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后,GSK宣布本月起恢复向医生支付费用

医药 来源:医谷综合报道

近日,葛兰素史克(GSK)宣布,从10月起,将恢复向医生支付费用,包括讲课费、注册费、差旅费,这距GSK曾在美国、中国受到巨额罚款,已经分别过去了约6年和4年的时间。

2012年7月2日,美国司法部宣布,GSK对美司法部的多项指控认罪(这些指控包括:违规推广处方药物、向医生支付回扣等),同意支付30亿美元的巨额罚款,这起案件被称为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医药欺诈案。

2013年6月27日,GSK位于上海的中国区总部和北京的分公司同时被警方进驻调查,多名中国区高层管理人员被警方带走。次日,长沙、郑州、西安等地的警方宣布,GSK的多名雇员涉嫌经济犯罪已经被当地公安机安控制,GSK中国危机正式爆发,随后,相关职能部门对GSK中国进行了调查审理。

2014年9月19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GSK(中国)和GSK前中国区负责人马克锐(Mark Reilly)等人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案进行了不公开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GSK中国被判罚金人民币30亿元,这是迄今为止我国针对国外医药企业开出的最大罚单,马克锐等被告被判有期徒刑二到四年。

随后,GSK总部迅速向中国人民发布致歉声明,承诺将全面整改葛兰素史克中国公司运营中存在的问题,据其后GSK向美国证监会声明,相关措施包括改变医药代表薪酬体系、停止支付讲课费、公开医务人员提供服务或参与临床研究的支付费用。

同样在2014年,GSK相继在波兰、伊拉克、美国、叙利亚等海外市场也经历多起贿赂指控,相继遭到美国、英国相关机构的调查。

然而,在最新的一份声明中,GSK认为近年来不向医生支付费用的做法降低了医生对其产品的了解,最终限制了患者获得新药和疫苗的途径,并且,这个做法没有被竞争对手仿效,这个政策只适用于某些产品和市场。

GSK在声明还表示:“在2013年,我们宣布停止支付HCPs代表我们的产品和疾病领域发言,我们更多的信赖于我们的临床专家,五年过去了,GSK是唯一采取这种方法的公司,其他公司继续在他们和HCPs分享数据和谈论临床实践时提供报酬,这样的结果是,与其他公司的项目相比,我们的教育项目没有那么广泛的触及HCPs,或者被认为对HCPs不具吸引力,我们认为,这导致减少了对我们的产品的了解,并最终限制了患者获得真正创新的药物和疫苗,此次做出恢复向HCPs(Health Care Practitioner,泛指医疗卫生专业人士)支付费用的政策决定,是GSK在运营方向上的又一巨大转变,改变和HCPs的合作政策是跨国公司合规政策的重大改变。”

根据微信公众号医药代表的报道,GSK这个支付政策改变将在10月开始于美国和日本的一些产品,然后根据有效执行和风险评估,2019年继续在欧洲、北美和亚洲的其他一些重要市场施行。

接下来,GSK将支付:

讲课费:向在推广活动中的那些谈论GSK产品在他们相关疾病领域及临床实践的全球专家,提供公平市场价值的报酬,包括在全国会议、讲者培训会议、GSK独立会议、卫星会和网络会。

差旅费:向美国以外地区的HCPs支付参加由GSK组织的了解药品数据和临床经验的独立会议的合理差旅费用

注册费:直接支付HCPs参加网络会/直播会的注册费(不赞助HCPs参加本地和国际会议)。

这些变化适用于新药或疫苗获批上市后的两年内,或者新的重要数据发布后的一年内,因为这是HCPs了解来自新产品数据最重要的时刻。

GSK方面表示,这些政策改变将立即生效,适用于GSK的制药和疫苗业务,以及ViiV公司,并完全合法合规,总支付将明显低于2013年引入的现行政策的数额。

同时,GSK将扩大对医生个人支付的报告,以提高透明度,将每年在美国、日本和其他法律允许的重要市场披露这些细节,GSK内部已经实施新的控制和培训以支持这些变化,包括付款跟踪和使用外部讲者措施,还将继续增加在数字渠道和HCPs的互动,对数字平台和渠道商进一步投资,以便向HCPs提供更个性化的支持、更好的客户体验和更有效的信息输送。

不过,GSK也补充道,它仍然不会赞助医生参加医学会议。

针对重新恢复向医生支付费用这一事件,有接近GSK方面的人士表示:此番GSK恢复向医生支付包括讲课费、注册费、差旅费等费用,并不是重回5年前的带金销售模式——“费用不等于贿赂,推广费用和带金销售不是一个概念,此次是GSK基于市场对销售策略的调整,而非开历史倒车。”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