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房托管”政策趋严,1500亿元医药市场或受影响

医药 来源:医学界 作者:子不语

药房托管是否会被全面禁止?不少人心里都在打鼓。

近日,上海市卫计委正式发布《关于本市医疗机构进一步加强药事管理推动药学服务转型发展的通知》,指出:公立医疗机构在进行药房供应链优化过程中,须审慎设定与医药企业的合作模式,不应与有关企业开展药房“托管”或类似业务合作,防范合作可能带来的法律和政策风险。

这意味着,上海卫计委官方正式表态,禁止公立医院开展药房托管。

虽然上海并非第一个宣布禁止药房托管的地区,但据业内媒体分析,上海作为全国第三大医药市场,一旦药房托管被禁止,将影响1500亿医药市场。一时引发业内震动。

多地政府出手,严查药房托管

近年来,随着两票制的推进,药房托管已呈遍地开花之势。据《经济参考报》披露,目前全国范围内,约有半数以上的二级及以下医院已实施或计划实施药房托管。

从大的医改方向来看,在推出两票制的同时引入医院药房托管,既能降低药品价格,又能维持医院的良性运转,可谓是一举多得。但由于医院药房托管操作中存在一系列漏洞,全国仍有不少地方主管部门持反对意见。曾任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的廖新波曾公开表示:药房托管就是披着羊皮的狼!

2016年8月,青海省卫计委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医疗机构科室管理和医疗技术临床应用管理的通知》,要求“严禁医疗机构进行药房托管或承包”。

2017年12月,山东省政府发布《山东省“十三五”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规划》,明确表示将“完善药品配送企业管理办法,加强药品配送行为监管,防止独家配送、垄断经营,严禁网下采购配送药品。”

2017年7月,广东省价监局起草了《药房托管行为反垄断执法指南》,明确公立医院在招投标或遴选药房托管企业中,有11种行为可能造成垄断;明确医药企业,3类18种行为可能有市场支配地位滥用、达成横向垄断协议、违法代行行政职能的嫌疑。

今年5月21日,北京市医管局发布了新规,明确医生为患者开具外购药品(医院目录内未涵盖)处方时,不得指定患者去特定的药店、药房(含医院自费药房、自办药店)或其他医疗机构购买。业界看来,这一新规实际上是对处方外流进行“严打严管”,若各地学习北京的做法,则药房托管将“不攻而破”。

企业喊苦:不赚钱还有政策风险

就在前几日,国药控股以“不挣钱和政策风险”为由,宣布放弃药房托管业务。

据《医学界》观察,在此之前,在政策尚不明朗的情况下,包括国药、上药、华润等企业都在药房托管领域进行布局。但由于药房托管备受“争议”,不少企业普遍都是以“药品耗材供应链延伸服务”、“医院智慧物流服务”的名义开展药房托管。

以国药控股为例,该公司在去年通过非公开发行筹集约人民币10.3亿,主要用于医院供应链延伸项目、社区医院药房托管等方面;上海医药则在年报中表示,2017年共托管医院药房226家,新增97家;此前康美药业接连发布4份公告,从1月31日到2月12日,短短13天内拿下81家医院的药房托管权,涉及广东、吉林和辽宁三省;白云山也表示,医院服务延伸项目销售较传统医院业务增长明显。

业务增长明显,为何国药控股此刻选择放弃?

廖新波曾分析,在药房托管运行之初,不少医药公司要给医院高达40%的返点,再加上运营、经营成本至少占去10%,二者加起来使得托管药房的成本节节攀升,利润空间越来越小。此外,有的医药公司要承担原来医院药房所欠下的债务,要买断医院药房的所有库存,还要垫付医院若干个月的药品费用。在这样的托管风险下,资金链一旦出现问题,医药公司就将难以为继,退出也成为了医药公司自保的必然选择。

此外,政策风险也成为企业不得不回避的事实。分析人士认为,药房托管打破了药品配送公平竞争的秩序,有垄断经营的嫌疑,更是对两票制推进形成的反作用力。按照目前已公开的信息来看,多省“两票制”政策要求,对药房托管商业只能委托配送,不得开票。托管企业可能将面临被逼到利润出现困难的局面。

药房托管成贪腐重灾区

“药房托管是变相的”二次议价“,实质上将暗扣变明扣的不合法行为合法化了。”陕西省山阳县卫计局副局长徐毓才曾如此表示。在另一位业内人士看来,在药店销售的药品势必是采购成本低、销售价格高的高毛利药品,这样一来,背离了遏制药价虚高的政策初衷。

去年三月,全国人大代表、老百姓大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谢子龙表示,医院药房托管模式的出现并没有削减贿赂,而是滋生了新的贿赂空间,不利于药品供应和药品质量的保障,应该叫停。

事实上,在药房托管的过程中,很多院长利用手中职权,大肆收受医药经销商的好处费,药房托管衍生为变相利益输送,医院药房托管已经成为贪腐重灾区。

见诸媒体的报道并不罕见:2016年11月湖北武汉蔡甸中医院院长被曝出收取药房托管方回扣131万;洛阳市孟津县公疗医院在与世鸿公司签订药房托管协议的过程中,被指受贿61万元……种种腐败导致的最终结果是,药价仍然难以降下来。

“表面上看医院是不再销售药品了,但药房托管对利益链仍然没有彻底切断。医院会向托管方索取管理费用,托管后对医生个人的商业贿赂可能从明处走向暗处。药厂和药品经销商照样可以影响医生的处方行为。”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胡善联说。

国家卫健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医药政策室主任傅鸿鹏也有同感。他认为,“按照破除以药补医的总体改革思路,药房托管必然在禁止行列。但能否彻底消除以药补医,取决于公立医院的筹资机制改革。”

来源:医学界

作者:子不语

医谷,分享创业的艰辛与喜悦,如果您是创业者,期望被更多的人关注和了解,请猛点这里  寻求报道

意见
反馈

扫码
关注

扫码关注医谷微信

手机访问

扫码访问手机版

返回顶部