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落马的“疫苗沙皇”吴浈

医药 来源:医谷综合报道

2018年8月1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听取关于吉林长春长生公司问题疫苗案件调查及有关问责情况的汇报,也就是在这次会上,原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副局长、原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吴浈被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立案审查调查,这也是因长春长生公司问题疫苗案中被立案调查的最高级别官员,彼时,距离吴浈退休已经五个月,一时,舆论四起。

多名下属被查

据公开资料显示,现年60岁的吴浈发迹于江西,1998年、2003年机构改革药监管理部门两度调整之后,吴浈先后担任江西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党组书记,江西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党组书记。

2006年,吴浈进京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党组成员;2007年兼任国家药典委员会秘书长;2013年起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党组成员,在食药监总局长期分管药品注册、监管、审核,疫苗行业正是在其分管之下,吴浈也成为了业内人口中的“疫苗沙皇”。

2018年3月新一轮政府机构改革中,国家食药监总局被撤销,单独组建了国家药监局归由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管理,吴浈在这轮改革后退休。

在吴浈落马后,食药监系统多名官员也相继被问责。

8月18日,国家药监局官网发布了题为《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对问题疫苗案件相关工作人员问责》的消息称,长生问题疫苗案件暴露出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相关工作人员监管不到位、监督指导不力、审查把关不严、失察失责等诸多漏洞,该文透露,经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党组会议研究决定,6位官员被免职。

6人中,除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副院长王佑春外,其余5位均来自于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化妆品监管司,分别为司长丁建华、副司长董润生、副司长孙京林、特殊药品监管处处长叶国庆、特殊药品监管处调研员郭秀侠,药品化妆品监管司和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均为吴浈分管的领域。

8月23日晚间,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官网发布再次消息称,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化妆品注册管理司(中药民族药监管司)司长王立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王立丰是吴浈的老下属,与吴浈共事多年,两人一同推进过药品审评审批制度改革,并多次共同出席活动。

而在这之前,2017年,吴浈的另一名老下属、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副主任尹红章,因受贿罪获刑10年,同时获刑的还有尹红章的妻子、儿子,法院查明,2002至2014年间,尹红章一家三口共收取多家生物制药企业给予的财物共356万余元。

曾遭实名举报

吴浈分管疫苗期间,国内疫苗大案频发,让国产疫苗声誉蒙羞,由此,在他此次倒下之前,吴浈就已成为多起实名举报事件的主角。

2014年8月,河南依生药业董事长张译举报食药监总局官员事件中,吴浈名列其中被认为渎职,举报材料显示,依生公司认为在药品审评中遭到不公待遇,希望食药监总局对其疫苗进行复检,但遭到吴浈拒绝:“你懂个屁”。

2016年11月,时任《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杜涛欣实名举报吴浈滥用职权、玩忽职守、渎职,举报信列举了吴浈没有按照法律规定召回涉事疫苗,致使死亡案例继续增加等多个问题。

根据《中国新闻周刊》的报道,该举报信称,2009年3月,食药监总局下属的中国药品生物制品鉴定所发现,江苏延申、河北福尔两家企业生产的狂犬疫苗有问题,吴浈不仅没有及时采取召回措施,还瞒报至2009年12月。就在瞒报期间,吴浈还为江苏延申“站台”。

2009年9月16日~17日,甲流疫苗生产监督工作座谈会在常州召开,吴浈亲自带领中国药物生物制品鉴定所人员出席。这次会议上,江苏延申获得了160万人份甲流订单,计划总产量为1660万剂。9月18日,江苏延申获得了甲流疫苗生产GMP证书。

2009年9月26日,《扬子晚报》等媒体报道称,吴浈曾经专程到江苏延申公司视察、指导甲流生产,帮助企业顺利完成研发、生产等工作。

同时,举报信还指出,江苏延申狂苗事件不但没有被公布、召回和追究责任,反而获得了价值过亿元的甲流疫苗订单。

此外,举报信还称,2013年11月起,广东省出现4个疑似接种康泰重组乙肝疫苗后死亡案例,全国累计案例达7例。当时吴浈没有按照法律规定及时召回涉事疫苗,致使死亡案例继续增加。同年12月13日央视曝光后,12月20日食药监总局、卫计委才发出通知暂停涉事疫苗。

杜涛欣当时还质疑,在吴浈分管疫苗期间,山西疫苗案、江苏延申、河北福尔狂犬疫苗案、2013年乙肝疫苗案、2016年山东疫苗案等大案频发,国产疫苗的声誉遭受重创,是否都与吴浈的懈怠有关?“吴浈还涉及其他徇私枉法、滥用职权等违法违纪行为,本人正在进一步梳理之中。”

受实名举报风波的影响,吴浈曾于2016年3月23日在博鳌亚洲论坛“药品审评审批制度改革”分论坛上,回应关于记者提出“疫苗安全吗”问题说:“如果这个问题是我说YES OR NO就可以回答的,那么论坛马上就可以结束。”分论坛结束后,不少记者涌向台前继续追问,但是对于大部分问题,吴浈都没有直接回答。

不过,最终的实名举报也并没有影响到吴浈,直到2018年7月15日,他卷入长生生物问题疫苗案。

根据《中国新闻周刊》的叙述,国家药典委员会一位退休官员曾用“刚愎自用,贪得无厌,而且财色两收”来概括他对吴浈的印象,但对于具体细节,这位退休官员表示,吴浈已经得到报应,不想再说了。“他若没倒霉,我倒想说说了。”

当年举报的记者在微博卖粮

在上述的实名举报中,不得不再次提到杜涛欣,根据CEO在线的报道,在以个人名义实名举报吴浈前,杜涛欣就撰文揭露过疫苗乱象。2014年,他在一篇名为《食药监总局官员身陷“举报门”疫苗案大起底》的报道在《民主与法制时报》刊发,这篇报道揭露了中国疫苗市场长期的积弊,以及存在着官商勾结的重重黑幕。报道中称食药监总局曾规划的批签发制度,吴浈采用双重标准,并提到了杜伟民操控的江苏延申股份套现2个亿。兽爷在其爆款的自媒体文章《疫苗之王》里曾形容杜是三大疫苗业大佬之一,也曾是长生生物的股东。

后来,康泰生物杜伟民以“名誉侵权”之名起诉,将民主与法制社和记者杜涛欣双双告上法庭。民主与法制社在一审、二审先后败诉,杜伟民依然坚持起诉杜涛欣名誉侵权。在经过多次开庭后,最终法院判决杜涛欣败诉,名誉侵权成立。尽管在此前,原国家药监总局药审中心副主任尹红章案判决书中,已经认定杜伟民向尹红章行贿47万元。

“2016年11月8日,中国第17个记者节,这注定是一个特殊的记者节。”2018年8月16日晚,杜涛欣在名为“华和耶”的微信公号发布《吴浈倒了,我最想说的是……》一文,文章回忆了案件败诉的细节。经查阅,这篇文章曾经于2016年11月实名举报后发表于其新浪微博。

“上午11点钟,我向中共中央纪委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实名举报食药监总局副局长吴浈违法犯罪的事实,下午三点钟我到大兴区人民法院庞各庄法庭接受法院的当庭判决。”

败诉的那一天,是记者节!杜涛欣认为,“在记者节这一天宣布对我的审判,是对整个媒体界的故意‘侮辱’。”败诉后,杜涛欣被要求在新浪微博平台向原告公开道歉,而且连续一周。

2017年11月4日,举报后将近一年,杜涛欣向报社提出了离职申请,并注销了记者证。从2001年杜涛欣加入河南东方家庭报,开始了他的记者生涯。2018年年初,杜涛欣从民主与法制社离职。

今年5月22日,杜涛欣更新了一条卖粮的新浪微博:“今天我为大家推荐种植于北纬47度的大米,不管是煮粥还是蒸米饭,口感都特别好,尤其适合有青少年儿童的家庭。”此时,距离他从《民主与法制时报》辞职已有6个月。

“疫苗沙皇吴浈倒了,食药安全的路漫漫。”杜涛欣经常在网上与网友以及顾客进行互动,并附上他微信小店“杜记良心粮”的二维码。杜涛欣称,要寻找安全靠得住的食品与大家分享,既是谋生,也当做事业来发展。

截至到目前,杜涛欣实名举报的吴浈还在被审查调查中,是否真如杜涛欣曾经所说,在吴浈分管疫苗期间,山西疫苗案、江苏延申、河北福尔狂犬疫苗案、2013年乙肝疫苗案、2016年山东疫苗案等大案频发,均与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最终的具体调查结果还有待官方公布。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