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领导人回应了孙飘扬关于带量采购等存在问题的政策的反馈……

医药 来源: E药经理人 作者:直言

11月1日,十 八大以来首次以最高规格的一次民营企业座谈会,最高领导人主持召开。

座谈会上,刘积仁、鲁伟鼎、王小兰、孙飘扬、卢勇、汤晓鸥、刘汉元、谈剑锋、刘屹、耿哲等10位企业家代表先后发言,就新形势下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提出意见和建议。


最高领导在会议中指出,当前要抓好6个方面政策举措落实。一是减轻企业税费负担。二是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三是营造公平竞争环境。四是完善政策执行方式。五是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六是保护企业家人身和财产安全。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会议来自医疗的东软董事长刘积仁以及恒瑞医药董事长孙飘扬发言,占据两席。从各领域选择出代表发言,可见国家层面对于医药、医疗领域的重视。

那么,这次会议代表都提了哪些建议,最高层是如何回答的?这次会议给中国医药、医疗行业传达了什么样的信号?


1

产业政策有问题,最高层这样回答!

座谈会上,恒瑞医药董事长孙飘扬作为医药行业企业家代表作了主题为“营造产业自主创新环境,提升民族药企核心竞争力”的发言,他表示,促进我国医药产业发展,核心是培育民族药企的自主创新能力、提高国际竞争力。

另外,孙飘扬还分析了当前我国医药行业发展面临的形势和挑战,并就进一步优化创新药鼓励政策制度、稳妥开展一致性评价药品的集中采购试点工作以及合理降低企业成本建言献策。

而在新华社发布的文章中表示,孙飘扬整体发言的主旨思想是,“目前产业政策的某些环节仍存在瓶颈。”

众所周知,中国医药产业是一个政策型产业。决定企业生死的并非是市场,而是政策。正如此前对于中国医药产业发展的描述,“中国医保有多大,中国医药产业就有多大。”实际上,整个中国医药产业过去能够实现快速增长,更多的是来自整个医保的增长。

显然,从孙飘扬的发言中,不难看出的,有“瓶颈”的政策是三点,第一是创新药鼓励;第二是,一致性评价带量采购试点政策;第三是合理降低企业成本。

对于孙飘扬所反应的问题,最高领导人的回答是:“你说的这几个问题,中央深改委已经有顶层设计,关键是要落实。”

从回复的角度来看,其背后的深意是,这些问题顶层设计均有考量,只是在落地的时候没有“落实”到位。

2

带量采购有可能暂停?

近来,在不同的渠道有诸多人士向E药经理人表示,带量采购试点政策有可能暂停。另外也有人告诉E药经理人,7+4带量采购试点政策在2018年12月底前极有可能无法落地。

对此,从此次会议以及E药经理人从权威部门求证的结果来看,带量采购一定会落地,只是时间问题。

首先,从部门层面讲,带量采购是在国家医疗保障局成立之前国务院定的政策,算是国家顶层设计,对于国家医疗保障局而言,只是如何落实的问题。

其次,从政策整体层面而言,该政策大逻辑就是通过挤压掉推广费用、回扣、二次议价等环节成本,降低药价,所以从政策制定者角度,是让利于民的事情,也是逻辑上能够说清楚的事情,所以具备可执行的理论基础。

关于带量采购,此前孙飘扬也未在公开场合发表过对该政策的看法,所以此次大会上具体表述了何种“瓶颈”反馈,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在此前的一次会上,恒瑞医药总经理周云曙说法值得关注。

对于带量采购,周云曙的看法是:

“量价挂钩的大的方向没问题。但是往往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政策很多细节,不能解决医院2次议价,返利等这些问题。”

“最低价中标与质量导向有背离。企业会加大精力控制成本,精力不会在质量上。也许也合格,但是不是优先质量。”

“独家高份额,另外30%-40%没有通过一致性的,也许反而卖高价。”

“中标企业拿到大的订单,也会考虑明年、后年会不会中标,那会不会只围绕成本下功夫。”

“不做一致性评价等死,做了一致性评价找死。政策要考虑现有情况,给企业留缓冲期。最低价中标,占有很大份额,有背更多企业通过一致性评价。”

“具体纳入品种,国家现在在做289, 但是很多注射剂纳入了,这样有失公平。注射剂过了6个品种,很多没有大量广泛市场应用,没有做过人体试验。就是因为按照新的注册类别就给了那么大的市场,有风险。另外有些产品在欧盟、美国有使用的企业,由于国内行政的原因反而不能中标,有失公平。”

“建议避免最低价中标,避免独家中标。鼓励竞争充分的纳入品种。注射剂暂缓。”

从提建议的角度来看,目前对于带量采购,关键在于落实上的具体细节及配套设施。就目前而言,这套政策,利益相关方来看,跨国药企、本土药企、医疗机构、医生等多个环节都会受到挑战,所以对于整体推行而言,还需更为周全的计划和落地节奏以及相关配套政策。

最高层发话“关键是要落实”,从目前的所带来的影响而言,“落实”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在9月11日开的“带量采购”会议之后,由于医药股大跌,所以都将医药股下跌算在国家医疗保障局头上了,至于两者是否真有关系,我个人认为,有关系,但并不是决定性的因素。

而从整体政策角度而言,该政策的推动过于“激烈”,企业以及市场并为做好准备,反应相对强烈,所以,从政策推进的角度来看,还需要多方配合,逐步打通落地通路,需要一个过渡的环节。

3

一致性评价对接政策难落地!

众所周知,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工程,是医药领域内一项国家及战略。但现在的问题却在于对接政策让这项工作成为了众矢之的。

在行业内,对于一致性评价工作持有“不做一致性评价等死,做了一致性评价找死”看法的大有人在。

从最初制度顶层设计层面,对于通过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工作企业是有鼓励政策,而企业对此期待是:通过一致性评价后能够夺得更多市场获得更大收益。

在国办发《关于开展仿制药质量与疗效一致性评价的意见》文件中,对于通过一致性评价品种的鼓励政策是:“通过一致性评价的药品品种,在医保支付方面予以适当支持,医疗机构应优先采购并在临床中优先选用。同品种药品通过一致性评价的生产企业达到3家以上的,在药品集中采购等方面不再选用未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品种。通过一致性评价药品生产企业的技术改造,在符合有关条件的情况下,可以申请中央基建投资、产业基金等资金支持。”

但实际上,虽然各地在支持通过一致性评价工作的品种上先后都出台了相关政策,鼓励整体上也有所体现,但是在实际落实执行中却存在很多问题。

比如说,“一品两规”的问题,目前除了少数地方有所改变之外,但多数地方依然无法突破“一品两规”,使得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在进入医院时,不少达到两家以上的通过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的品种,最终还是在仿制药之间打价格战。

根据E药经理人信息显示,虽然各地开始就一致性评价进行了政策对接,但是从获得不少主打专利过期原研药的跨国药企前三季度增势颇为喜人,不少专利过期原药药正在逆势增长。

而此次“带量采购”政策,康恩贝董事长胡季强曾在E药经理人微信公众号一篇文章后留言指出:“通过一致性评价后,同一通用名的高价原研药、高价的仿制药品种失去了“因为质量层次不同价格不同,但相同报销比例”的理由,“高价格、高销售费用”的模式将被“低价格、低费率”替代。以销售金额占比的市场份额结构将出现较大调整,新药、中药特别是创新药的比重会大幅提升,从而推动制药产业由仿为主到创为主。但先通过一致性评价品种先试行带量采购、大幅降价,而未通过品种反而享受高价,会在潜规则作用下促进销量金额增长,这就很不公平了。”

所以,就目前整体情况来看,对于整个仿制药一致性评价政策在落地上并没有实现此前的预期,此前国家的鼓励政策承诺的也未能如期兑现,对于整个进行一致性评价工作来说,出现了不利情况。究其原因,是各项政策的配套落地,以及政策制定者之间的博弈,缺乏更细致的配套政策所致。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次高规格的会议上,最高领导人提出,要完善政策执行方式。“加强政策协调性,制定相关配套举措,推动各项政策落地落细落实。”

由此可见的是,在未来各项政策落出台中,政策制定者需要多方考量,也需要就相关配套政策一并推出,使得各项政策能够落到实处。

来源:E药经理人

作者:直言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