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康美药业、上海莱士等医药上市公司2018年都踩过哪些“雷坑”?

医药 来源:E药经理人 作者:高嵩

2018年对于中国股市,无疑是泥沙俱下的一年,上证指数全年跌幅达-23.92%,深证指数全年跌幅达-33.54%。中国上市公司市值管理研究中心近期发布的2018年A股市值年度报告显示,2018年A股市值蒸发规模创最近十年之最,达14.94万亿元。一向被视作为中国经济走向“晴雨表”的A股市场,正在经历着一场挑战。

受整体经济大环境影响,医药上市公司2018年的整体表现也不佳。数据显示,申万医药生物指数全年下跌达27.67%,与5月最高时相比,医药生物全行业下半年竟抹去近4000亿市值,近乎“腰斩”。

危机最能够暴露公司在繁盛时间难以被发掘的问题,而这些问题无疑也需要公司经营者以及投资人重视,避免二度入坑。2018年,医药上市公司爆出最大的“雷坑”莫过于长生生物疫苗事件。受此事件影响,长生生物董事长高俊芳等18人被检察机关逮捕,长生生物被罚款91亿元,近期更是确定被实施重大违法强制退市。

除此之外,也有不少的医药上市公司出现了涉嫌财务造假、商誉出现大幅减值影响利润、内幕交易等一系列问题。在2019年伊始,E药经理人对医药上市公司2018年踩过的“雷坑”进行了盘点,“温故”才能“知新”,以期2019年医药上市公司的投资人及经营者不要“重蹈覆辙”,在危机关头熬到黎明之时。


1

财务问题被“狙击”

2018年,不少的医药上市公司股价“闪崩”,都伴随着对于公司财务情况的质疑。

海正药业在2018年的股价几进“腰斩”,股价下跌背后除了有经济大环境影响之外,也有业界对于海正药业财务情况的质疑。海正药业虽然近10年的业绩增长情况良好,总营收规模不断增加,甚至在2014年首次突破了百亿的营收规模,但是净利润水平一直不佳。其扣非净利润2015年至2017年连续3年亏损。而最新的数据显示,海正药业2018年预计将亏损4到5亿元。

比起财务经营状况不佳,对于上市公司而言更为致命的是涉嫌财务造假。尔康制药此前遭问题,而在2018年也因涉及财务造假问题股价暴跌。2017年8月,尔康制药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稽查;到2018年4月,尔康制药因2015年和2016年涉嫌虚增利润合计2.5亿元,公司及相关责任人将遭到证监会处罚。除去财务造假,尔康制药在业务层面也遭遇到了问题,因涉及扑尔敏原料药价格暴涨事件,尔康制药被开出了超千万的罚单。

此前连续涉及财务造假的紫鑫药业也在2018年再度被质疑财务数据造假。2018年10月,媒体刊发《财务造假被“宽恕”后,紫鑫药业疑似再次造假》的文章,质疑紫鑫药业利润真实性存疑、隐瞒关联交易、资产减值准备不充分等,紫鑫药业2018年10月11日也在收到中小板关注函,随后紫鑫针对函中疑问进行了回复。但市场对回复显然不太满意,紫鑫药业股价在这之后不断下跌。在2019年1月25日,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质押股票更一度触及平仓线。

康美药业在2018年更是因为涉嫌财务造假跌出了“市值千亿”医药巨头神坛,其中存贷双高等问题成为最大的“攻击点”,受此影响康美药业股价跌幅超过80%,市值仅剩不到300亿元。2018年12月28日,康美药业更是因信披违法违规被立案调查,情况如何还至今未卜。

2

商誉减值的“坑”

随着市场和监管层的关注,商誉减值风险在2018年逐渐受到了重视。据沪深交易所官网不完全统计,1月30日和1月31日这两个交易日内,就业绩变脸这个事项,沪深交易所至少已经下发了37份关注函或问询函。而不少的医药上市公司,也因为商誉占资产比重过高,或者商誉在2018年大幅计提减值,而被市场质疑。

商誉总是和并购密不可分,在项目并购中,当项目估值水平高于账面净资产时会产生商誉,这本来是一种正常的财务现象。但是过高的商誉在没有经营数据支撑的情况下,可能会有大规模减值的风险。

益佰制药是商誉累积“大户”。2012年至2018年上半年,益佰制药的商誉账面价值余额增长42倍,高达23.03亿元。期间,公司计提的商誉减值损失仅446.57万元。2013年至2016年的三年间,益佰制药在评估了各资产组或资产组组合相关商誉的可收回金额后,并未就账上商誉计提减值。

而积累的巨额商誉已经对益佰制药的经营成果造成了不小风险。1月30日,益佰制药发布业绩预告,公司预计2018年1-12月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亿至-7.5亿,同比变动-332.24%至-293.53%。其中预计计提的商誉减值准备金额9亿元至10.8亿元,是预计净利润亏损的重要原因。

南京新百、上海莱士等公司也因为积累了规模庞大的商誉资产,而被市场质疑会有计提商誉减值准备从而致使净利润亏损。而上海莱士在最新的2018年业绩预告中,也提示了计提部分商誉减值损失的风险。

3

业务“黑天鹅事件”

2018年也是医药上市公司业务“黑天鹅事件”频发的一年。影响最大的“黑天鹅事件”莫过于长生生物疫苗事件,其罚款金额达91亿元,更是直接推动了全球第一部疫苗专法《疫苗管理法》的出台。

除长生生物事件之外,上市医药公司也遭遇了其他的“黑天鹅事件”。2017年底,丁香园发布的文章《一年卖出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年人》的文章,该文章列举国内多名眼科医生说法和权威文献,质疑莎普爱思涉嫌虚假宣传。而后舆论持续发酵,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注意到医药界的质疑,发文要求浙江省食药监局督促莎普爱思尽快启动临床有效性试验,并于三年内将评价结果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

受此影响,业务单一的莎普爱思业绩在2018年明显下滑,莎普爱思发布业绩预告,公司预计2018年1-12月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3亿至-1.1亿,同比变动-188.82%至-175.16%。

华大基因也在2018年遭受了舆论冲击。2018年7月的一篇《华大癌变》引发舆论发酵,文章质疑华大基因的“无创DNA检查”风险控制存在漏洞,华大基因虽然对相关的技术细节进行了解释,但是其股价还是遭受了不小的负面影响。

巴菲特有一句至理名言:“只有在退潮的时候才知道谁在裸泳。”在2019年不确定的周期中,风险更容易暴露,无论是医药投资者还是医药经营者都需要更加小心,避免踩雷。

来源:E药经理人

作者:高嵩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