以将重症监护室的利用率提高超过20%,同时减少5%的死亡率和48小时再入率。

肿瘤是影响国民健康的主要疾病之一,也是全世界持续努力希望攻克的难题。生命奇点精准医学大数据平台的建设有望更好地支持各种肿瘤相关的研究和临床转化以及临床决策,加强临床信息与分子生物学、基因组学等多学科的融合,帮助临床专业人员发现疾病背后的秘密,探索RWE,提高临床医学研究效率,推进个性化精准医疗的实现。

生命奇点创始人刘立宇表示:“我们将持续探索,不断积累数据治理的经验和教训,探索国内医疗大数据治理的先行之路,为行业贡献自己的经验。唯有数据治理扎实深入,医疗大数据的应用和AI的应用才可能真正落地。”

国内RWS行业还在探索阶段,但行业前景十分广阔,一方面,国内的临床数据收集相对国外较为容易,并涌现出了许多基因组和医疗大数据企业,这些企业开始逐渐探索将临床数据与基因组数据结合,获取 RWE并应用于临床试验设计、个性化医疗方案制定等;另一方面,国外RWS也展现了里程碑的成果,给国内药物审批和临床试验研究树立了风向标。我们期待着国内赛道的医疗大数据企业把握好发展契机和方向,继续发力,取得更多成果。

医谷链

FDA发布2019战略框架:「真实世界数据」将纳入监管决策

来源:动脉网   作者:曹弦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