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滨独家回应,履新百济神州的四个月都干了什么?发生了些什么?

医药 来源: E药经理人 作者:郭子浈

吴晓滨曾经被认为是跨国药企华人职业经理人的最佳代表。但从2017年到2018年,他却经历了一场跨度之大有可能超出他过去21年变化总和的巨大身份转变。他需要无缝切换到一个新的语境里。

“我相信,未来5~10年内,在国家政策的扶持下,技术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会为中国医药市场带来几个大变化:第一,由国外引进创新药的速度会加快;第二,本土创新药研发会有一个小爆发,我估计十几个创新药会陆续出现,且在这些创新药中将诞生世界级大药,真正的‘重磅炸弹’;第三,国家目前正在开展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相信很多的低劣仿制药品会被淘汰出去。”

百济神州中国区总经理兼公司总裁吴晓滨在中国医药企业家科学家投资家大会现场接受E药经理人记者采访时表示。

2018年,港交所对于“未盈利”生物科技公司的新政颁布之后,已经有歌礼生物、百济神州、华领医药三家公司通过了上市聆讯,成为赴港交所上市的新军。但是,由于市场动荡,投资人看法不一致,这些公司都在短期内遭遇了股价的暴涨暴跌,对于什么是他们真正的价值始终存在着很大的争议。

1996年,吴晓滨被拜耳总部派回中国,之后相继成为惠氏、辉瑞的中国掌门人,在他的领导下,辉瑞中国经历了显着的增长并成为目前最大的在华外资制药公司。

2018年4月,在服务了15年之后,56岁的吴晓滨在辉瑞核心医疗大中华区总裁兼辉瑞中国国家经理的任上辞职;5月,吴晓滨出人意料地加入百济神州。8月8日,百济神州顺利在港所交敲钟,成为首家“美股+港股”两地上市生物新贵,融资总额约为9.03亿美元。

1

“当我谈风险时我在谈什么?

作为中国医药行业一个着名的乐观派代表,吴晓滨从来不吝啬对于他所看到的美好、光明的一面表达赞美之。

但近半年来,E药经理人记者却从不同的场合多次听到吴晓滨对于此一轮生物科技公司的上市、投资热潮表达风险提示之意。为什么?

2010年,塔夫茨大学药物开发研究中心发布研究报告:1993年至2004年间首次进入临床试验、并在随后直至2009年中开展临床观察的原创新药中,其中仅有六分之一最终在美国获得了上市许可。这就是研发型的生物新贵们必须趟过去的新药研发河谷。

吴晓滨说:“在研发创新的过程中摔个跟头,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能国内的创新药企在一开始就比较顺,所以大家对压力、对不顺利的承受,有些忽视,还需要锻炼。行业需要回归到一个理智、客观的状态—创新就是有风险,近三十年来,最大的那些创新生物制药公司在美国市场上都是这么起来的。

“另一方面,我认为新兴生物药企在中国的崛起趋势一定是不可阻挡的,创新会出现飞跃式的成长。但是我们不能一边倒,任何时候都要保持冷静。”

其言下之意有二:中国生物制药的这波资本浪潮热火烹油、花团锦簇,但不是每一家、每一个项目都会成功,高失败率是新药研发过程中的正常状况;另一方面,过热会导致过高的期待,如果真的出现失败案例,也不应该成为对于整个大趋势的质疑。

“那么,什么标志着这一批生物新贵真正获得了成功?”

“需要一个真正非常革命性的新药,一个比现在所有的诊疗方式疗效都好的新药。如果中国的这一批生物新兴药企可以创造出来这样的药,能够惠及中国患者、全球患者,那么我觉得这一批生物公司就成功了。”

3月16日,投资机构Loncar Investments设立了“中国生物医药指数”,这是首个从中国本土和海外同时追踪中国生物医药行业的公共指数,共有32家医药公司被纳入中国生物医药指数,其中24家港股,8家美股。Loncar Investments的首席执行官Brad Loncar表示:“中国的生物制药行业正处于一场具有全球影响的真正革命的风口浪尖上。”

另一个会造成深远影响的趋势是:创新药板块估值体系已发生明显变化,医药企业估值体系正在从PEG(市盈率相对盈利增长比率)估值走向“PEG+在研管线折现”估值。即市场上的投资人会逐渐弱化对于“未盈利、没有产品、巨额亏损”的高敏感受,而将关注的重点更多的落在其在研产品线。

2

履新四个月

对于这一批生物新星的一个普遍质疑是:“短期内不能商业化盈利仍是致命伤”。

近期,百济神州公布了2018年第二季度财报:第二季度收入为5280万美元(约合3.63亿元人民币),该收入主要来源于与新基公司合作带来的产品收入和合作收入。

当然3亿元不仅相较于瑞复美单品2017年全球的81亿美元销售收入微不足道,而且相较于吴晓滨此前执掌的辉瑞中国销售收入来说也不是一个量级,但是重点在于,百济神州这样的公司开始了商业化的尝试,而且第一步迈得还不错。吴晓滨评论道:“我们在中国的商业组织正在逐渐扩大其足迹,为我们潜在的新产品推出作准备。”

吴晓滨履新的四个月,发生了些什么?

“这四个月,我的变化比我预期来得更猛烈一些。”吴晓滨说,“首先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学习。我的初衷就是想找一些新的、不一样的东西来挑战。例如过去我对研发接触比较少,现在我会经常开会听他们研发的人在讲这些事儿,让我回忆起了做博士、博士后那些讲科学的日子,这已经久违二三十年了。我不一定听得懂,但是我赶快查资料,查完资料我就懂了。”

第二,和投资人打交道。“我们所做的事情对股市影响很大,所以投资人跟我们谈的话题很少谈大的趋势,市场怎么样,都是单刀直入说你们怎么样—临床怎么样,销售怎么样,这些问题非常直接。”

另外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是成立了中国的管理团队。包括了从上游的研发,做制剂到后面的临床开发、生产到后面的商业化、合规、人事等等,很多的支持部门。“公司成长的速度快了,各部门之间的沟通和协调问题变得越来越重要,需要搭建一个平台,让大家互相帮助、支持。”

回到为什么会这么做的原由。“过去三年,我所看到的医药行业改变比此前三十年的改变都大。”吴晓滨答,“那个三十年,中国医药行业的硬件正在逐渐赶上全球最先进的水平,但是医药行业的软实力相对其它行业来讲变化得慢一些。而近三年,发生在中国的监管、政策、对创新药的鼓励、对质量的要求等等方面,都是革命性的。我们希望国家一直在这方面坚持下去,医疗行业一定会有巨大的新的发展。一切才刚刚开始,爆发还在后面。

来源:E药经理人

作者:郭子浈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