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料药又暴涨!垄断是罪魁祸首,一场新打击正在酝酿

医药 来源:E药经理人

近期,原料药价格又开始大幅度的价格上涨。有数据显示,罗红霉素今年二季度以来上涨加速,从5月份590元/公斤,涨到10月份735元/公斤。

自从国家严控环保以来,不仅关停了大批环保不过关的原料药企,一大批无力承担环保成本的小型药企也开始停产或关闭。例如两次被环保督查组点名的泰瑞制药,作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其产品泰乐菌素、泰妙菌素的产能为全球首位。在今年中央环保督察组进驻宁夏“回头看”期间,泰瑞制药第一家被点名“涉嫌表面整改”。7月17日-20日,泰瑞制药曾经连发三文,称个别同行诬陷举报,虚假传播该公司“偷偷生产、偷排异味”等言论,利用环保之名打击竞争对手。8月16日,宁夏回族自治区督查组复查时却发现,泰瑞制药并没有停产整顿,而是照样生产。最终将泰瑞制药擅自违规恢复生产的7个发酵罐连夜清空查封。

原料药涨价,现在似乎成为一件习以为常并且理所当然的事情。“环保压力大”“因改善环保工艺做增加大量支出”成为很多企业理直气壮涨价的原因。涨价这个“锅”算是被环保背下了。但是,真的只是因为环保吗?

1

为何“垄断”成沉疴

“火箭速度”上涨的原料药价格,或许除了“天灾”,还有刻意而为之的“人祸“。

有知情人士称,目前一些原料药的垄断现象,很多出于人为操控。一种模式是,通过间接控股数个自然人收购批文,把该原料药的市场全部划到自己的“圈“中,最后只让其中一家生产,其余批文闲置,造成垄断市场,然后提价。另一种模式是通过第三方商业公司与原料药企签署”全国总包销协议“,把所有的原料药都集中到一起,如果要购买原料药,只能通过该公司提供的渠道购买,而原料药企不能参与定价,从而造成垄断现象。

或许会有人疑惑,这样已经造成了垄断现象,为何国家监管部门不去治理?

有监管部门曾经注意到某企业对某原料药存在垄断嫌疑,但是一层层查下去,发现该原料药的生产批文被几十个看上去与该企业毫无关联的人收购,这样的情况并不能造成垄断的判定,于是不了了之。而有些通过第三方商业公司进行销售的原料药,查到最后也只能查到相关性不大的第三方。但这样的模式由来已久,在我国并不少见,垄断所能带来的差价和巨额利润,让一些公司不惜铤而走险。

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和反垄断局此前发布的信息显示,我国共有约1500种原料药,但其生产掌握在少数生产企业手中,其中50种原料药只有一家企业取得审批资格可以生产,44种原料药只有两家企业可以生产,40种原料药只有3家企业可以生产。

Insight数据库显示,很多急救药的价格,在2013年之前都还比较稳定,在2013年后才小幅上升。但2018年,部分药品的涨幅在10倍以上。同时,一些地方的常用药供给也出现短缺。10月25日,黑龙江卫计委发布黑龙江省关于启动2018年第三批短缺及其他药品网上交易的公告,共计有200个药品告急。

10月31日,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发布《关于硝酸甘油注射剂等临床紧缺药品挂网采购的通知》,有24个药品临床紧缺,将挂网采购。此前,该网发布“上海市2018年第二批常用低价药品挂网采购未公布药品情况说明”,30余个常用药被认为价格涨幅过大,包括马来酸氯苯那敏片、牛黄解毒片、板蓝根颗粒、保和丸、健脾丸、维生素B6、盐酸二甲双胍片等。

以感冒药中常用的扑尔敏为例,在今年上半年,曾经在短短一个月内,价格从400元/kg涨到23300元/kg,上涨了58倍。而扑尔敏国内有有生产批文的企业只有7家,但是生产企业只有两家,其余批文皆被闲置。其中去年12月份沈阳新地被举报违法违规生产马来酸氯苯那敏,后经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查实,被收回GMP(产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证书。此后,扑尔敏原料药的价格开始逐渐上涨。

不难发现,即使有环保的压力,最终所造成的垄断才是造成目前原料药暴涨的原因。去年,国家发改委还对外发布了《短缺药品和原料药经营者价格行为指南》,进一步规范短缺药品和原料药市场价格行为,维护市场价格秩序。2017年7月31日,国家发改委官网发布消息,对两家存在异烟肼原料药价格垄断行为的药企处以罚款共计44.39万元。但不管是处罚垄断原料药企,还是发布文件,起到的作用都很有限。比如,对两家垄断药企一共才罚款44.39万元,这些罚款对于垄断所能带来的利益来说,或许触碰不了企业的痛点。而且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或许,对于治理垄断,法律和监管都还要去思考。

2

关联审评还在“路上”

有专家曾经提出建议称,除了通过加强信息化手段去严格监测垄断情况外,更重要的是为原料药审批创造更好的制度环境,进一步借鉴美国DMF(药物主控文件)中适合国情的做法,更好地让原料药审批、生产与成品药形成关联。

什么是关联审评?

简单来说,如果某家企业的原料药与一家制剂企业关联审批通过,其他制剂企业往往也认可其原料药的质量。而这样的有利于实力好的原料企业做大做强,淘汰小散乱的原料药企业。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在2017年10月8日发布了《关于深化审评审批制度改革鼓励药品医疗器械创新的意见》,明确提出要实行药品与药用原辅料和包装材料关联审批,不再发放原料药批准文号,而且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对生产制剂所选用的原料药、药用辅料和包装材料的质量负责。

2017年11月30,CFDA发布的《关于调整原料药、药用辅料和药包材审评审批事项的公告(2017年第146号)》对两办文件中关于“实行原辅料关联审评”的要求做了初步细化,CDE网站上的“原料药、药用辅料和药包材登记信息公示平台”也如约开放,意味着中国原料药登记和DMF备案的时代正式到来。

这对于原料药企业来说,是一次机遇与挑战并存、良币驱逐劣币的过程。首先提高了原来审评审批的门槛,关联审评审批后,审批制剂时一并审批原料药。对于目前已经处于风雨飘摇中的原料药行业来说,集中度会提高,小企业将会淘汰,而那些具有技术和资金势力的企业将得到迅速发展。这个行业,或许又要迎来一番洗牌。

但是,因为“原料药、药用辅料和包装材料在审批药品注册申请时一并审评审批,不再发放原料药批准文号”,对于目前拥有原料药品种独家批文或者仅仅只有几家有批文的原料药品种来说,批文会不会出现“一号难求”,囤货居奇的场面?市场是否会因此被垄断从而再次出现价格暴涨。

关联审评是国际上通用的原则,我国与国际接轨的步伐才刚刚起步,而面临着的问题也亟待解决,关联审评真正要实现规范市场的初衷,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来源:E药经理人

医谷链

原料药价格暴涨背后 谁的日子最不好过?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