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个月离职”魔咒难打破?水土不服会是跨国药企高管转战本土的最大挑战吗?

医药 来源: E药经理 作者:一姐

近日,有确切消息显示,百济神州高级副总裁朱益飞和首席商务官、中国联席商务主管边欣将正式从百济神州离职。两人在百济神州最后的工作时间均为3月31日,4月1日将赴新的公司工作。

两人最终的去向如何,还不得而知。但据相关信息显示,百济神州目前尚未确定两者的继任人选,其目前的中国商业运营团队,也将由目前担任百济神州中国区总经理兼公司总裁的吴晓滨亲自来直接领导。

值得注意的是,朱益飞加入百济神州的时间,是2018年的4月13日;边欣加入百济神州的时间,则是2018年的5月29日。也即,负责百济神州中国商业运营以及商务相关工作的两个重要高管,从加入到离职尚不足一年时间。

在跨国药企高管纷纷流向本土初创生物医药企业的同时,朱益飞和边欣的离职,无疑是一种“逆潮流”的举动。但实际上在行业内部,从跨国药企跳槽至本土企业但随即很快离开的现象,实际上也并不罕见。究其原因,在跨国药企有丰富经验的管理人才,能否很好的适应本土企业,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

1

开始水土不服了?

百济神州自2018年4月份进行架构调整后,同年5月份注入了很多新的管理人才,除了本次人事变动的主角朱益飞,原辉瑞大中华区总裁兼中国总经理吴晓滨、原强生中国招聘总监王子剑、原西安杨森副总裁、创新产品事业部负责人边欣都选择了百济神州作为职业生涯的下一站。

朱益飞于1996年加入西安杨森,在杨森积累了超过20年的行业市场和管理经验。在2014年~2017年,他升任西安杨森副总裁,担任中枢神经产品事业部和普药事业部负责人。伴随着杨森在2017年发生了较大的架构调整,2017年10月朱益飞从杨森离职,转身齐鲁制药担任集团副总经理。

据悉,朱益飞在齐鲁任职期间负责领导新特药和肿瘤产品业务,其中齐鲁的重磅肿瘤药新瑞白就分配到了他的旗下。但有坊间消息,在职期间他无法实现改变营销模式和建立自己的团队的设想。很快,2018年5月百济神州宣布朱益飞成为公司高级副总裁,负责销售和市场准入。

无独有偶,除了朱益飞,在百济神州新加入的管理力量中,百济神州在1月25日也传出了消息,边欣将辞去首席商务官、中国联席商务主管的职务。边欣也是西安杨森的“老兵”了,此前在西安杨森工作了14年,在肿瘤业务线和创新产品线均积累了比较多的经验。

朱益飞和边欣的去向目前还不得而知,但两位均在肿瘤产品业务方面很有经验,在目前PD-1肿瘤产品市场大战吹响号角的当下,不排除他们转战相应企业的可能。

另外,可以发现朱益飞和边欣在百济神州的时间都比较短促。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在跨国药企或者有外资背景企业的高管人才纷纷转投本土药企的大潮下,不管是高管人员还是商业团队,他们是能在新东家有更多自由施展发挥价值的空间,还是会出现更多“水土不服”的情况去进行新的选择,还需要未来的观察。

2

跨国转本土潮持续火热中

应该说,从2018年至2019年初,跨国药企高管人才迅速流向本土企业的趋势,仍然势不可挡。

最具代表性的,当时是现任百济神州中国区总经理兼公司总裁的吴晓滨。这位在跨国药企有过多年工作经验、并且最终做到辉瑞大中华区总裁的高管,其从跨国药企转向本土生物医药企业的历程,被认为是开启了这一轮制药企业高管流动之先。随后的阿斯利康的梁怡加盟再鼎医药、默沙东全球副总裁李正卿加盟歌礼制药,其实都在印证着这一趋势。

一般认为,丰厚的待遇、灵活的组织架构、良好的前景预期是,本土人才回流国内初创药企的几大原因。

与此同时,一批新兴的初创生物医药企业,也开始将吸引人才的视线放的更广。例如,再鼎医药就在2018年任命了新的首席医学官黑永疆,而黑永疆此前来自于本土制药企业齐鲁制药,其当时在齐鲁也担任CMO一职。再鼎医药还吸纳了在学界颇具胜名的中国科学院院士陈凯欣作为董事会成员。

近日,诺诚健华也宣布医药行业资深职业经理人邓建民担任其顾问委员会成员,为诺诚健华新药上市战略制定、商业化运营等方面提供专业指导。诺诚健华是专注在类风湿关节炎、系统性红斑狼疮等自身免疫疾病及肝癌、胃癌等恶性肿瘤领域的新药研发公司,也是中国医药当前创新大军的一员。

而邓建民则在行业中颇具声名,其拥有丰富的医药行业市场营销管理经验。从业近三十年期间,他担任过诺华制药中国首席执行官兼总裁,现任BD公司全球运营委员会成员、全球高级副总裁、大中华区总经理,他还是美国先进医疗技术协会中国理事会的创始主席,并连任四届主席。

来源: E药经理   作者:一姐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