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让EGFR靶向药这张牌成为肺癌制胜王牌?

医药 来源:奇点网

和癌症的斗争有点像一场牌局,既然是牌局就有技巧,把手头的牌最大程度地用好才能争胜。近期Future Oncology期刊上发表的一项研究成果,就让奇点糕见识到了,如何让EGFR靶向药这张牌成为制胜王牌。

这项名为GioTag的真实世界研究数据显示:对于EGFR突变阳性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使用阿法替尼作为一线治疗,在出现获得性T790M耐药突变后换用奥希替尼,能让靶向药治疗的整体时间达到27.6个月!

而对EGFR突变更为常见的亚洲患者,研究中的中位治疗时间更是高达46.7个月[1]!这是首次有研究证实,通过使用合理的靶向药治疗顺序,能将EGFR突变患者靶向药的治疗时间最大化,从而让患者得到持续临床获益。

EGFR靶向治疗的领域可以说是群雄争霸,三代靶向药你争我抢,但不管一线用药是哪一种,疾病进展都难以避免。要把对抗EGFR突变的牌打好,最好在疾病进展后还有下一手牌可打。

然而影响第二手牌的,还有另外一个关键因素——EGFR20号外显子上,T790M这个让人头疼的获得性耐药突变,一代/二代TKI靶向药治疗后病情进展的患者中60%会出现T790M突变,要应对它,第二手牌奥希替尼效果不错[2]。

但如果一开始就使用奥希替尼,却也不见得好。虽说奥希替尼一线治疗的效果不错[3],但它也不是万能的,而且耐药机制复杂,一旦出现耐药,其他的靶向药未必能奏效[4],大多数患者只能选择副作用更大的化疗这一条路了。

那如果优化治疗顺序,先用其他一代二代靶向药,等到T790M这个大敌压境,再使用奥希替尼呢?从理论上说,这种策略应该比直接用奥希替尼更好,不过理论优势能不能转化成实际疗效,还需要临床数据的检验。

GioTag研究就是依据这种设计开展的,这是一项在全球开展的真实世界回顾性研究,招募的是存在EGFR两大经典突变,且此前未接受过靶向治疗的患者,一线使用阿法替尼治疗,在出现T790M突变后使用奥希替尼。

研究的主要终点设定为患者的靶向药治疗总时间,也就是从服用阿法替尼开始到奥希替尼治疗后,病情进展或其他原因导致靶向治疗结束,或患者死亡的时间长度,最终入组了204名患者。

研究的中位随访时间达到28.2个月,随访显示,阿法替尼接奥希替尼的治疗方案,让患者的中位治疗时间达到27.6个月,截止数据统计时,有52%的患者停止了治疗,绝大多数是奥希替尼治疗后出现了病情进展。

首先是对亚洲患者,GioTag中入组的亚洲患者占到了1/4,这些患者的治疗时间达到了46.7个月,是所有亚组中获益最明显的!此外,入组患者中存在19号外显子缺失突变的,获益也相对更好,治疗时间比L858R突变长10个月。

延长治疗时间对患者的获益,也直接体现在了患者的生存率上。从数据来看,GioTag研究中患者的2年和2.5年生存率分别是79%和69%,这在同类研究中也是相当出色的数据[5-6]。

不过由于随访时间偏短,目前患者的总体生存期数据还不成熟,同时作为研究次要终点的奥希替尼耐药机制,由于接受基因测序的患者人数偏少,也没有明确的答案,显然这些问题还有待进一步研究的探索。

主持GioTag研究的奥地利专家Maximilian Hochmair表示:“在靶向治疗选择越来越多的今天,我们需要了解多线用药对患者预后的影响,GioTag研究的结果显示,对于EGFR突变阳性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先阿法替尼后奥希替尼的策略相当有效,能给大量患者带来持续临床获益,重要的是,还能同时延长患者至化疗的时间。[7]”

“奥希替尼用于一线治疗的临床研究结果显示,其一线治疗后耐药的机制更加复杂,一旦耐药后续选择就很有限,所以我们通常会把奥希替尼留到二线治疗。研究中79%的2年生存率显示,阿法替尼接续奥希替尼的治疗,可能延长出现T790M获得性耐药突变患者的生存期,尤其是19号外显子缺失突变的患者。[8]”

虽然战胜癌症这个对手很难,但把手中的牌打好才能多一分胜算,当然,前提是挑对牌。不同的EGFR靶向药疗效并不一样,而作为二代靶向药,能够不可逆结合EGFR、HER2等多个位点的阿法替尼有着自己独特的优势。

对于EGFR突变患者中占到50%的19号外显子缺失突变,对比化疗,阿法替尼能将患者的生存期延长一年,这是其他一代和二代靶向药都无法实现的[9];而对于非经典突变患者和脑转移患者,阿法替尼的疗效也非常出色[10-11]。

在三代EGFR靶向药都纳入医保,百花齐放的今天,准确把握最合理的治疗方案,“把靶向药玩出花”,才能让患者得到更多的获益,GioTag研究就是这样的典例。

来源:奇点网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