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top10药企财报:2018加速瘦身,2019再掀并购浪潮

医药 来源: 汇众

又到一年收获季,全球制药巨头财报火热出炉。

纵览2018年的成绩,较前两年都上涨了不少。

强生800亿营收蝉联NO.1,罗氏、辉瑞、诺华紧随其后,艾伯维凭借“药王”HUMIRA业绩大涨16%,而吉利德则继续保持营收呈两位数的下滑趋势...

回顾2018年,肿瘤免疫依旧是各大药企的香饽饽,癌症新药不断推陈出新,专利纷争沸沸扬扬,为保持在制药业务的强势姿态,巨头们纷纷变卖资产以求瘦身。

展望2019年,各大机构纷纷预测的并购黄金时代能否如期而至?巨头们又将押注何方?


强生:剥离非核心业务,搅动全球市场格局

强生2018全年实现总销售额815.81亿美元,较2017年增长6.7%;净利润152.97亿美元,去年同期仅为13亿美元;全年研发费用达107.75亿美元,占总营收13.2%,较去年同期的105.94美元增长1.7%。

股东电话会议上,强生预计2019年销售额804亿美元至812亿美元,低于市场分析师平均预期的826.8亿美元。

2018年度强生业绩好于市场预估主要是得益于旗下制药业务同比大幅上涨。2018年强生全球制药业务销售额为407.34亿美元,较去年同期363亿美元的销售额增长了12%。其中肺动脉高压药物的增长率最高,涨幅达到了93.9%。其次为肿瘤药品业务,涨幅为35.6%。

此外,强生不断整合医疗器械业务板块,逐渐抛售诊断,糖尿病等业务,将医疗器械重心移至骨科,外科和眼科。2019年伊始,强生与MeiraGTx签署全球合作及授权协议,开发遗传性眼病基因疗法。

近日强生宣布拟20亿美元收购外科手术机器人公司Auris Health,即将与Intuitive Surgical公司头对头角逐手术机器人市场。

罗氏:瞄准癌症精准治疗,稳坐IVD市场第一宝座

罗氏全年收入568.46亿瑞士法郎。相比2017年的532.99亿瑞士法郎增长7%。其中制药业务439.67亿瑞士法郎,诊断业务128.79亿瑞士法郎。罗氏新药面临巨大医疗需求,为公司业绩增长做出突出贡献。

2018开年罗氏先后斥资19亿美元和17亿美元,完成两大收购:Flatiron Health 和 Ignyta。年中,罗氏又宣布与癌症基因检测公司Foundation Medicine达成24亿美元的收购协议。

此次并购后,Foundation Medicine仍是独立自主运营,两者将共同利用基因组学和分子信息方面的专业知识来加强个性化药物的开发,实现罗氏个性化医疗保健的愿景。

罗氏始终是IVD市场的龙头,依靠最优势产品线和超前的战略眼光牢牢把握住了市场的领先地位。亚太市场成为诊断业务的主要驱动力,中国市场年平均增长率基本维持在25%左右,主要得益于罗氏在中国力推“加速增长计划”。

未来,罗氏诊断将继续强化在集成的核心实验室(Integrated Core Lab)、综合解决方案、新学科的拓展等方面的发展。

同时,罗氏诊断也在加大对于中国市场的投入。2018年在中国新开设研发生产中心开业,到2021年将拥有400名员工,以确保亚太地区临床化学和免疫检测的持续供应。

辉瑞:加速布局肿瘤免疫,抵御专利到期危机

辉瑞2018年全年营收536.47亿美元,同比增长2%。净利润为111.53亿美元,下降47.7%;在研发方面总投入80.06亿美元,占总收入的14.9%,较2017年增长4.6%,处于稳定阶段。

同时,2018年全年摊薄后每股盈利1.87美元,经调整每股摊薄盈利3美元,符合市场预期。辉瑞预期2019年总收入在520-540亿美元之间,调整后的摊薄每股收益在2.82-2.92美元。

伟哥一直是医学界的传奇,如今也遭遇专利悬崖危机,Teva、Mylan等仿制药巨头早就对ED市场虎视眈眈。理论上,伟哥的专利保护期可以到2019年10月,此外,辉瑞还获得了专利延长授权,被扩展到2020年4月。

另一款明星产品Lyrica 2018年同样增速放缓,涨幅仅为2%,而2017年增幅为8.3%。2018年12月30日,Lyrica失去专利保护权限,鉴于FDA日前授予其在美国的儿科独占权延长6个月至2019年6月30日,该药物最后的红利将在美国收获。半年之后,化学仿制药跃跃欲试,涌入市场,对Lyrica销售造成断崖式的冲击。

近年来默克、艾伯维纷纷押注肿瘤免疫,辉瑞同样着眼于该领域的长期发展,2018年已有四款肿瘤免疫新药获FDA审批。在已上市产品中突破性乳腺癌新药Ibrance在欧洲及日本的价格调整快速抢占市场,2018年销售额高达41.18亿美元,同比增长32%,强力拉升整体业绩。Ibrance是全球首个CDK4/6抑制剂,目前已占据大部分市场份额。

诺华:剥离爱尔康,重组仿制药,2019将专注于创新药业务

诺华全年营收519亿美元,较2017年上涨1%;其中第四季度营收净收入为132.7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3%。诺华2018年研发总投入90.74亿美元,占收入比重17.5%,相比2017年增长1.1%。2018年全年摊薄后每股盈利5.38美元,符合市场预期。

创新药物板块的表现令人满意,净销售额达348,92亿美元,较去年上涨8.1%。其中肿瘤业务部门创造134.28亿美元的收入,占该板块业绩的38.48%,较去年同期相比上涨9%。

2018年7月诺华宣布将分拆爱尔康的计划,并实施50亿美元的股票回购,剥离计划将有助于诺华和爱尔康完全关注各自的增长战略。此外,由于受到特朗普政府遏制药价的影响,仿制药板块在美国的销售额仅为28亿美元,将去年下降16%。

2019年的董事会电话会议中,诺华透露Sandoz有望通过18个月的重组,重塑投资组合、改变区域重点以及精简成本结构等,有望在未来带来更多利润增长。

此次调整,诺华也将回归核心制药业务,在研发上投入更多的精力,增加其高毛利的肿瘤业务的实力。

默克:肿瘤免疫市场的绝对霸主,2019年将关注小型并购交易

2018年销售额422.94亿美元,较去年401.22亿美元业绩增涨5%。全年净利润为62.2亿美元,超过2017年净利润的两倍有余。研发总投入97.52亿美元,占收入比重23.1%,较2107年略有下滑。

2018年全年摊薄后每股盈利2.32美元,符合市场预期。在股东电话会议中,默克预计2019年全球销售额将达到432亿美元至447亿美元。

默克的Keytruda和百时美施贵宝的Opdivo是该领域的佼佼者,而在一线治疗肺癌方面,Keytruda已占山为王。作为默克在肿瘤免疫领域的押注产品,Keytruda 2018年销售额达71.7亿美元,较去年翻了一番。

根据医药市场调研机构EvaluatePharma近日发布的2019年报告,Keytruda在2019年的销售额将达到91.7亿美元,而到2022年预计将突破150亿美元。

2019年初,在J.P.摩根大通健康保健年会上,默克首席执行官Ken Frazier表示,“近期没有看到默克有大型并购计划,并不代表我们不想参与进来,竞争实在太激烈了。或许小型并购会是我们的选择。”

此番话不禁让人回想到2018年初,默克以3.94亿美元收购了Viralytics。这是一家位于澳大利亚的专注于开发癌症溶瘤免疫疗法的公司,两者将共同建立一系列旨在与其关键领域(免疫肿瘤学等)的产品线联盟。

大型并购最主要目的是为投资者争取利益,但历史上看大型收购不总是能为投资者带来价值,完全依靠买买买策略的辉瑞20年来股价和市值也未发生较大的变化。

面临医药行业整体估值下滑的境况,默克押注一些小型收购也许会产生良好的效益,更何况是在其先发制人的肿瘤免疫领域。

GSK:削减呼吸管线资产,专注疫苗与肿瘤免疫领域

GSK2018年营收409.92亿美元,相比2017年增长5%。研发投入38.93亿英镑(51.78亿美元),占收入比重12.6%,相比2017年下降13%。

GSK哮喘药物Advair 由于受到定价压力的增加以及仿制药的侵蚀,2018年在美国的销售额下降了32%,整体呼吸管线的销售额下降1%。但令人惊喜的是带状疱疹疫苗Shingrix 2018年的销售额突破10亿,驱动GSK疫苗板块的拉升。

2018年3月,GSK以30亿美元回购了诺华持有的消费者保健业务合资公司的36.5%的股票;2018 年 12 月,葛兰素史克公司斥资 51 亿美元,购买了 Tesaro 以丰富其癌症药物产品线。

当月,根据其与辉瑞消费者保健部门的一项合资协议,葛兰素史克宣布计划将处方药和疫苗业务与其非处方药部门分离。此项交易将于2019下半年完成,届时GSK的业务重心也将全部聚焦在处方药和疫苗上面。

近日,GSK又与默克达成42亿美元的合作协议,共同开发双功能免疫疗法M7824。这几项举措显示出GSK公司对肿瘤学领域药物研发的重视。对葛兰素史克来说,这次的联盟是公司加强其制药版图的又一步。

赛诺菲:削减非主线项目,专注专科护理领域

赛诺菲2018年营收391亿美元,较2017年上涨2%,处于稳定水平。全年研发投入67亿美元,占收入的17%。由于新的免疫学特许经营的推动,Genzyme增长30.8%至72.26亿欧元。得益于流感差异化战略和Menactra驱动,疫苗全年销售额也增长了9.7%。

尽管疫苗业务增长可观,但登革热疫苗让2018年的赛诺菲过得并不顺利。公司CEO坦言在登革热疫苗上栽了跟头,为了启动该项目而做的早期销售预测“过于乐观”,以及过度专注于在新兴市场,看轻欧美市场,导致产品发布“本末倒置”,占领市场的道路阻碍重重。

近年来,赛诺菲将剥离“非核心”业务作为自己简化公司业务的战略措施。这家法国企业在战略调整上,步子迈得非常大。

2018年1月,赛诺菲还爆出两笔有助于其罕见病业务发展的大买卖,其以116亿美元收购美国麻省的Bioverativ公司,该交易将增强赛诺菲在血液病相关领域的竞争力;以48亿美元收购比利时的Ablynx公司,该公司研发管线涵盖血液病、炎症、肿瘤免疫以及呼吸系统疾病等多个领域。

在股东电话会上,赛诺菲更新了研发战略,加大对专科护理领域、肿瘤、免疫学、罕见病的关注,2017年以来,这些领域的研发项目数量已大幅增加,目前占赛诺菲临床组合的90%以上。

2019年至2022年期间,赛诺菲将削减38个项目,同时提交9种新药和25种附加适应症。

艾伯维:HUMIRA 近200亿营收触顶,艾伯维急于转型丰富产品线

AbbVie全年收益大幅提升,实现总销售额327.53亿美元,较2017年增长16.1%;保持了2013年上市以后营收持续上涨的趋势。2018年全年净利润56.87亿美元,较2017年的53.09亿美元同比增长7.12%。研发总投入达103.29亿美元,占总收入的31.6%,相比2017年翻倍,增长106%。

明星产品HUMIRA 2018年销售额高达199.36亿美元,创造逾60%的收入,连续7年蝉联全球畅销药冠军的宝座。依靠HUMIRA一枝独秀,创下逾1300亿美元的收入,成为名副其实的药王。如今却内忧外患,专利的红利逐渐消退,收入的天花板也愈发清晰见顶。

目前在欧洲市场已有四款HUMIRA生物类似药获批,分别为Imraldi(三星Bioepis)、Amgevita(安进)、Cyltezo(勃林格殷格翰)和Hulio (Mylan与麒麟生物)。

面对拥挤的阿达木单抗市场,即便AbbVie大放血采用降价策略也无法杀出重围。AbbVie急于转型在自身免疫领域不再依赖于单一的药品,研发的新产品Upadacitinib和Risankizumab临床试验进展顺利。

百时美施贵宝:Eliquis强力拉升整体业绩,Opdivo前路未知

BMS 2018全年收益持续上涨,实现总销售额225.6亿美元,较2017年增长8.6%;全年净利润49.79亿美元,去年仅为9.75亿美元;BMS过去5年的股息同比增长5倍,平均每年增长2.54%。按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GAAP)2018财年BMS摊薄后每股收益为3.03美元。

2018年,BMS四大业务板块中,肿瘤学业务创收103.12亿美元,占比高达45.7%,主要得益于Opdivo药物的强力拉升。

Opdivo全年销售额占营收总额的30%,是驱动BMS业绩增长的首要动力。目前PD-1市场过于拥挤,默沙东Keytruda已实现弯道超车,占据领头羊的地位。

国内市场,君实生物和信达生物的国产PD-1产品崛起,在一番激烈的价格战下,O药并不占据优势。目前,全球药企纷纷布局肿瘤免疫市场,PD-1领域异常火热,Opdivo的未来或许荆棘密布。

BMS的另一款明星产品Eliquis药物来自心血管板块,2017年销售额排名第二,今年该板块贡献了64.38亿美元收入,占比28.5%。目前FDA批准的四种口服抗凝药中,强生公司的利伐沙班上市最早,长期占据口服抗凝药的霸主地位,Eliqui一经上市,销量不断升高,有望在未来超越利伐沙班,夺下冠军宝座。

吉利德:HCV市场失意,CAR-T前景一片光明

吉利德2018财年营收220.5亿美元,同比下滑15.2% 。研发投入50.18亿美元,占收入比重22.7%,相比2017年增长34.4%。丙肝产品全线受挫,销售额大幅下滑,艾滋病产品销售收入146.27亿美元,将成为吉利德中流砥柱。

HCV市场由盛转衰,2017年,全球丙肝药市场规模只有大约125亿美元,较2015年巅峰时期缩水约50%。巨头纷纷调转方向避开这一领域。

2017年8月最后的玩家艾伯维入驻,泛基因型丙肝鸡尾酒药物Mavyret获得美国FDA批准横空出世,被称为起效最快、功能最全的Mavyret迅速成为丙肝市场药物的“克星”,燃起了久违的战火。面对艾伯维的迎头赶上,曾经的霸主吉利德日渐失利,再难掀起波澜。

风景这边独好。看中了CAR-T极具前景的治疗潜力,2017年8月底,吉利德豪掷120亿美元将Kite收购,进军CAR-T领域。

在全球首个CAR-T细胞疗法,诺华的Kymriah获批之后,第二款CAR-T疗法吉利德Yescarta紧随其后也获得了FDA的批准,相较于Kymriah不足一亿美元的销售额,Yescarta全年一举斩下2.64亿美元的收入,后生可畏。

来源:汇众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