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神药,我要好疗效” ——谈谈真实世界研究与证据的价值

医药 来源:火石创造 作者:周俊

国务院报告中提到,2013—2017年全国财政医疗卫生累计支出59502亿元,年均增幅11.7%。医疗卫生总支出要求供需兼顾、突出重点,并持续优化支出结构。利用真实世界数据可以作为卫生及药监部门的监管与优化支出结构的决策依据,更科学、合理地开展医药产品决策,进一步促进主动监管模式的建立。美国FDA认识到真实世界数据(RWD)与证据(RWE)的重要性,将RWE纳入监管决策,提出“推动使用真实世界证据以支持药品和生物制品研发”。

真实世界数据(Real World Data)

从传统临床试验以外,定期从不同来源收集的患者健康状态和/或提供的保健服务相关的数据,特点是在较大的样本量基础上,根据患者的实际病情和意愿选择治疗措施,开展长期评价,并注重有意义的结局治疗。数据来源既可以是研究数据,也可以是非研究数据。


从数据到证据(Real World Evidence)

在特定研究背景下,对真实世界数据的进一步汇总分析,就能获得能够证明医药产品安全性或有效性的证据。研究者良好的研究设计方案是确保数据获取方式和获取过程正确性的关键。真实世界研究遵循临床研究的基本准则和规范,环境与数据来源越复杂,研究设计、数据处理和分析技术也约复杂。

遵循“PICO”原则:

P (patient):患者的临床特征

I (Intervention or exposure):关注的处理措施或暴露因素

C (comparison):对照措施

O (Outcome):关注的结局指标


证据的价值(Value)

众所周知,临床试验的限制使其难以将试验的研究发现推广至包含患者、医护人员在内的更广泛人群,并反映实践中实际应用的卫生保护服务系统或环境。我们处在循证实践与决策的时代,研究证据是提高临床和医疗决策效率的核心基础,临床试验与真实世界研究都是证据产生的源泉。这些证据可以为治疗进展、患者护理、安全性监测、卫生保健系统研究、质量改进、有效性研究等方面服务。

(1)解决设计与投放使用时的认知差异

新药研发通常需要10年以上的时间。在此期间,某药品研发所针对的市场可能已经发生显着变化。当新药进入市场时,医生对对病情的临床了解可能取得了更多进展,已有的治疗方法也可能有更多的证据证明其比之前的治疗方法更有效。新药产品厂商需要深入了解市场,正确定位市场环境,了解药物相关治疗领域的疾病负担和未被满足的需求。


(2)解释临床试验与真实世界的偏差

临床试验是在特定人群和受控环境下进行的,但真实世界中的患者比临床研究环境中的患者更复杂。人群选择的目的是在临床试验中证明治疗措施的有效性。然而,药品、医疗器械等在真实世界中产生的疗效可能较小或与试验中不同,因为在真实世界中的控制性较弱,各种参数更为混乱,例如合并症、正在服用其他药品,或不规律的饮食习惯、对治疗方案的遵守程度等。


(3)延长药物的市场生命周期

真实世界研究除了对于药物设计时希望治疗的疾病,还有可能发现新的治疗领域,延长药物的市场生命周期。如美国辉瑞公司研制的万艾可药物原本是治疗心脏病的,后来发现对治疗ED也有疗效,就进入了另一个治疗领域。其他例子如降糖药物二甲双胍在实际应用研究中发现还有延缓衰老、保护心血管、抗肿瘤等作用。

(4)重视患者的反馈,提供最佳获益方案

真实世界研究可以反映出患者最关心的问题。对患者来说,最重要的事情与临床医生的关注点往往不同。例如,临床医生更重视客观的、可衡量的结果,以至于忽视了患者想要“感觉更好、寿命更长”的基本愿望。

对同一病人来说,医疗服务提供方不同,医疗护理方法和效果不同,且成本上也存在着很大的差异。精准分析相关数据集包括病人体征数据、费用数据和疗效数据等,可以帮助医生确定临床上最有效且最经济的治疗方法。

火石利用自身技术优势为药企提供真实世界研究证据与服务,通过热问问题、地域、时间、诉求等多维度分析,帮助药企制定推广策略,为研究者提供临床资源匹配和研究项目管理。

参考文献:

1.  杨松等,“中国临床医学真实世界研究施行规范”,《中华试验和临床感染病杂志》,2017。

2.  CMAC,“真实世界研究实践专家共识”,2018。

3.  Calum MacRae,“真实世界证据以及药品研发与医疗使用的矛盾”,2018。

来源:火石创造   作者:周俊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